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5屆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传爱博士─邱伯安(Dr. FRANK C. Y. CHIU)
传爱博士─邱伯安(Dr. FRANK C. Y. CHIU)
【深耕艺文‧传爱万里】


  全球第一位日本、台湾集韵研究双料国家文学博士邱伯安,从小过目不忘、倒背四书,迄今中西融会、古今贯通的艺术哲理研究、身体力行,尤其特別感恩渡海大师黄君璧、溥心畬、张大千、金勤伯、吴咏香、牟宗三、林尹、潘重规、高明、张起钧、宗孝忱、张其昀、林语堂、钱穆、吴经熊等满堂名师传秘笈,同时长久实践人文道德关怀,抹去荣获台南一中、台湾师大中文系、艺术系、文化大学中文研究所博士班、公费留学日本广岛大学中文研究所博士班、革命实践研究院等全部第一名的荣耀,还婉拒蒋故总统经国先生徵召第一批「吹台青」从政,隱居美国创办「中国艺术研究所」,40年来如一日、桃李满天下─撒播中华文化种子,还每年义卖画作,长期默默义助16375位非洲贫童就学,而分別拿到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医学博士的二位音乐家公子邱崇德、邱崇仁异口同声:「爸爸是真正的隱士。」由是,邱伯安博士永怀恩师、深耕艺文、撒播艺种、义助贫童,不愧为「传爱博士」。

人间几歷飘霜雪
  邱伯安出生於1936年12月7日,先祖是隨郑成功来台忠义之士,父亲是天才型乡村艺术家,自组乐团、自办私塾,全力栽培邱伯安,而邱伯安从小即轰动南台湾─过目不忘、倒背四书。 但生命无常,邱伯安读初中一年级时,只有12岁,就丧失了慈父,和寡母过著十分艰苦的日子;一边读书,还兼做苦工维生。在农家收成的季节,小小年纪的他到旁人的田里捡拾番薯、野菜、稻穗,甚至苦得在台南火车站捡煤渣,直到进了大学,他还摆过水果摊。但是这一段生活,却將他磨练成一位重责任、惜名誉、坚强奋进的人。 他自小就知书达礼。外曾祖父是位中医师,又担任过汉学老师,所以他8岁就开始读三字经、四书、尺牘,而且反覆背诵,有的达十余次之多。这些昔日摩挲的线装书,仍然珍藏在书柜里,他的国学基础就是这样打下来的。

  台南一中毕业,他同时以第一名考取中兴大学法律系与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为了完成先父遗志,他的母亲也希望他成为一位传道、授业、解惑的教师,於是他选择台湾师范大学。

早受多师传秘笈
  当时台湾师范大学国学名师云集,如林尹、潘重规、高明先生等,使他很幸运地从名师钻研经、子、文学。在大学四年当中,他抱著脚踏实地的求学態度,珍惜每一分秒,於国文系之外,选修了美术系十几个学分。英文系梁实秋先生的沙士比亚课程他更是沉醉其中。虞君质先生的艺术理论他也颇有心得。另外,哲学系、音乐系等,只要他有兴趣、时间和精神,一定不放弃旁听学习的机会。

  「就有道而正焉」,是他学习的另一种態度;凡是他心仪的教授,他一定想办法登门求教。他认为自己没有「背景」和「人事关係」,必须扎扎实实地学得一些学问,靠自己的双手、脑子及所学的一切,成人成己,担任宏扬国学地一员。

  1964年,他考进中国文化大学中文研究所硕士班,两年后,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1969年再以第一名考入博士班。在两年內就修完学分,通过学科考试,而他在博士班毕业的半年前,就考取了公费留学的文学科榜首。於是,1971年的秋天,他前往日本,通过广岛大学博士班的入学考,开始了他的留学生涯。

  在日本三年半的时间,他同样是利用每一分秒,专心研究。几乎有一年的时间,他一天只睡四个多钟头;如同在大学时代一样,他想用最短的时间,求得最多的知识。课余,他除了广交日本汉学者,及请教汉学前辈之外,还努力去蒐集中国古书的珍本。如:宋本广韵、集韵、韵镜、庄子、文选集注等在中国所亡佚了地善本书。同时,他也注意到了日本的社会及文化形態,如阳明精神的影响等,作为研究中日关係的参考。在三年半的留学期间,他曾应邀演讲多次,出席日本汉学会议十余次,宣读六篇论文,同时介绍我国文化及当前的进步情形,被推举为广岛大学二十二国留学生首席代表。

