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5屆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中国无腿妈妈─宋雅静(Sung Ya-Ching)
中国无腿妈妈─宋雅静(Sung Ya-Ching)
【战胜死神存感激‧身陷残疾喜分享】



我之所以活得这么有滋有味,是因为我从来不把自己当残疾人。
-宋雅静

 

   1981年的宋雅静,原本是花样年华的少女,拥有著满腔的热情迎接著自己的美好未来,却没想到17岁的她,突然遭逢一场车祸,在上学的途中,宋雅静被一辆急驶公车辗过,车祸使得健全的宋雅静突然间变成了双下肢瘫痪的残疾人士。此后三十年的时间里,宋雅静先后经歷了五次「大刀阔斧」的大手术,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无情的车轮,碾碎了一个少女的憧憬与希冀。但宋雅静却没想到,在她单调、枯燥的治疗生活外,这样无奈的生活却让她得到了一种刻骨铭心的感情,那就是她在住院期间和许多医务人员成为了朋友,这样有情的社会,鼓起了雅静生活的勇气和信心;而在父母亲人的呵护下、先生关安民的爱护中,宋雅静沐浴著生命的阳光,一路走来,走过了三十个春夏秋冬,她用自己的经歷,告诉像她一样遭遇挫折的人:「生命是宝贵的,每个人只有一次。我珍惜生命,热爱生活。面对不幸的人生,冷酷的病魔,我选择了坚强,与病魔进行了无数次的较量;生命旅途中,我歷经了风雨,笑迎著彩虹。」。雅静的乐观坚强鼓励了许多人,甚至还有许多朋友將雅静当成「心理医生」。由是,宋雅静战胜死神、走出残疾、分享生命,不愧为「中国无腿妈妈」。

【车轮辗碎了少女的梦】
  宋雅静,1964年11月20日出生於山西省太原市一个隆冬的季节,父亲宋毓卿是一位电气工程师,母亲曹桂芬是一位缝纫工,父母亲养育兄弟姐妹共八个孩子,一家十口人就靠父母微薄的工资生活,日子虽然过得吃紧,但却很快乐!因为雅静的父母都是乐观开朗的人,他们从来就没有发愁的时候,工作之余,爸爸常领著兄弟姊妹唱歌、弹奏乐器,而妈妈就在缝纫机旁忙著缝缝补补,在这样氛围中,养成雅静活泼好动的性格,在雅静上小学三年级时,报名参加学校武术队,每天放学后便开始压腿、弯腰、踢腿、翻跟头、打拳,因此,养成了从不睡懒觉好习惯,这个好习惯一直维持到雅静出车祸前──如果没有那场车祸,雅静一家人肯定就会这么平静而快乐的生活下去的……。

  1981年4月11日,对雅静来说是铭心刻骨的日子。午饭后,她骑上脚踏车赶往学校,高中阶段的学习非常重要且紧张,所以即使是假日,分分秒秒都很宝贵!快到学校时,一辆相向疾驶的公车將正在骑著脚踏车的雅静捲倒后,接著整个人都被捲进后轮下,当时的雅静只觉得自己翻了个跟头后,就被车轮死死挤住,喘不过气。车轮拖著雅静將近二公尺远距离才停下,她听著同学喊:「压人了,快停车!」,她心里还正奇怪著?「我不是正在骑著车吗?怎么会被汽车压了呢?」,当时雅静的意识还很清楚,路人將她救出后隨即拦了一辆路过的车,將她送到附近的医院。

【千刀万剐的剧痛】
  前后不到30分钟,雅静的头部就已经肿得像个小洗脸盆那么大,眼珠外凸,嘴唇翻肿著,满脸都是指甲那么大的出血点。到院后,雅静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便听到慌忙赶来的妈妈说:「唉呀!这孩子怎么成这样了?」,她一听妈妈的声音,便努力睁开双眼,但已看不太清楚妈妈的脸,雅静问了句:「妈,我会死吗?我是不是没腿了?」,之后就昏迷了;等她清醒时,已经是傍晚了,是后背剧烈的疼痛把雅静给痛醒的。

  接下来的检查,好几次都让雅静痛昏过去,就连医生和亲友们抬著治疗床拍X光片时,每走一步,雅静的后背就有如撕裂般的疼痛,昏沉中听到医生说:「胸12腰1部位横断粉碎性骨折,腰椎以下神经全部被辗断,双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一辈子站不起来了。」。 经医院会诊后,医生认为雅静伤势太过严重,担心手术时出现意外,更怕承担责任,因此拒绝为她动手术,为了救命,雅静被迫转院到爸爸工作单位的职工医院;当时的她输著血浆,插著氧气,躺在担架上,一路上救护车儘量慢慢行驶减少顛簸,四个人用双肘支撑著担架,老师一路上举著血浆袋。即使这样小心冀冀,但后背剧裂的疼痛还是使雅静几次昏迷。

