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4屆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生命导师─马叔礼(Ma Shu-Li)
生命导师─马叔礼(Ma Shu-Li)
【深耕文化‧日月同光】


  25 年前,马叔礼辞去耕莘文教院写作会班主任,隱居新北市新店山上,远离尘俗,潜心研究学问,与学生一起创办「日月书院」,以传统私塾授课方式,落实孔子、老 子的「全人教育」,讲易经、谈论语、吟诗词、话文学、道人性,对中国正体字多有创发深解,立志发扬中华文化,找回生命之美、文化之爱,即使生活平淡、清 苦,也不改其传道、授业、解惑的喜悦。他曾五获《联合报》、《中国时报》等散文、小说奖,曾任《三三集刊》主编、耕莘文教院写作会班主任;著有《火车乘著 天涯来》、《老子智慧推开21世纪大门》、《文明之剑》、《有龙来仪》、《易经读本》、《走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人生大观》、《千古文坛的十二颗巨星》 等30多种大作。由是,马叔礼志於道、据於德、依於仁、游於艺,重现中国私塾民间讲学典范,传播经典的智慧,实践生命的学问,如履薄冰素读原典、兢兢业业 乐於分享,深耕文化、日月同光,不愧为「生命导师」。

【素读原典‧乐於分享】
  马叔礼老师花了25年的时间寂寞独学,用「格物」的治学方 式,体悟出孔孟老庄等「大学之道」的方程式,並用了25年的时间致知,以最浅白、最生活化的语言,把经典文化博大精深的学问,在书院私塾民间讲学中演绎承 传,为孔孟老庄等先圣们─揭开学问的真相。在这样价值错乱的时代,一切向钱看,造成全球金融海啸一波又一波,世界新的文化復兴,已从中华文化復兴基地台湾 出发,马叔礼非常感恩因缘天成,深具歷史意义。

  马叔礼老师废寢忘食,读通中华文化源头─易经。马老师表示: 易经是由老祖先伏羲面对自然、仰观天文、俯察地理的感通,进而由周文王、孔子跨越时空,用接力赛的方式所完成,是帝王学之眼,是中华文化与学问的根源。华夏文明,是人类四大古文明中─学问化最深的民族,易经不仅是中华文化资产,也是人类文明遗产。

  马叔礼老师顛覆:千古以来,大家认为孔子最伟大的学问─是论 语的刻板印象,马老师提出证明,把大学、论语、中庸、礼运大同篇里,那些大家耳熟能详的话语,和象理数合一的易经,接上根、通上电,让那些经典名言活起 来。重现当年,孔子为颜回等大弟子─讲解天人合一的易经天道现场,追本溯源,犹如黄河宣言;大哉文化,浩浩荡荡。 最难能可贵的是:马叔礼老师素读经典、乐於分享,马不停蹄,奔走两岸,不经商累积两岸物质財富,只为文化累积两岸精神財富。

【提倡诗中花博‧寓文化於生活】
  马叔礼老师,长年与一群学生相依相守,潜心作学问与讲学。他表示,现今推行文化创意,但「创意」太多、「文化」太少,他认为文化不能速成,而须累积。

  台北市举办国际花卉博览会,马叔礼表示,这项活动创造就业、观光潮、经济发展,但活动结束后却无法留下文化累积。马叔礼建议台北市长郝龙斌,许多古人都以「花」题诗,不妨举办「诗中的花博」,让民众可一边赏花、一边吟诗,让文化变得很生活化。

  马叔礼於1977年曾和朱天文、朱天心姊妹合作创办《三三集刊》,成员中以马叔礼年纪最大,被称作「马三哥」。在那段艺文狂潮中,马叔礼是一个沉稳內敛的作家,也曾多次荣获过联合报、中国时报等散文、小说奖。

  马叔礼一生只对两件事情最感兴趣:写作和教学。他认为,文学创作的迷人之处,在於自己所思所想、人生经验皆可变成小说、诗词或各种形式的文学艺术;不过,过去马叔礼已得到写作的快乐,现阶段他专心讲学问道。

  25年前,马叔礼离开当了6年半时间的耕莘文教院写作会班主任,隱居在新店山上,远离尘俗,他说,「当时只想要潜心作学问和讲学。」 马叔礼打破学校教学的观念,他和学生的关係亦师亦友、如父如兄。他表示,现在的老师和学生没有太多感情,速成的念完书就毕业,但他认为,真正的读书態度,应该是老师和学生都很熟,平时在生活上也有学问可教、可学。

  近几年,马叔礼大多在由他与学生们成立的「日月书院」讲课,推广中国文学,传受以「易经」、「论语」、经典诗词为主的內容,同时推广孔子思想。 满口尽是中国古典文学的马叔礼,在狂躁暴乱的快节奏社会,看似不合时宜,但藉由他在讲述易经、小说、文学,却又让人心得到安寧。

  儘管隱居多年,马叔礼仍对时事有所见解,他表示,现今社会不断强调文化创意,但「创意」太多、「文化」太少。他认为,现代人只把文化当成速成品,忘记文化应该是长久的累积与蕴含,也忘记寓文化於生活。