千山登陟广胸襟
  邱伯安凭著深厚的国学根抵,严谨的研究態度,好学不倦的求真理精神,进军国际华学领域;六十余年如一日,对於经、子、文学有专门著作,於声韵、训詁、考据方面,尤为专精。已出版的著作有「陈拾遗全集校注」、「陈伯玉年谱」、「集韵研究」、「韵境新校注」、「文选集注研究」、「中国思想之研究─道家与道教」、「韵境与广韵之比较研究」、「中国文化思想大纲」、「日本华学研究」、「现代日本华学论文集」、「论语讲疏」、「孟子性善说探源」、「尚书人理学」、「庄子哲学体系论」及「邱綮鐊画集」、「宇宙抽象创作集」等,单篇论文数十篇,如「日本华学研究述略」、「文选集注所引文选钞研究」等。其中专著「集韵研究」已再版发行国內外,曾被美国学者薛尔曼(Goseph Sheelman)编入1970年以来亚洲论文目录及「关於中日韩博士论文目录」,在声韵学上的贡献,广为美、日、韩各国所参考。

  邱伯安的画集及「文选集注研究」更销行海外,甚受国际汉学者的重视。「文选集注」是邱伯安在日本访求流散东瀛的佚籍,从事研究的成绩之一。从1971年冬天,他就著手考证这部一百二十卷古钞本文选残卷,广蒐现存的宋代刻本,加以比较、校勘、辩证,结果证明此钞本乃我国唐代写本,推翻了日本人编钞的说法,也给罗振玉先生所提出中国或日本钞写的两种假设,予以小心求证和断定。所以他在广岛发表了一篇文选集注写本年代考证的文章,便使日本汉学界大为震惊。之后,连续在日本及我国发表了四篇论文,1977年,他应邀前往韩国讲学,经过日本,出席大阪召开的日本全国性「第廿九届中国学会议」,在席上宣读了「文选集注写本年代续考」论文,获得全体与会学者一致的讚许,终於使日本学界相信了邱伯安所提出的唐写本论点,而使此古钞本成为研读「文选」的最宝贵资料。

  邱伯安继续校勘传刻本文选的错误,完成十册廿四卷文选集注校勘记,为歷代文选学做一番总清理的工作。「文选集注研究」第一册出版后,曾受到日本学界的重视,像九州大学文学院长兼中文研究所所长冈村繁,便来信称讚,並说这本书「考证覈实」,令他「感佩不輟」。

  邱伯安不仅精於声韵考证的学问,对於中国文学,他积多年经验,举出六个研究的方法。一是立根抵:学习的过程必定先培其根本,然后发其枝叶,根茂而后实蕃。二是諳书目:其中包括有歷代经书、近世论文目录两种。三是办源流:文学的流变如水然,能辨明源流,自然就能得到旨趣。四是博群籍:除了中国文学作品之外,他如逻辑、美学、心理学、文艺理论、西诗等,比较其优劣,擷长补短。五是明方法:有分类、统计、比较、考证……。六是求专精。

画笔坚持贯古今
  邱伯安自幼秉承父亲的艺术遗传,初中时便在画坛崭露头角。「乡村」、「母与子」等作品参加画展,连续获得「南美展」入选佳作。曾为学校绘了一套名音乐家人像素描,成为学校的珍藏。

  大一时,他对画画更是沉迷。每当下课铃响,他便趁人不注意的当儿,偷偷溜进美术系同学上课的教室,听取名师的指点。一年以后,这个常在美术系教室进出的外系学生终於引起助教的注意,愿意帮他办理国文系转出时,潘重规老师却劝他不要转,因为他在国文系的表现同样出色。

  当美术系助教將他的情形转告系主任黄君璧时,黄主任即刻表示愿收他为弟子。这样,他又拜国画大师金勤伯、吴咏香、孙家勤为师。当时,他家境清寒,无力购买画笔,曾以「母子笔」之粗笔画出精致的工笔仕女画,令老师们大为詑异纷纷赠送他画笔及画纸,於是他的艺事大进,一时传为佳话。另外,像溥心畬、谭淑、李渔叔及张大千等画坛硕老,他都曾请教过。

  大学毕业前后,他就参加了几次全国性的画展,並且获得优胜,1960年美术节並应邀参加歷史博物馆举行的庆祝画展。 他早期的画擅长山水、工笔、仕女及花卉。六十年到日本留学之后,多画写意,並创作泼墨与彩墨画。他在研究余暇,遍访名山胜水;山影嵐气、枫红柳绿尽活现在他笔下,美不胜收,如「红叶谷」、「泼墨枫」等,笔法新颖,画境清幽,独具一格。接著他又由工笔仕女、白描人物、传统山水、花卉、兰竹、泼墨等,综合所有笔法,创造出他独树一帜的抽象画。

  美国圣约翰大学的梅纳德博士,看过他所画的十多幅抽象画时,大加讚美,称他的画是「道地的中国抽象画」,並建议华冈博物馆为他开个展。於是,一次成功的「邱棨鐊教授国画展」便在华冈博物馆揭幕了。 在华冈展出期间,当时张其昀创办人,名画家金勤伯、田曼诗、欧豪年、高逸鸿及法国戴固、美国白之博士等人都对他的画讚誉有加。令艺坛人士欣喜的是,又增添了一位文人画家。

