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5屆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灾魔救星─傅春胜(Fu Chun-sheng)
灾魔救星─傅春胜(Fu Chun-sheng)
【化灾为爱‧心理救助】

 


  中科博爱(北京)心理医学研究院院长傅春胜,於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后,立即带领500多名心理学志愿者,全心全力投入心理救助工作,包括后来的414玉树地震、818舟曲泥石流、310盈江地震,傅春胜都是第一个到达,暂別妻女,坚守灾区,四年如一日,抚慰创伤,永不放弃;坚持同理,给出希望。尤其,让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万名灾民挥別阴霾、迎向阳光,並先后与台湾众多公益团体、无国界医师组织、香港大学、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等心理学术组织、进德基金会、仁爱基金会等NGO组织,共同签署灾后心理援助专案,同时透过报刊、杂誌、电视、广播、网路等上百家媒体,传播心理援助的知识以及各种自助助人、自救救人等关怀互助的感人故事。

  由是,傅春胜万里救灾、心理救助、化灾为爱,以灾区为家,陪伴万名丧失亲人的灾民,勇渡四年最寒冷的冬天。尤其,以身作则,带领500多名心理学志愿者─抚慰灾民寸步不离,四年如一日,让万名丧亲者找回希望、找到尊严,不愧为「灾魔救星」。 从小养成「善待別人、帮助別人」 傅春胜於1972年3月15日出生於河北省枣强县,父亲是小学校长、母亲是农民,是典型的耕读之家。父母身教言教极严,傅春胜父母常为贫农子弟缴学费、准备便当、温习功课等,傅家甚获当地农民好评,文化大革命期间亦获当地农民保护,逃过被斗爭的苦难。让傅春胜从小耳濡目染─善待別人、帮助別人,等於善待自己、帮助自己。尤其,在帮助別人的同时,自己也会得到他人的尊重,所以,傅春胜从小就种下了强大的助人情节幼苗。

母亲多病,立志从医
  傅春胜的母亲,是脚踏实地的农民。父亲虽是小学校长,但薪水很低,一家6口相依为命,还是要靠母亲勤於农耕,贴补家用。因母亲每天早出晚归独立农耕,以致母亲的肩膀、脚后跟长期疼痛,走路经常一瘸一拐,虽四处寻医,却因地方缺少好的医疗条件,始终医不好,只靠傅春胜每晚为母亲洗脚、烫脚,缓解病情,但效果有限。母亲深夜常常痛醒,促使孝顺的傅春胜,立志从医,救助母亲,救助弱势。

天从人愿,急诊医生
  傅春胜如愿考上河北省医学院,以第一名毕业成绩,分发河北省红十字会急救中心,4年的急诊医生,虽救助千人,也看尽人间生老病死。最怀念:把病患从死亡线拉回的一刻,病人、家属向他微笑、致谢,內心感受到价值感的体现。

调升內科医生,成为精神病患的支助
  傅春胜调升內科医生后,接触大量的精神病患,他们抑鬱、失眠,甚至有自杀行为。很多病人以身体疾病求医,实际是心理问题所致。傅春胜发挥从小就喜欢─听別人讲故事的本质特性,掌握每位精神病患的病因,减少用药,又通过一次一次的沟通交流,以同理心,来帮助每位精神病患的个別需求,很快地缓解精神病患们的抑鬱与焦虑。

全心投入心理治疗的行列
  2002年起,傅春胜保送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进修以精神分析为取向的心理治疗专业知识。三年的进修学习,让傅春胜为心理学的无限领域著迷。同时,傅春胜得心应手的应用心理学的理论与技术,帮助了千千万万来访者,让来访者获得自尊感与快乐,让他们更能適应社会,减缓焦虑、抑鬱,减少自杀念头。

