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4屆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关岛天使─娜塔莎(Natasha Leon Guerrero Perez)
关岛天使─娜塔莎(Natasha Leon Guerrero Perez)
【活出奇蹟‧爱留关岛】


  关岛女子学院高中部二年级全校第10名优等生娜塔莎‧利昂古雷洛普瑞兹(Natasha Leon Guerrero Perez),於1990年10月21日出生於关岛,10岁时罹患恶性骨肉瘤,歷经8次大手术、129次化疗,以勇敢、坚强、乐观的態度面对病情,还写下 一篇篇「迎向人生光明面」的生命诗文,自勉勉人,珍惜每一天,曾远赴罗马亲受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祝福、到菲律宾灵疗、到密西根、纽约化疗、开刀、到印尼避静……,特別为关岛的每一位居民-爭取一个更健康的环境,以亲身经歷说服包括所有参议员等各界人士-支持《菸害防制法》,娜塔莎奋战至2006年6月9日 病逝,感动各界,关岛参议员也第一次全票通过,並为表彰娜塔莎的爱与勇敢,把《关岛菸害防制法》更名《娜塔莎保护法》,由是,娜塔莎热爱生命、每天感恩、 活出奇蹟、奔走立法、爱留关岛,不愧为「关岛天使」。


【迎向阳光】
  娜塔莎与骨癌奋战五年,当全球癌症权威-纽约史龙克特林癌症纪念中心主任保罗梅耶尔医师表示,娜塔莎的骨癌已多发性转移,对任何化药已无反应,娜塔莎极为冷静地拥抱妈妈,並为妈妈拭泪,隨即写下一篇篇《迎向人生的光明面》诗文,自勉勉人。

  妈妈告诉娜塔莎:「上帝的计画,有可能是妳会比妈妈先到天堂。」 娜塔莎回答:「妈咪,我不知道为何人们把死亡看得那么重?因为,当我睁开眼睛,我看到了您;然后,当我闔上双眼,再睁开双眼时,我就会看到上帝,这有什么好怕的?」

【娜塔莎保护法改变了关岛】
  娜塔莎罹患恶性骨癌,虽经化疗、开刀、物理治疗,仍然不敌癌魔多发性转移肺部等关键器官,尤其,转移到肺部的癌细胞,使娜塔莎对烟味特別敏感,加上娜塔莎是位小小美食家,最怀念也最羡慕在纽约一年多治疗期间-每个 公共场所禁烟,尤其是餐厅;而她居住地关岛,却到处烟雾瀰漫,对任何有肺病或呼吸毛病的人-要享用一顿无菸害的餐点,难如登天。 娜塔莎告诉妈妈:「纽约能,为什么关岛不能?」 於是,娜塔莎奋不顾身,在妈妈吉妮坚强的支持下,到餐厅、学校、教会、社团等现身说法-《烟害防制法》,呼吁大家把关岛变成无烟害的爱岛,感动了各界,由护士出身的参议员卢利昂古雷洛率先响应提案,因既得利益者反游说,却造成正反两派参议员对立。 娜塔莎不管还剩下多少存活时间,决定不把时间浪费在医院;娜塔莎在妈妈吉妮坚定支持下,坐上轮椅,搭著救护车,出席每一个烟害防制法立法过程的公听会,用爱现身说法,轰动全美、感动关岛,第一次全体关岛参议员一致 起立-於2006年6月9日三读通过《烟害防制法》,不幸娜塔莎当天病逝,为表扬娜塔莎的爱与勇敢,该法案正式更名为《娜塔莎保护法》,由关岛总督卡玛丘 (Felix P. Camacho)於2006年8月4日正式签字生效。

  由是,娜塔莎用爱奔走宣导立法,改变了关岛,也改变了世界。

【陶渊明的知音‧人间的天使】
  关岛娜塔莎,西元1990年10月21日~2006年6月9日。
  中国陶渊明,西元365年~427年
  陶渊明绝对想不到,1625年后,他有一位知音娜塔莎在关岛诞生。 更不可思议的是,娜塔莎读懂陶渊明的爱、生命以及思想。
  
  陶渊明的《形影神》三首诗,主要是针对慧远和尚的「形尽神不灭」的哲学思想,表示陶渊明自己不同的哲学见解。陶渊明认为,神和形的关係是「生而相附」,强调精神依附於形体,人生在世,既无可喜,也没有可惧,应该一任自然,要死就死,没有什么可「多虑」的。 娜塔莎认同陶渊明的生死观,却不认同陶渊明不喜亦不惧活著的想法。娜塔莎认为:经歷恐惧才学会坚强、有欢乐生活才有意义。

  非常感谢娜塔莎的提醒,特別把陶渊明三首《形影神》原诗重现,也许,我们和娜塔莎一样,都会成为陶渊明的知音。

形赠影
  这是形体对影子说的话。说天地山川,长存不改;草木的形貌,今年虽然悴萎,但明年又可復荣;而人的形体,却不能这样,人生是无常的,应当及时饮酒行乐。
天地长不没,山川无改时;
草木得常理,霜露荣悴之。
谓人为最灵,独復不如兹;
適见在世中,奄去靡归期。
奚觉无一人,亲识岂相思!
但余平生物,举目情淒洏。
我无腾化术,必尔不復疑;
愿君取吾言,得酒莫茍辞。

影答形
  这一首影子回答形体。影子认为,饮酒虽然可以消忧,但和立善相比较,就低劣了。这是影子针对形体说的饮酒行乐,反其意而提出的立善求名的主张。
存生不可言,卫生每苦拙;
诚愿游崑华,邈然兹道绝。
与子相遇来,未尝异悲悦;
憩荫若暂乖,止日终不別。
此同既难常,黯尔俱时灭;
身没名亦尽,念之五情热。
立善有遗爱,胡可不自竭?
酒云能消忧,方此詎不劣。

  神释形体主张饮酒及时行乐,而影子主张立善求名,各具一说,大家的看法不同。《神释》,则是由精神(灵魂)来作释明。 精神认为饮酒行乐无益,立善求名无谓,否定形和影的主张,提出应当在宇宙中,放任自然,顺受其正,尽性至命。这样,便可以全神,死而不亡,与天地永存。
大钧无私力,万物自森著;
人为三才中,岂不以我故?
与君虽异物,生而相依附。
结託既喜同,安得不相语!
三皇大圣人,今復在何处?
彭祖爱永年,欲留不得住。
老少同一死,愚贤无復数。
日醉或能忘,將非促龄具!
立善常所欣,谁当为汝誉?
甚念伤吾身,正宜委运去;
纵大浪化中,不喜亦不惧,
应尽便须尽,无復独多虑。

  最后,娜塔莎以《-的力量》这首诗,回应了陶渊明,也回应了全人类。
-的力量
我们的世界, 需要:
所有的人让它变得不一样,
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做的事实在很多;
你可以改变生命, 成为真正的你。
你可以改变世界。 你可以使別人微笑。
你可以使別人关怀大笑。
你可以把你的金钱及时间捐献出来。
如果你想要让世界变得不一样的话, 就站出来吧!!! ~~娜塔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