  中国文人画的特色,在於能把思想和感情投注到作品里,然后再创造出一个美感的世界来。不是徒具形式,不光以技巧取胜,而是用精神表现出画的意境来。而做一个文人画家更不容易。他必须具备绘画的技巧,清纯的灵性,高尚的人格、和深厚的思想与学养。而邱伯安的作品,正如林琴南所说:「作画有书卷气,非文人自高声价也;亦构思落笔,不落俗耳。」亦如清人唐岱所谓「胸中有上下千古之思,腕下具纵横万里之学,立身画外,存心画中,泼墨挥毫,皆成天趣……」 邱伯安的画展出之后,韩国建国大学博物馆便邀请他前往举行画展,並发表演讲,讲题是「中国文学与绘画─论中国文人画」。不料这个消息为我国驻韩大使馆孔秋泉参事知道后,立即邀他见面,要他在大使馆举行画展。我大使馆在一天之內,印发了五百份请帖,三天之后,画展顺利举行。揭幕的当天,当时朱抚松大使亲自为画展剪綵;並举行酒会,有中韩贵宾及各大报记者近百人参加,场面热烈。展出期间,有观众三千余人,佳评如潮。韩国报纸並称他是一位学者画家;权威的「展示界」美术画刊,也评价了他的画风以及他对中韩文化交流的贡献。

  过去,一般人或许只知道邱伯安是一位篤实的国学者,其实,他既是一位杰出的「学者画家」,也是一位诗人。他自小就喜欢背诵唐诗,常有奇思幻想。及长,举凡诗经、楚辞、歷代诗词、英诗、印度诗圣泰戈尔、奈都夫人诗剧等,无不涉猎。他所作的诗清丽雄健,近体诗有「玉翰堂诗稿」两卷,诗中如「窈窕弄清影,秋晚山道深,迎风登石径,落叶满怀襟」、「隔海哀鸿惊客心,文章济世信当今;忍將岁月拋儿女?观海楼台独慨深。」、「四海谁与知皎洁,松间独照倚栏干」、「悠悠世局何堪问,聊效鹏鷯梦庄周」等句,均饱含忧时忧国之怀。而他的山水诗往往与画境相辉映,且都是先诗后画的。陈立夫先生在邱伯安画集的序言中说:「胸中丘壑益广,诗情画意,自然流露於赭墨之间」,画家李沛先生也以「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来评论他的画境与诗境。 他早年又醉心於徐志摩、刘大白以及英国湖滨诗人的作品,受了浪漫派的影响,於是在近体诗外,从大学即开始写新诗。六十多年来,写了一千多首。虽然起初志不在发表。但后来受某一文艺诗刊的催促,发表了「咏十一月枫」、「徜徉」、「荒林」等几十首,均才气纵横,洋溢著热情。由胡品清教授英译的「归真之歌」(Retum To Purity),描写渴望超昇的心灵,如何嚮往著一个纯真、「不著尘氛」、「不染烟火」的梦幻般的境界;如何地想皈依「一个世外地涅梵」,飘向「汙浊之外/惊慌之外/物类之外」与永恆。他为诗坛开创了一种清新明丽、诗境高远的风格。

愿將一得报士林
  最难能可贵的是,邱伯安婉拒蒋故总统经国先生徵召第一批「吹台青」从政,隱居美国创办「中国艺术研究所」,40年如一日、桃李满天下─撒播中华文化种子,还每年义卖画作,长期义助16375位非洲贫童就学。邱伯安常常自勉勉人,逆境苦学,更能激发自立自强,他深有所感:人间惟有教育能改变一切。他虽钻研中华文化成就非凡,却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左手做的好事,不给右手知道,所以长期认养非洲贫童,足足守密了40年。回顾31岁时,邱伯安与音乐家卓少兰共结连理,邱伯安戏称这是一段没有「不平凡」的婚姻,没有高潮迭起的爱情火花,只有中国传统的媒妁之言,但也因缺乏不凡,而使他们在婚后更惺惺相惜,卓少兰崇拜邱伯安的文学、绘画造诣,邱伯安欣赏卓少兰的音乐才华,卓少兰称邱伯安是她的「白雪赏音」,夫妻鶼鰈情深表露於生活自然舖敘中。

  邱伯安始终认为家庭价值就是一切,这也是人类生命与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古今中外四大文明,只有中华文明永续不断,关键在此。他奉劝全球青年人,不必太在乎高官厚禄、不必太计较成功失败、不必太依赖手机网路,应多一点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尊重与关怀,应多一点夫妻的和谐、家庭的温暖,大家一起活出生命的意义与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