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5屆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荆棘天使─尼泊尔 吉迈儿(Jhamak Kumari Ghimire)
荆棘天使─尼泊尔 吉迈儿(Jhamak Kumari Ghimire)
【用脚书写生命‧化荆棘为鲜花】



  尼泊尔脑麻女作家吉迈儿,一出生就罹患极重度脑性麻痺症,口不能说,手不能写,唯一沟通之道-是用脚趾夹笔写作,但她不仅克服失能障碍,还写出坚强、写出希望、写出爱,先后完成《坚定》、《我那燃烧的柴堆》、《人內心隱藏的战士》、《诺贝尔印象》、《不合时宜的信仰》、《珈玛‧吉迈儿诗作》等6本诗集,还有《死亡之后的到达》、《点点滴滴的忆想》、《窗幔,时间与人》、《鬼魅与深夜的恐惧》,而最近出炉的散文自传《生命是荆棘还是鲜花?》-荣获尼泊尔最崇高的「马丹普拉斯卡(Madan Puraskar)文学奖章」,轰动全球,英国广播公司BBC、美国CNN、日本NHK等都以头版专题报导,洞见吉迈儿过去卅年艰苦人生、无限可能的生命。

  最难能可贵的就是:吉迈儿不怨天、不尤人,独立自主、自立自强、克服一切障碍,用脚书写生命-自勉勉人,化荆棘为鲜花-活出希望,活出坚强,活出爱,不愧为「荆棘天使」。

  一笔一泪‧一字一血 吉迈儿於1980年7月6日,出生於尼泊尔东部最贫穷落后的丹库塔区农村,出生就罹患极重度脑性麻痺症,邻居亲友左一言、右一语,都劝吉迈儿父母放弃吉迈儿,甚至把吉迈儿丟进河里淹死。但是,天下父母心,吉迈儿的父母虽然力排众议,刚开始也无法完全接纳吉迈儿,更没有財力求助名医。却在祖母无微不至照顾下,爱孙心切揹著她四处求医,也揹著她四处求学,不但没有医院能医好她的病,而且没有学校同意她就读,因为她口不能说、手不能写,反而最能聆听,最爱听祖母、父母、姐姐、妹妹说故事。她从聆听故事中自学,用脚趾夹笔,一字一血、一笔一泪,先写出一个一个別人的生命故事,慢慢地写出一个一个自己的生命故事、写出一首一首自己的生命诗篇。

  吉迈儿和大家一样,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太多的选择:是否能健康平安出生?是否能在平顺的家庭成长?是否有良好的家风承袭?是否有伟大的家业继承?大家都无法选择何时生?生在何种家庭?大家也无法选择父母?更无法选择家庭中的兄弟姐妹? 但是,吉迈儿却能选择面对自己的人生,她不自怨自艾,她永不放弃、她坚持到底,她终於看到山谷芬芳的花朵盛开。

  大家可曾体验,吉迈儿曾经翻越有形无形的一重又一重荆棘山岭,她出生於尼泊尔东部丹库塔村穷困农家,没能上学受教,自学书写的方法,最特別-是她聆听姐姐、妹妹读书、父母说故事,一字一字、一句一句、一段一段、一篇一篇,吉迈儿为了练习用脚趾夹笔在地上写字,她写到脚趾受伤流血-一笔一泪、一字一血,还屡遭父母责打,原因是当地有迷信,在地上写字会招来噩运。

  但重重阻碍,並没有让吉迈儿灰心丧志,她反而愈挫愈勇,百折不挠、勇往直前,克服障碍、自立自强,超越障碍、有爱无碍,如今,已出版6本诗集、4本文集,也在报上撰写许多专栏,收入不仅可以自给自足,还能抚养全家;2011年9月3日贏得尼泊尔最高文学奖「马丹普拉斯卡文学奖章」,同时获颁2万尼泊尔卢比(约新台幣8000元)的奖金,足以维持全家一年的生活。

  天生我材必有用 吉迈儿的父亲克里什纳‧普拉萨德回忆说:吉迈儿七岁时,曾有邻居劝他-把她丟进河里淹死,那天他觉得非常难受,但今天则非常快乐,吉迈儿让一家人觉得光荣,也是尼泊尔之光,更是树立全球身心障碍者自立自强的典范。自1998年起,吉迈儿便常常荣获全国性及地区性各种奖项。