   面对大陆改革开放、大量农民工离乡背井,投入大城市工业区的基层劳工的行列,心理调適出现了种种问题,求助管道又缺乏,加上临床心理工作者少之又少。於是,傅春胜在2005年相继创办了中科世纪心理培训学校、天津市良友心理諮询公司,並於2007年创办中科博爱北京心理医学研究院,迄今已培养了一千多位心理諮询师,同时,爭取政府同意报考心理諮询师执照,一併解决大陆心理諮询师的就业问题。

化灾为爱─以灾区为家
  2008年5月12日,大陆四川罕见大地震,近20万人死亡,丧失亲友的2百多万人痛不欲生。傅春胜第一位带领心理志愿者团队,深入伤亡最严重的北川县,首先看到的是漫山遍野的帐篷,大多从北川县逃出来的,30%的人有10人以上的丧亲,90%以上的人都歷经了一名以上直系亲属死亡。

  当时,帐篷里时常听到哭泣声,很多倖存者都不出门、不吃饭、不愿与人交流,大多想陪罹难的家人一起死去,有自杀倾向者极多,因合格心理学工作者数量有限,加上实务上,同理心不到位,刚开始也造成不少心理諮询师的挫折感与无力感。 傅春胜多面向作战,一方面安抚所有心理諮询师,成为所有心理諮询师的后盾;一方面以身作则,亲自指导心理諮询师作个案研究─妥当把个案辅导、团体辅导交叉运用。

  傅春胜带著500多名心理学志愿者,分工合作,深入每一个帐篷,关怀每位罹难者家属。傅春胜在每个帐篷中,从每位哭泣中听出许许多多感人又心痛的故事。其中,一位30岁左右的男士,家庭七人遇难,他的父母、岳父母、妻子、弟媳及女儿都在地震中离开了。特別是他发现自己七岁的女儿,被压在石板之下,被承重的楼板压在下面,虽然有武警官兵和医护人员奋力抢救,但因为上面还有高大的建筑,现场技术不足,经过三天二夜的奋战,最终没有挽回女儿的生命。在抢救的第二天中午,女儿看著自己的爸爸说:「爸爸我求求你把我救出来,等我长大以后我会好好的孝敬你。」爸爸听完此话痛苦万分,对女儿说:「你放心,爸爸会全力来救你,爸爸永远在你身边。」但这位心急如焚的爸爸还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眼睁睁的看著自己的女儿咽下最后一口气,从自己的身边离去。当傅春胜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更让傅春胜深深的感觉到灾区群众內心的痛苦,於是下定决心,一定整合所能整合的资源,全力以赴来帮助他们,为他们增加內心能量及权力,让他们好好的面对现实、接受自己,给未来一个希望,给自己一个希望。

立誓陪最后一位灾民挥別阴霾
  从国际研究看PTSD人群,亟需3年至5年的修復期─才能从创伤中走出来。所以,傅春胜立誓留在灾区至少五年,以灾区为家,效法地藏王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精神,从教育系统中培训生命教育示范学校,到活出希望社区的建立;从高危人群的强力密集辅导,到个別陪伴的送爱到家;让心理创伤者,一步一脚印,挥別阴霾,迎向阳光。

  傅春胜非常感恩妻子李梅英医师、女儿傅晓涵、儿子傅海博的认同与支持。尤其,傅春胜的宝贝女儿傅晓涵逢人就自豪的说:「我爸爸以灾区为家,让父母罹难者的孩子生活得好、学习得好!天天快乐!」傅晓涵不只以爸爸傅春胜奉献灾区为荣,而且更加感恩、更为用功,虽爸爸傅春胜不在身边,却不负众望,以第一名考上天津市一中,为爸爸傅春胜爭气,为继承爸爸傅春胜救助弱势─踏出了第一步。

  傅春胜更永远感恩台湾众多公益团体、无国界医师组织、香港大学、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等NGO,一一实现灾后心理援助专案,让自杀率慢慢归零,激励生命的能量到无限大,让大家找到生命的意义,挥別重重阴霾,重新活出生命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