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4屆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明日天使─ 中国大陆徐东清(Hsu Tung-Ching)、徐东梅(Hsu Tung-Mei)
明日天使─
中国大陆徐东清(Hsu Tung-Ching)、徐东梅(Hsu Tung-Mei)




【生命倒数‧救人无数】
  远自黑龙江铁力市桃山镇的徐东清(Hsu Tung-ching,笔名春曼)、徐东梅(Hsu Tung-mei,笔名心曼),生下来就得了「婴儿型进行性脊髓肌萎缩症」不治之症,幼小时,因父亲做工意外死亡永失父爱,29岁的母亲王兴芝坚持守寡、 发挥超强母爱─无微不至守护她们姊弟3人长大,姊妹二人虽没上过一天学,而依靠自学进行创作,多次在国家级徵文比赛中获奖;当瀋阳军区医院医生诊断他们的 生命开始以每天为单位进入倒数时,她们仍活在当下、永不放弃,於2000年8月开通〈曼曼公益心灵热线〉─不问你的过去、不寻你的將来、只关注你此刻的苦 恼,10多年来,共与全球7万多人分享情感、成长、婚姻、工作、人际关係以及其他心灵困惑,並先后完成《生命从明天开始》(自传)、《如果我能站起来吻 你》(小说)、《爱的救赎》(实录)等生命三书,感动国內外各界,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南方周末报、NHK、CNN等全球500多家 媒体都曾对两姊妹採访和报导。由是,春曼、心曼姊妹活在当下、永不放弃,为爱高歌、活出希望,纵使生命倒数,仍要救人无数,不愧为「明日天使」。

【爱不在乎生命倒数计时】
  姊姊徐东清(笔名春曼)、妹妹徐东梅(笔名心曼)分別於 1974年1月27日、1976年3月11日出生於黑龙江省铁力市桃山镇林业工人家庭,现在居住海峡两岸爱心同胞赞助租赁的首都北京郊区的小套房,自小均 患「婴儿型进行性脊髓肌萎缩症」─一种由染色体感染导致的遗传性疾病,病魔潜伏在人体基因里,致人四肢残疾、生活不能自理,最后吞食困难、呼吸机能麻痺窒 息死亡,目前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治癒。

  出生时,医生即判定两姊妹都活不过30岁。 但,母爱战胜一切,在妈妈王兴芝无微不至照顾下,迄今2010年7月,姊姊春曼已经36岁─但只能侧身躺在床上,妹妹心曼已经34岁─勉强坐在轮椅上,姊妹半小时都需由妈妈帮她们翻身一次。

  还记得,徐心曼於《生命从明天开始》中─描述29岁生日写 道:去年的今天,我还能自己洗漱、吃饭、梳妆,现在做这一切已经好艰难了。早饭,妈妈照例给我煮了鸡蛋,我勉强伸手拿起咬一口,就低下头喘息一会儿,然后 再咀嚼几下,再歇会儿,吃了一个白煮鸡蛋用去20多分钟。米粥我没敢喝,我的胳膊实在累得举不起来。墙上的掛钟已指向8点,我赶紧梳妆。虽然家里很少来客 人,但我还是努力把自己打扮得漂亮、整洁。无论我和姊姊身体承受多少痛苦,都会用微笑迎接生命的每一天。

【姊妹情深与母弟相依为命】
  春曼5岁、心曼3岁那年,爸爸在高空作业时意外死亡,妈妈领著姊妹俩和弟弟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春曼、心曼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都需要人伺候。每天妈妈要出门做工赚钱,其间还要抽空回来照顾她们。出门时,妈妈把春曼、心曼反锁在房里,姊妹俩就趴在窗台上,眼巴巴地看著窗外的天空。姊妹俩经常发出同一种疑问:我们什么时候学会走路呢? 看到弟弟东海上学,姊妹俩非常羡慕。一天早上起床,妈妈对心曼说:妈妈不能同时背著妳们俩去上学,妳身体比姊姊好一点,妈妈想送妳去上学,妳愿意吗?心曼看到姊姊眼睛里含著泪水,就咬住嘴唇拼命摇头说:我不上学,我不想上学!心曼真实的想法是:留在家里陪伴姊姊。

  於是,妈妈买来铅笔、田字方格本,一边做家务,一边照著弟弟东海的学校课本─辅导春曼、心曼在家自学。 春曼的病情发展比心曼迅速,经常住院,每次医生常常下达病危通知 书。为了方便照顾,妈妈就常常把心曼也带到医院,心曼给昏迷的姊姊擦汗,陪著母亲流泪。姊姊甦醒后,心曼给她读语文书上的课文,讲解刚学会的生字。姊妹俩 就这样病苦同担、互相鼓励,督促著自学了小学到中学的全部语文课程。

  有一次,刚参加工作的小姨给春曼、心曼借了一本《钢铁是怎样链成的》,春曼和心曼如飢渴似地连夜打著手电筒捧读。手电筒里电池是收音机用过的,电量不足,看一会儿,就要把电池取出来放到棉被里温一温。这样,反覆到黎明的时分,一本厚厚的书终於看完了。 后来,春曼和心曼就是这样阅读了大量的世界名著。

【不能再让妈妈苦下去了】
   姊妹俩惟一能看到的─只有窗外那小块天空。她们內心很压抑,没有书看时,她们就尝试著─写下自己对生活的感受和心灵的私语。

  1994年,心曼用一年时间完成一部4万多字的中篇小说,她把文稿寄给北京〈三月风〉杂誌社编辑赵泽华女士,一星期后得知文稿不能发表的回覆,这使心曼极为难过,她悄悄地写下一封遗书,想以死来解脱妈妈肩上的重担。