【只能「局部麻醉」的椎板减压术】
  到了医院,在妈妈的请求和坚持下,院方终於同意为雅静开刀动手术,4月12日晚上8点多她被推进了手术室;受伤后,雅静一直处於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態,加上七窍充血,医生不敢为她全身麻醉,所以採取局部麻醉做手术,迷糊中她突然感到有如一座大山似的砸到背部,她大喊大叫得喊疼,手拼命去抓扯,把医生护士的手都抓破了,好多人上前强行按住她,告诉雅静:「別动,好好配合,主刀医生正在给你接骨治疗。」渐渐地疼劲过去了她才安静下来,手术进行了约二个多小时,雅静从手术室被推出来。医生告知:手术非常顺利,在胸12腰1部位固定了钢板,进行了椎板减压术,断裂的椎骨已经接上,缝合伤口20多针,排除了生命危险。

  雅静真正清醒时已经凌晨时分了,甦醒的雅静,一眼看到的,便是年过半百的父母悲喜交加的面容。远从上海一路站了20多小时才回到太原的父亲告诉雅静:「生命无价」,而车祸发生后一路陪伴的母亲说了声:「活著就好」。

   手术后的雅静除了嘴能发出声音外,全身上下都不能动,好像被钉在床上一样。而手术后伤口锥心般的痛苦才正要开始,妈妈叫来护士为雅静注射止痛剂,但由於雅静整个头部充血、肿胀,不能多用止痛剂,这对当时还未满17岁的雅静真的是严峻的考验。

【「百日」魔咒换来─也许一辈子都无法站立了】
  熬了半个月终於能拆线了,拆线后雅静就急著问妈妈:「我什么时候能康復出院?」,妈妈说:「伤筋动骨100天,100天后你就能下地走了。」。从那以后,她每天开始计算日子,盼著100天的到来。但好景不常,住院二个月时,她开始拉肚子將近一个月,吃药、打针、输血都止不住,每天大量流鼻血,堵住鼻子,血就哗哗往喉咙里流,约半个多月的时间,病症才消失,之后又开始大便乾燥,灌肠都便不出来,之后又经歷泌尿系统感染、褥疮、大小便失禁等接连而来的新状况。

  她並没有心灰意冷,朝思暮想的100天终於来了,早上起床后,她就迫不急待的让妈妈给她穿上裤子,等著爸爸抱她下床,雅静的心情非常急迫、兴奋,然后爸妈一左一右抱著她的上身,使劲往上拉她,雅静也用尽全力配合地往上站起身,可是她整个身体却一个劲地往下落,她根本感觉不到下半身的存在,一下子雅静就坐在地上,爸爸赶紧把她抱到床上。雅静呆坐床上,怎么也想不明白,她的腿哪去了?妈妈明明告诉她100天就能下床走路了,可她怎么连站都站不起来呢?突然间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这是她车祸以来第一次痛彻心扉的大哭,一瞬间雅静明白了,原来妈妈和医护人员一直在骗她,他们早就知道就算是200天后,我也不可能自己站立了,也许这辈子都不会有那么一天了……。

【一夜长大】
  雅静的心冰凉冰凉的,感到非常绝望!还不如一死了之。她真的不想活了!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哭到浑身没有半点力气,哭声才停止。爸妈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心疼的看著她又哭又闹的,看她不哭了,才赶紧过来扶她躺下责怪自己说:「都怪妈妈不好,是妈太著急了,受那么重的伤,哪能这么快就能下床走呢?你看现在都能坐著了,过不了多久肯定能下床站著的。」雅静知道这是妈妈在安慰她,怕她承受不住打击。

  雅静始终没说一句话,她知道,住院这几个月,为了能更悉心地照顾自己,妈妈很少回家,就连当时最小的妹妹只有七岁都顾不上,同房的病人一直都认为雅静是家里最小的,因为爸妈每天轮流看护著她,就像照顾个婴儿似的,妈妈除了帮她餵饭洗脸、刷牙,还要洗很多尿布,楼上楼下的晾晒,乾了再收回来,而爸爸每天不厌其烦地为雅静按摩没有知觉的腿,就怕肌肉萎缩,需要做什么检查,爸爸就背著她满医院的走;为了能更方便的长期照顾雅静,爸爸又申请將工作调回到太原;而从雅静出车祸那天起,妈妈就没再去上过班,等於自动离职,丟了工作妈妈没有一句怨言。这一刻雅静好像突然长大了,她心中默默地告诉自己「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再又哭又闹乱发脾气了,我不为自己著想,也得为一夜愁白头的挚爱双亲著想。」。

【万分之一的奇跡】
  从出院那天起,雅静便开始了漫长而痛苦、坚持而不懈的復健,她无数次从床上跌到地下,无数次跪著爬、爬著跪,双膝、双臂鲜血淋漓,额上、身上青疤累累,就是为了能从坐起来到学会站立。终於半年后的某一天,雅静用上半身借著双拐的力量,使尽全身的力气甩出第一步时,她才真正知道什么叫抬腿走路,迈出这第一步,带给了她无穷的希望和信心,也带给了我无尽的汗水和泪水;她坚持著持续不断的復健,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事情!车祸五年后,她已经不用別人搀扶,可以自己拄著双拐锻炼了;车祸七年后,双拐已换成了单拐,腿部萎缩的肌肉开始復活,大小便失禁得到了控制,麻痹的末梢神经有了知觉。医生欣喜地说,她创造了重度瘫痪病史上万分之一的奇跡!

