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5屆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全盲勇士─朱禹豪(Chu Yu-Hao)
全盲勇士─朱禹豪(Chu Yu-Hao)
【跳脱视障侷限‧谱写生命乐章】

原来看不见,是上天的另一种祝福,我就是生命的调色盘。 ~~朱禹豪


  文藻外语学院专科部五年级英文科学生朱禹豪,出生即双眼视网膜病变导致全盲,仍在父母的鼓励与支持下,一路就读陈平小学、四张犁国中、文藻外语学院等学校─適应与一般生相处、学习相同的课程份量、承受同样的考试压力;禹豪不仅在课业上全力以赴、表现优异,也在音乐中找到快乐与自信,多次荣获钢琴、吉他、歌唱比赛等奖项。由是,朱禹豪跳脱视障侷限、谱写生命乐章、活出自信人生,不愧为「全盲勇士」。

无色童年:为爱迁移、用心学习
  朱禹豪,男,1992年1月27日出生。禹豪出生一个月后,父母发现他的眼神无法正常对焦,经多位医生检查后,確认他双眼视网膜病变导致全盲。一得知这犹如晴天霹雳般的诊断结果,禹豪的父母当下完全无法接受、情绪陷入低潮,但在经过多次的心理建设,父母渐渐的走出阴霾,接受家中有一个重度视障的孩子,並决定让禹豪过正常孩子般的童年生活。

  禹豪四岁那年,妈妈透过朋友的介绍,让他开始到普通幼稚园上课,但由於幼教老师並非专业的特教背景,完全不知道如何教导盲童,年幼的禹豪每天只能趴在地上,压著眼睛发呆;也因禹豪表达不流畅、环境不熟悉的情况下,每天他只能等待著吃点心,完全无法与其他小朋友互动,父母於心不忍,决定寻找更適合他的学习环境。

  父母为开启禹豪的学习之路,分別参观台北启明学校、台中启明学校及惠明学校等完全为盲童设计课程的幼稚园,经过再三的討论与沟通下,最后决定让禹豪在台北启明学校幼稚部就读。原本居住在高雄,为了让禹豪拥有更好的学习环境,不惜一家人分隔两地─父亲继续留在高雄工作,由妈妈带著禹豪及弟弟在台北启明学校附近租房子,虽然辛苦,却是禹豪重要的学习时光。

  在台北启明学校里,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禹豪学习生活自理:如挤牙膏、擦桌子、穿衣解扣等;烹飪课程:如包饺子、做饭糰、鬆饼等;多元才艺:如製作踩高蹺、沙画、陶土等,加强手部协调技巧运用。禹豪也在学校基本的定向训练下,进行空间行走的练习。 两年后,为了让衔接小学的教育,父母再度决定搬到台中,让禹豪从台北启明学校转到台中惠明学校就读小学。在惠明学校里,禹豪学会中、英文的盲人点字,並练习使用点字版、点字机;虽然同儕间都是身心障碍者,但在学习上彼此从不怠惰、相互鼓励切磋,也让禹豪从中奠定丰富的成长经验。

从自卑到自信:父母相伴 奋发苦读
  父母为了让禹豪及早与社会接轨,经过四年特殊学校的培养及训练后,决定將他从惠明学校转入台中的陈平国小三年级,与一般学童互动学习,这也成为禹豪学习生涯的一大挑战。

  开学的第一天,母亲忙著帮禹豪整理並摆设桌椅,但他却坐立难安、如坐针毡,就好像身边有无数双眼睛如针孔摄影般的直盯著他。然而,回归一般学校教育的禹豪,课业份量也得比照办理;禹豪缴交作业的前置工作,更成了母亲额外的任务─禹豪將作业用点字机完成,然后请母亲逐字逐句的在点字纸上,一行接著一行的翻译国字以便老师批改;因此,禹豪无论是缴交作业、翻译文章上,比起一般生得花费两倍以上的时间,也让他强烈感受与盲校的差异。