  就在心曼准备结束自己生命时,却收到了赵泽华寄来的一本吴强诗集《我的生日没有烛光》,她赠言:请再试一试好吗?给自己找一个爱的理由! 吴强是一个重残男孩,他没有进过校门,但是他写出了很多美丽的诗句。 心曼感受到一种极大的震撼,她把遗书寄给赵泽华,请她替自己销毁,以示她要活下去的决心。

  那年,忙碌中,心曼19岁生日很快就来了。早上,心曼却意外地发 现右手臂没有知觉,姊姊在一旁嚇哭了,妈妈也慌了手脚,用手推车把心曼送到医院。医生诊断结果是:由於心曼体质不断下降,导致多发性神经根炎,又名格林巴 利综合症。医生让心曼住院,告诉她们先交2000元押金。心曼知道妈妈没有那么多钱,就坚持不住医院。

  很快,心曼从脖子以下失去了知觉,全身上下只有眼睛能动。妈妈为给她治病求亲告友,债台高筑,每顿饭只吃咸菜和白饭,把仅有的一点点青菜省下来─给病重的心曼补充营养。

  为让妈妈解脱,心曼又想到了死。她在一篇文章里写道:我实在不忍心让妈妈为我治病四处奔波,妈妈已经忍辱负重,债台高筑!我不能再让妈妈苦下去了!! 於是,她拒绝用药,也不肯吃东西。 一天深夜,心曼昏睡中醒来,看到姊姊守在身边,她就问:我是不是死了?姊姊含著泪水强作欢颜地告诉她:医生说,妳的病情已经控制住了,只要按时吃药打针─很快就会康復的。

  那段时间,姊姊经常给心曼读中国残联副主席张梅迪的《生命的追问》。心曼说想写字,姊姊就把钢笔用橡皮筋绑在心曼─还能动一点点的左手腕上,又铺好写字纸。心曼向生命发出最后的呼唤─《假如生命再给我一次机会》,这篇自传体文章写了三个昼夜,字跡写得歪歪斜斜。后来,姊姊帮她填写了信封,把文章邮寄北京的赵泽华,这篇文章发表在1995年第6期《中国青年》杂誌上, 引起海內外极大迴响,鼓励信函如雪片飞来,天涯若比邻、大爱无国界。

  2002年7月,春曼写的《生命无法拒绝的那份苦涩与美丽》和心曼写的《命运是海,我是帆》,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合办「生命礼赞徵文比赛」中,分別荣获一等奖和二等奖,也感动国內外。

  心曼常说:生命是阳光,向生活,播撒浓浓的深情;面对苦难,我也能以一种博大的胸怀去爱,不是不流泪、不苦恼,只因生命,是一种创造和包容。

  春曼也常说:我要活著,我拼命地忍耐和抵抗著病魔的侵袭,终於一次次顽强地活了过来,从此也更珍视我的存在、珍惜生命。

【救人无数─曼曼公益心灵热线把爱传出去】
  家庭的窘境,让春曼心曼一直在思考:怎样赚钱养活自己。因为妈妈每天只吃一顿饭,生活开支,已节省到不能再省的地步。

  后来,在北京中国残联副主席兼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孙大姊信箱〉的节目主持人孙恂大姊的协助下,姊妹俩决定开一个书报亭。

  1997年培君书报亭开业了。每天早上,妈妈推著轮椅送春曼或心曼去书报亭,再返回家里照顾另一个。 在妈妈和弟弟的支持下,姊妹俩辛苦一个月─竟有一百元的收入,她们心里感到非常快乐和充实。 但,好景不常,二年后,恰逢都市更新,书报亭被拆,生命又面对─无法拒绝的苦涩与美丽。 此时,春曼心曼还忙碌於文章发表后─面对如雪片飞来信函的回覆,但限於精力、经济因素,无法一一回覆,这让她们心里不安。

  家里有一台天鹅牌收音机,是爸爸生前,用一个月工资给春曼、心曼买的唯一礼物。十多年来,她们每天晚上都抱著「老天鹅」─躺在被窝里,收听牡丹江经济人民广播电台的〈夜鶯热线〉节目。与需要倾诉和帮助的人─进行交流沟通的想法。

  2000年9月12日,春曼、心曼自费创办的〈曼曼公益心灵热线〉正是开通,姊妹俩轮流坐在电话机前接听电话,倾听每一位朋友的心灵私语,迄今,已与全球各界7万多人─分享情感、成长、婚姻、工作、人际关係以及其他心灵困惑。 其中,一位广东省汕头市女孩打热线电话时说:我在一本杂誌上,看到妳们「爱始生命美丽的故事」,很敬佩妳们姊妹坚强乐观的精神,感谢妳们用自己美丽的坚强─来感染我们。

【把希望押在明天─生命从明天开始】
  至今,春曼、心曼姊妹的身体每况愈下,呼吸和吞嚥都十分困难,手已没有拿起一本书的力气。 来自国內外各界爱心人士,陆续鼓励她们以生命倒计的方式写一本书,用文字督促自己勤奋笔耕,也勉励別人珍惜生命的每一分钟。

  最后,春曼、心曼完成了16万字的自传《生命从明天开始》,感动中国,轰动国际,又先后完成了《如果我能站起来吻你》(小说)、《爱的救赎》(实录)等,用爱挑战生命极限,用爱把希望押在明天。 春曼、心曼还有一个最后愿望:陪妈妈於2011年5月18~28 日到台湾-接受周大观文教基金会2011年第14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並展开宝岛台湾关怀生命走透透生命之旅─送爱台湾儿癌病房、与青年对话生命、感恩台 湾的爱心人士、看看台湾四週的大海、当台湾一日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