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5屆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全盲冒险家─澳洲 杰拉德‧葛森斯(Mr. Gerrard Gosens)
全盲冒险家─澳洲 杰拉德‧葛森斯(Mr. Gerrard Gosens)
【化盲为爱‧挑战极限】

 
成功是一段旅程,而非终点。 ─杰拉德‧葛森斯

 

  现任澳洲亲善大使及视力协会特殊计画经理杰拉德‧葛森斯,先天性全盲,在飞行员父母无微不至呵护下,以第一名完成昆士兰科技大学新闻学士学位,先后担任昆士兰协助犬会地区经理、昆士兰残障奥运委员会国家计画主任、昆士兰皇家盲人基金会副执行长以及澳洲视力协会特殊计画经理等职,只为公益慈善、挑战生命极限:除代表澳洲参加世界田径锦標赛、残障奥运等屡获殊荣,还为筹募澳洲12万盲胞的服务与资源基金200万澳幣,杰拉德长期领导马拉松长跑、下海衝浪、与名人共舞、飞行1600哩、攀登圣母峰7300公尺第三营地……带动澳洲各界人士冒险做公益风潮,鼓舞全球身心障碍人士站起来、走出去,有爱无碍、自助助人,曾荣获澳洲十大杰出青年奖章、国际扶轮社闪耀奖章。由是,杰拉德活出勇气、挑战极限、化盲为爱、只为公益、不怕冒险,不愧为「全盲冒险家」。

2000公里慈善路跑
  杰拉德於1970年2月3日,出生於澳洲昆士兰,虽然父母都是视力极佳的飞行高手,他却因基因突变,上帝开了玩笑,先天性全盲。

  杰拉德从小就传承父母不服输、爱冒险的衣钵,总是跟著父母上山、下海、飞天。慢慢地,跑步上学成为杰拉德的专利。16岁时,杰拉德成为澳洲最年轻的导盲犬受辅者。他藉由使用具有语音输出功能的─笔记型电脑辅助学习,高中成绩名列前茅,也以最优异的成绩考进昆士兰大学,同时以全校第一名毕业,除了优秀的学业成绩之外,杰拉德的运动技能与成就,更是表现非凡。

  从1996年亚特兰大残障奥运,到2008年北京残障奥运,成为澳洲最杰出的奥运选手,除屡破澳洲长跑纪录,也多次荣获奥运殊荣。 杰拉德曾经让每位澳洲人引以为傲、讚誉他为澳洲之光的是:杰拉德克服所有障碍、挑战极限、化盲为爱,五度参加从凯恩斯到布里斯班距离2000公里的慈善路跑,带动澳洲慈善路跑风潮,也把慈善路跑从澳洲扩散到全球,包括宝岛台湾。

  杰拉德的长跑哲学是:「成功是一段路程,而非终点」。 杰拉德接受国际传媒专访时,总是开玩笑说:选择长跑运动,这一路跑来,常常撞上不少路標號誌,常常看不到终点、只有意志作伴,这正是全盲长跑者的考验与挑战。谁能跨越障碍?谁能超越恐惧?谁能坚持到底?谁就能荣获胜利。

1600公里公益飞行
  杰拉德为12万澳洲盲胞─筹募200万元澳幣的相关服务与资源基金,他发挥了从小耳濡目染父母飞行技术,成为澳洲「为见而飞」(Flight For Sight)公益活动主角,带领捐助者飞行造访了自库兰加他(Coolangatta)至凯恩斯等12个地方。

  最让澳洲全国民众津津乐道的是:杰拉德以全盲飞行员,为澳洲盲胞公益募款,竟然环绕飞行昆士兰1600公里,而安全降落於阳光海岸机场,澳洲全国同胞为他欢呼,也创下全盲飞行的金氏纪录。

  对於杰拉德来说,驾驶飞机稀鬆平常─只是他在进行这些公益活动时,是什么都看不见的。只有在他內心世界里─看见了爱、也感受到温暖、更推动了许许多多弱势者有尊严的荣获关怀与帮助。 杰拉德不害怕飞行,至於其他事情─只要有公益,一点点都不害怕。