  车祸发生后的30年来,雅静时刻处在与病魔抗爭的情境。1990年,由於左臀部褥疮感染,高烧持续不退,疮口深度腐烂,引起败血症。分秒必爭对抗病魔与艰辛的治疗,雅静战胜了瘫痪病人的第一併发症——败血症的威胁。

  1992年,由於固定在腰椎的钢板鬆动、断裂,雅静又住进医院,手术將钢板取出。1998年,由於双肾重度积水,肌、肝、尿素氮高出常人,尿毒症的症状显现,生命再次危在旦夕;膀胱造瘺手术后,病情得到缓解。雅静战胜瘫痪併发症的第二病症——尿毒症的威胁。

  2003年,由於不明原因的感染,雅静的膀胱出血不止,排尿淤血,血压降为40/60mmHg,出现休克,医生整整抢救了一个昼夜,仅冲洗膀胱的盐水就用了一百多瓶。2006年,由於膀胱结石,雅静又一次住进了医院,手术取出结石。

  这些年来,她住院多次,动了5次大型手术,吃药打针更是家常便饭,再苦再涩的药水,雅静都眉头不皱,一口吞下,再大再疼的手术,雅静都含笑应对,一声不吭,因为雅静──珍惜生命,热爱生活。

【生命的奇蹟与曙光】
  雅静和丈夫关安民的姻缘,是手中的笔牵起来的。1987年,雅静出车祸的第六年她23岁,当时的先生是雅静弟弟的排长,他从弟弟那得知雅静的遭遇与不幸,同情心驱使下,写了一封安慰和鼓励的信给雅静,雅静被他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和满含真诚的话语打动了,一份感激和一份少女的多情驱使雅静代表全家回了信。从此,书信变成了他们俩的桥樑,他们谈文学、谈理想、谈音乐,谈各种社会问题……双方竟觉得有说不出的默契和投缘。没多久,他休假探亲,顺便到雅静家进行了家访,他们一见如故,初恋的感受让雅静感到幸福极了。

  但雅静和丈夫的姻缘,是经歷了真情与世俗的考验。在世俗的眼中,身患残疾的雅静,不可能有爱情,即使有,对方也只会是和她一样的残疾人,一开始,他们的爱情就遭到双方父母的反对,雅静的父母出於一种担心和忧虑,劝雅静找个条件相当的?先生的父母则急忙四处托人为儿子介绍对象,而周遭的朋友纷纷告诫他,千万別一时衝动,后悔一辈子。来自各方的压力並没有让他们退缩,他们认为:爱情是理想的共鸣,感情的和声,不能以金钱、地位和身体条件为標准。1989年,歷经三年苦恋,他们终於成为相互的依靠、成为彼此生命中的一部分。 1990年雅静更突破残疾人的障碍,创造了另一个生命的奇跡─顺利产下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关皓月。如今,皓月已是个亭亭玉立、聪慧伶俐、活泼可爱、充满阳光的20岁少女了。

【珍惜有风有雨的彩虹岁月,热爱有苦有难的喜悦生活】
  雅静更以个人特有的方式表达著对社会的爱,1987年,雅静到北京一家医院进行康復治疗,医院为减轻雅静的经济负担,聘她为康復医院的工作人员,可以边治疗边工作。她在医院办公室从事文秘工作,其实只需要负责接听电话即可,但她却用自己的经歷和细腻的文笔,安抚著一个个受伤的心灵、回覆全国各地患者的来信。雅静对工作热忱和责任,贏得了长官、医护人员和患者的肯定与信任;1988年,她被任命为医院办公室主任、院长助理,负责全院的行政工作,包括接待国內、外宾客来访。在医院工作的期间,她以残疾之躯体胜任著健全人的工作,出色地完成了工作任务,后来,为专心照料女儿,她辞去工作。

  这些年来,雅静更积极参加许多残疾人的社会公益活动,多次获得了嘉奖与讚誉,有任何集会,她也用自己的苦难经歷,告诉像她一样遭遇挫折的人:「生命是宝贵的」。1997年,她更荣获大陆全国首届五好文明家庭评选,她的家庭被评为全国五好文明家庭,中央电视臺、省、市电视臺以及全国各大报刊,更多次报导了雅静战胜死神、走出残疾、分享生命的故事。

   雅静说:「生命无价,活著就好。我是一个不幸的人,同时又是一个幸运的人。46年的生命旅途中,我歷经了风雨,笑迎了彩虹。我珍惜有风有雨有彩虹的岁月,我热爱有苦有难有喜悦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