  进入一般小学就读的禹豪,不仅得花费许多时间在课业上,还得重新学习与一般生相处。因此,原本开朗活泼的禹豪,变得害羞內向,不敢將自己的需求表达给同学,常常是被动的等待协助,甚至还得忍受部分同学的异样眼光与不友善的肢体动作,但在父母与师长的开导与鼓励下,禹豪学习走入人群、接受不同同学的行为、从自卑中累积自信心,渐渐適应与一般生的团体生活。

  国中期间,大考、小考、不断考,让禹豪完全没有喘息的时间;加上国中的叛逆期,同学们对禹豪的排挤、言语伤害更为明显,也让禹豪此时的人际关係降至谷底,只能跟班上被排挤的同学交往。庞大的课业压力,以及降至冰点的人际关係,一度让禹豪想回到特教学校受教,所幸在父母的支持与陪伴下,让他勇敢的面对人生中最煎熬的挑战。

  全心投入於课业的禹豪,运用淡江盲生资源中心研发的盲用电脑「导盲属系统」,不仅开启与外界沟通的多元桥梁,更辅助他在学业的学习。禹豪的父母,也將学校的考卷全部扫描,辨识成文字加上图片敘述,再转成盲生用的笔记本档试卷,配合盲用电脑的工具,让禹豪能与班上同学同步上课、作业、考试。

三年的读书生涯:
  禹豪每天重复著相同的作息,放学后用餐、盥洗完毕,开始在电脑桌前写作业、评量卷;同时,母亲也对禹豪进行一对一的辅助课业,加强他的学习进度。 遇到如数学、社会科等科目,在课本上以平面文字及图文解释的问题时,禹豪的父母就会製作立体教具,增加他实物上的了解;遇到测验时,禹豪通常得花1~2小时完成一张评量卷,然而有时一天要写三、四张试卷,母亲总是不辞辛劳的熬夜转档,將评量卷赶在隔天考试前製作成电子试卷。

  儘管,国中时期的大、小考试排山倒海而来,父母无怨无悔的付出,是禹豪这段黑暗时期最大的支持与安慰。

  期间,禹豪在视障巡迴辅导老师的启蒙,开启了对英文的兴趣,並且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更进一步考取文藻外语学院。

多元环境:调色生命、筑梦希望
  在文藻外语学院里,禹豪主修英文,副修日文,良好的学习环境,让他再度燃起生命的火花、唤醒心灵之眼,决定开展他原先就拥有的音乐天分,並能创造属於自己人生道路。

  原本,禹豪四岁时便崭露音乐才华,妈妈发现他从小就爱玩电子琴,一首音乐听完,便能在琴键上弹出旋律,因此安排学习古典钢琴,禹豪在没有音乐点字的乐谱下,將旋律通通记在脑海中,经过八年的练习,更培养禹豪对声音的敏锐度。从古典到爵士钢琴,禹豪都展现优异的学习能力,也经常参与视障协会的表演活动,带给其他视障学童家长另一种启示,盲生也可以发展属於自己的天赋。

  直到国中阶段,禹豪在繁忙的课业压力下,也中断对钢琴的学习。 禹豪在学校开始学习独立,包括上课笔记的抄写、缴交作业及面对考试,一一都是自己完成,也让他有了崭新自主的新生活。禹豪重拾对音乐的学习,在父母的鼓励下,报名吉他及歌唱练习的课程,並多次参与学校的比赛,建立面对群众及表演的信心;禹豪更参加学校的服务性社团,带领儿童营队,並且担当工作人员,与大家团康分享、互动,学习与人正面的交流与互动。

  现在的禹豪,不仅懂得主动学习与同儕团体互动与交流,也从音乐中开启自己对生命的热情与活力,从社团活动中学习回馈人群。

  多彩多姿的生活並没有让禹豪迷失,反而让他坚定自己的目標,课业维持良好的成绩,持续进修外语的能力,未来希望能运用自己的歌声、音乐及语言长才,给人启发、抚慰人心,把对生命的热情与热爱,传到社会每个角落、甚至到世界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