  尼泊尔著名小说家兼翻译家萨帕女士,非常盛讚吉迈儿的《生命是荆棘还是鲜花》等11本大作诗写生命、化诗为爱,都是生命诗篇,都是人间福音。尤其,吉迈儿儘管克服许许多多有形无形的障碍,却仍表达精简优雅,不带怨、也没有恨、更没有怜,堪称大块噫气,为宇宙与人类-发出天籟之声、天使之音。 吉迈儿一再表示:生命是荆棘?还是花朵?如同花朵在荆棘之间也能生成,並以绝妙的姿態绽放。生命,也似能在艰难与困苦中发光闪耀。

  人生无预期面临伤害与苦痛,或是歷经疼痛与煎熬。大家所求的是:安安稳稳过一生。但生命往往不是:以预期中平稳的步调缓缓踏过。 若生命永远都如此平稳,我们也不会体认到它的美好之处。正是因为人必须歷经一波又一波的疼痛与悲苦,大家才会尽所能爭取快乐与幸福。同样地,若花朵不是生长於荆棘之中,也许不会那般地美丽。对於吉迈儿来说,吉迈儿永远在疼楚与伤痛之中寻找出路,没有任何人能期望-平稳安定地过一生。每个人的一生,都有必须经歷的悲伤与快乐、痛楚与伤痕、曲曲折折、穿越困难走过艰辛─这种种体验,正使生命如绽放中的花朵耀眼迷人。 为更美好的未来奉献生命 吉迈儿接受英国广播公司专访,以下是吉迈儿的心路歷程:正因我必须克服艰难曲折的困境、跨越障碍与鸿沟,我才能体会到现阶段的生活有多么单纯、多么平易。並不是说:我不受到困惑与惊扰的纠缠,那是生而为人必须接受的命运,没有人能逃离。我也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因而存活下来。

  但我已来到不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奋斗的阶段,我不再需要为了这个目的多做挣扎。我所该做的,是为了他人而奉献。我若要奋斗,也该是为了达成这个理想。

  无论我的生命將是长或短,我將从此为我的社会、我的国家、我的宇宙活出有意义、有目的的一生。是的,我曾遭遇指控,说我是为了追求名利而选择执笔写作。但我所选择的作家生涯,绝非只为追求名利;也许,我是注定透过文字让自己饱足。 我到底有没有做出任何的牺牲与奉献?只有「时间」能替我证明一切。我不为自己作任何辩驳。即便我终將被审视质疑,我不畏惧承担评判的后果。

  我將我的生命交付未来的评断。我將生命奉献给那个未到的时代。我的生命,不再仅属於我自己。我所唯一忧心的,是我当前所能描绘的创作,绽放的方式是否为这个世代所期待、所想望我请求死亡不要嘲弄我、不要耻笑。我也恳求死亡不要来得太早,我还有太多太多想带给世人。

  让生命灿烂无比 吉迈儿接受美国CNN专访,以下是吉迈儿最后的告白:死亡降临的那天,也请別用信仰祝圣的寿衣-覆盖我冰冷的身躯,请別让寺庙住持-为我悼念祈福,请別燃起葬礼的火苗。 我也不愿將身躯供乌鸦与禿鹰啃食,我希望我的躯体由科学家们探究、实验,让他们为人们拓展医学的视野。

  我必须向於孕育我我母亲的子宫敬礼,那忍过阵痛给予我生命、一直陪伴著我走过一生的母亲。还有米娜,我的伴侣,没有她我不可能走过这一生。她从不为自己谋求些什么?反倒是受过了许多委屈,但从未对我有任何的埋怨──我的內心里对她一直是感激、崇敬的。

  除此之外,我想向所有其他人献上一把红玫瑰──无论是男性或是女性、熟识或陌生──所有努力不懈帮助我平顺走过一生的人。 就在今日,一位被社会所唾弃、所摒弃的单纯女孩,以作家的身分站在你们面前。

  过去將这条生命视如敝屣的人,我向你们宣示挑战──请告诉我,生命到底是一朵鲜花,抑或是一片荆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