  惟有把文化融入生活,才能可长可久。

【古代书生‧现代人师】
  马叔礼以「春天来了」比喻创作这件事,读者看见百花齐放,美不胜收,但百花仅能见证春天,却不能保证春天;所以今日之要务,应当是去开创一个时代的新思潮……。 就算穿著皮夹克,仍掩不住他那股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古代书生气息,加上现代人师的典范。

  近十年来,马叔礼多在日月书院开课,讲授內容主要是《老子》、《易经》、等古籍,但范围涵盖《论语》、诗词、小说、歷史、政治、兵法……什么都教,系统完整,他说:「这才是真正的教育‧」虽然一周只上两堂课, 但一整个星期教室都是他的,可以隨时来走动。教室后面有厨房可以烹调,上完课即可师生交流,继续泡茶聊天。也有的学生直接到马叔礼家中上课,上完课再一起做菜、一起吃饭,一上20年,师生双方都乐此不疲。

  其中,统一集团总裁林苍生表示,马老师的学问很特別,因缘也 十分玄妙。马老师某次掉了《易经》笔记,多年来研究的心得和密密麻麻的纪录都不见了,只好用盲人下棋的方法,冥思卦和爻的种种错综复杂的关係,久久之后, 竟然悟出了─当年孔子如何以卦辞和爻辞贯穿卦和卦、爻和爻的神经系统,解出一套中国宇宙观和文化论点。

【大家都来培养现代苏东坡】
  马叔礼老师总是一再表示:他一生当中永远对两件事情著迷:一是写作,一是教学。

  1977年,马叔礼与朱天文、朱天心等人成立《三三集刊》, 当时成员中以马叔礼年纪最大,被称作「马三哥」;他大学毕业后刚开始创作,由於面临生活上的压力,但又不愿放弃写作,於是参加文学奖来解决生计问题,同时还可兼顾三三集刊与三三书坊。他说,文学创作的迷人之处,在於自己所思所想、自己的人生经验皆可变成小说、诗词或各种形式的文学艺术;不过,若与李白、陶渊明等古人相比,则差之远矣!曾在耕莘文教院担任写作班主任六年半,带动耕莘写作会,聘请过大约四百位老师,举办过数百场演讲,招收过的学生高达数千 人……他感慨这种种辉煌经歷,多半偏重於创作本身的技术层面,讲究文字运用、风格主义,却缺少了时代背景的思想与文化基础。

  在这个专业分工切割得太清楚的世代,学生缺乏融会贯通的能力,以致一般人只有职业、事业,而没有「志业」─以天下为己任的胸怀;因此不可能再出现像苏东坡这类的文豪─信手拈来都是传世佳作,又从政、又懂水利(治 黄河),不仅诗词书画精通、开创词的格局,即使政论文章也写了数百篇且掷地有声。因此他要振兴一种真正大格局的教育,熔诗画礼乐春秋於一炉,文学、艺术、 哲学、政论不分家。 不论如何,苏东坡永远活在我们中心,结合现代科技,扎根中华文化,不难培养更多现代苏东坡。

【把正体字的爱传出去】
  为解读经书,马叔礼著手研究中国的文字,解开了中文的造字原理。中视的《全民大讲堂》节目,播出各界学者专家讲座,马叔礼录了一集〈方块字的灵魂〉,就是在讲国字的艺术。

  说起文字,马叔礼对简体字的痛心溢於言表,他说那是「错简 字」,而我们使用的所谓「繁体字」应正名为「正体字」,因为「正体字」已使用两千年了,读经书、写毛笔、文化传承,都要使用这正统的「原文」。对岸许多学 者也逐渐体会到这个问题,可惜没有人能够清晰地告诉他们,那些「错简字」错在哪里。譬如「寧」字,由宝盖头、「心」、「皿」、「丁」组成,宝盖头代表家, 「丁」是男人,「皿」是器皿,心若不静,器皿內的水会洒出来,所以心要安才有「寧」;简体字的「寧」写作「宁」,没有心,如何安寧?又,开门的「开」,简体字把门拿掉,试问没有门怎么开?

  中国文字是汉代所造,其中许多字是根据孔子讲的话来造的。马叔礼在白板上写下「直」、「植」与「值」三个字,他说,种树一定要让树「直」,如果树歪了就长不大,「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培养一个人最重要的也是 「直」,孔子说「友直、友谅、友多闻」,所以正直的人是「值」得信赖的,「值」字就是根据孔子这话而来。

  无论《老子》、《易经》、《论语》、《孟子》、《大学》、 《中庸》、《庄子》、人生境界或文字研究,马叔礼都是用「格物致知」地方法,自己去思考出来。他说,现在的学校教育都讲「师承」,很难再领会「格物致知」的方法;其实人生下来,都有感受天地万物的直觉能力,可惜现在都受限於僵化的知识传递;虽然知识能够很快速地教导人有思想,却也很快速有效地限制了一个人 的思想。光是看现在小孩写字一事,就不难发现:目前的学习方式大有问题,一是错別字太多,二是不懂字的原理、对文字没有感情,难怪现在人的文字能力越来越 弱、整体程度下滑。马叔礼遗憾地表示,如果能用他的方法来教,孩子们必定会对文字产生兴趣,而且对文字会有感觉,对將来写作大有助益。 马叔礼老师一再表示,我国的正体字,每个字都有灵魂,每个字都活生生的,每个字都有爱,何只是国宝,更是人类文化遗产,人人应该把正体字的爱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