  杰拉德逢人就说:「高空飞行,好处多多,至少就是不太容易撞到东西。」 杰拉德常常告诉国际传媒:他的飞行欲望,来自於都是飞行员的父母;他拒绝因为视力问题─放弃坐上飞机驾驶座的梦想。 杰拉德总是鼓励大家:「每个人都有障碍要克服,但与其被障碍所束缚,我们应该善加利用任何机会。」 杰拉德进一步表示:飞行本身就是冒险,也是挑战,更是机会,最重要的是为急需要帮助的人募款,还能体验空中翻越,测试重力达到2.6g的感觉……。 对於杰拉德而言,一切就在於懂得抓住机会,把握现在。他不讳言,曾经衝破各种暗藏的陷阱,曾经差一点丧命,都从未阻挠他挑战下一个大冒险。

  挑战攀登圣母峯 杰拉德从未被视障打败,他现在已成为同样全盲的女儿泰勒的最佳榜样。 和许多小女生一样,泰勒很崇拜杰拉德,这对冒险家父女薪火相传,泰勒除了遗传到爸爸的全盲,还遗传到爸爸的冒险精神和勇气,遗传到爸爸的爱心。

  杰拉德衝浪、长跑、开飞机,三度获选残障奥运代表队,屡获殊荣,更在2005年征战圣母峯,还差一点冻死,仍誓言再接再励─终將挑战成功。 但在1997年10月,泰勒出生的那一天,他发觉到了泰勒有严重的视力问题。得知噩梦成真时,爱女心切的杰拉德险些崩溃。

 「我们和医生都不清楚─视障遗传因素有多高。」杰拉德说道:「我们儿子乔丹,出生到现在完全没有视力问题。」泰勒出生时,医师也一度以为她完全健康。 「但当我伸手去抚摸她时,她抓住了我一只手指,拉到她自己面前。我心一沉,感到一阵晕眩,我虽然看不见,但我马上意识到她的眼睛有问题,隨后医师证明我的恐惧,我得抓住病床的扶栏,才没跌倒,我以为自己会晕过去。」 杰拉德和在布里斯班一所残障儿童特教中心当主管的妻子海瑟,一直渴望一个大家庭。但泰勒出生后,他们害怕孩子又遗传先天性失明,已放弃继续生育的念头。 泰勒从爸爸杰拉德那里遗传的:不只是视障,也有爸爸杰拉德不服输的个性、永不放弃的精神,杰拉德父女拥有特別的连结。

 「我想让她,以及全球年轻人,不论如何,人人都能克服障碍,人人都能达成梦想。」 「我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知道泰勒成长的过程中,会在大家都看得见的世界里─面对许许多多的挑战。」杰拉德斩钉截铁的说道。

  「为了让爱女泰勒,以及许许多多面临挑战的年轻人,知道他们一定能克服障碍、达成梦想,我不但与名人共舞,还多次挑战极限,攀登喜马拉雅山,虽然尚未登峰造极,但歷经2003年、2004年多次在圣母峰基地营魔鬼训练后,於2005年再重返圣母峰,已攻登超越圣母峰7300公尺的第三营地,我预定2013年七度挑战圣母峰,成为全球第一位先天全盲者登峰造极者。」

   泰勒认为:爸爸最伟大的地方,在於他勇於冒险。泰勒告诉专访的记者说:「我爸爸认为天下事,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观念与行动,真的很棒,爸爸永远是我的偶像。」 泰勒接著说:「我喜欢划船,也喜欢骑马,我请爸妈教我怎么骑脚踏车上学。等我长大,我想成为残奥骑师。」 杰拉德的专注力、坚强与坚持,凡事做到最好的毅力,让妻子在他们1987年初识时,即深受吸引。当时,他正在参加从凯恩斯到布里斯班的慈善路跑。 「我在街上把他拦下,告诉他:我真的很佩服他正在作的所有公益慈善工作。」她回忆道。

  「我没想到,我面对的会是这样一位有魅力又性感的男人,完全不是一般人想像中的盲人。我一直深爱著这个男人,从来没注意过他有任何不便。」 杰拉德的导盲犬「两岁的老大」(Chief),也是深受宠爱的家庭一份子。泰勒希望日后她也能拥有自己的导盲犬。 现在,杰拉德努力將自己父母给予的乐观冒险精神,传授给泰勒。 「我都会告诉她,出去试试看,如果骑脚踏车撞到围篱,那也无所谓,我就是这样一路走来。」杰拉德一再表示:「而且爱女泰勒会跟我一模一样:化盲为爱,挑战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