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全盲画家─黄靖茹
全盲画家─黄靖茹(Ching-Ju Huang)
【画破黑暗活出光明】

我相信我的求学经验,将会是一本活教材,带给日后的同学激励的作用。在我从小到大的生命过程中,
我一直在给自己突破自我的机会,虽然我受限于视力,但突破也是人生的必经之路。
——黄靖茹
 
画破黑暗˙活出光明

  大叶大学休闲事业管理学系硕士班二年级黄靖茹同学,因罹患青光眼,未及时开刀照护,以致视神经萎缩,到了小学六年级全盲,晴天霹雳,彩色欢乐童年,一夕沦为黑白孤星泪痕,自我封闭3年,幸遇新北市中平国中定向老师石桥珍、台北市立启明学校陈昭文开导义助,一字一泪痕从点出黑暗,到定向行动;一步一艰困,从画别自闭,到活用计算机;进而荣获全国身心障碍会长杯100公尺、200公尺、400公尺第一名,还有绘画、演讲、歌唱、羽球、英文朗诵等各种比赛冠军,先后荣获马英九市长、郝龙斌市长亲颁发模范生、市长奖鼓励与肯定。
  尤其,黄靖茹同学以优异成绩,完成大叶大学休闲管理学系学业后,随即以特优成绩考上硕士班。黄靖茹不但常利用课余,教导爱心服务社同学点字,而且也常利用寒暑假回母校台北市立启明学校,担任课辅志工,陪伴启明的学弟学妹画别自限、画别自卑,还不断鼓励大家,为更上一层楼做大学生涯规划,见证「天生我材必有用」。
  最难能可贵的是,黄靖茹勇于挑战、打破全盲的限制,立志成为全盲画家,画别寒冬,画破黑暗,进而带动盲人自助助人,跳脱按摩人生,全方位奋斗探险,彩绘人生,活出光明,不愧为「全盲画家」,从全球2341位热爱生命奖章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荣获周大观文教基金会「2015年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世界意外失色

  目前就读大叶大学休闲事业管理学系硕士班二年级的黄靖茹,小时候,跟同年龄的小孩一样,天真的嬉戏、构筑自己未来的梦想。这样光彩明亮的世界,伴随着靖茹直到小学六年级,之后她的视力渐渐退化,世界也越来越模糊了。
  某次无意间跌倒后,靖茹忽然丧失了视力。经过检查,发现眼睛了出现莫名的病变,确诊罹患了青光眼及视神经萎缩。从此之后,黑暗的世界笼罩着靖茹,伴着她度过每一个白天与黑夜。
  美丽多姿的世界,瞬间从靖茹的生命中抽离,也从家人安慰她的话语中-透露着无奈与失望,这些不安、负面的情绪,不断回荡在靖茹的耳边,无时无刻都让她感到无助及恐惧。此时,只有音乐能够抚平她脆弱寂寞的心灵。静茹在聆听绿钢琴的音乐时,也唱出生命乐章,藉此回归温暖与平静。

在黑暗中展开新的人生
  在轻柔的乐声中,靖茹总会想象自己漫步在海边,想起仍拥有视力时的自己,当时的她可以看清这世界的事物,可以笑着面对美好与丑陋的一切;而如今,她已失去了与世界沟通的一扇门,她想看见绿钢琴乐声中的绿意盎然,却发现眼前是一片黑暗。但是她没有被击垮,靖茹告诉自己,上帝关了一扇门,一定会为她开启另一扇窗,只要用心感受,就能用最纯粹的心灵来体验这个世界。
  抱持着这个信念,靖茹进入了新北市新庄区中平国中的资源班。在资源班,幸遇定向老师石桥珍满满的教育爱,让她在黑暗中重新认识自己,也帮助她重建生活,学习点字、定向行动、盲用计算机等等,开始了靖茹作为盲人的生涯。重新开始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它代表着是结束一段旧有、习惯的生活,靖茹没有选择逃避,而是张开双手,带着感恩拥抱一段崭新的旅途。
  靖茹一路上遇到许多贵人,同时也是因为她的谦卑,让她在接受他人的恩惠后,能将它们转化为自身前进的动力。靖茹难以忘记石桥珍老师对她的影响,石老师除了教会她盲人的基本生活能力,更利用下班时间帮靖茹温习功课,教导靖茹认识国字、阅读。石老师的陪伴让靖茹乐于学习,也让她有了不向困难阻碍低头的勇气与决心。
  国中毕业后,靖茹为了实现上大学的梦想,她进入台北市启明高中。启明高中的同学大多与靖茹一样是视障生,他们开朗的个性让靖茹迅速融入,彼此相互支持,和所有高中生一样,学习地理、历史、数学、英文等等课程。
 
在陪伴与挑战中名列前茅
  在启明学校的三年中,她参加了校内外大大小小的比赛,获得了全国身心障碍会长杯比赛100、200、400公尺第一名、校庆歌唱比赛创意奖、校内国台语演讲比赛第三名、全国视障国台语演讲第五名、校庆门球比赛第二名等等。靖茹回忆,在各个奖项中,让她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高一时从马英九市长手中接下模范生奖状,又在毕业典礼当天,从郝龙斌市长手中接下全国市长奖的肯定。当靖茹接下这些荣誉奖状时,她的心里燃起了更多勇气与斗志,并下定决心往这条路继续前进,相信自己未来会有更出色的表现。而昭文、翠玲老师的陪伴,是靖茹学习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动力。由于靖茹较晚开始学习点字,摸点字的速度比同学慢,常常依赖写国字。然而在做笔记时,往往会找不到笔记的正确位置。而翠玲老师总是站在靖茹身旁,用手带着靖茹的手,一笔一画的引导靖茹找到位置。靖茹的笔总会不小心划到翠玲老师的手,但老师丝毫不以为意,仍然以耐心、温暖的语气鼓励靖茹,让靖茹在学习的路上充满着支持与向前的勇气。
  靖茹高三时的室友,是一位高一的学妹刘玉玲,她除了视障之外还有听障,而且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全盲与全聋。靖茹与玉玲的沟通方式是在彼此的手掌按上点字,在这一来一往之间,即便看不见彼此的长相、听不见彼此的声音,她们仍然能够毫无障碍的沟通。在玉玲身上,靖茹看见了一个明亮清澈的心灵,与玉玲的相处让靖茹成为了一个理解别人需求的人,而靖茹也在师长的带领下,一步步走向更多彩的未来。
 
突破心理障碍,创造自己的价值
  高中毕业后,她考取了彰化的大叶大学。独自离开家乡台北,来到陌生的彰化,她感到既兴奋又紧张。大学是她从小憧憬的学习殿堂,然而对于盲生来说,适应环境需要花费一段时间。学校安排了一位定向老师林怡静老师,她每个礼拜从台北到彰化协助靖茹迅速的熟悉环境。怡静老师了解大一的靖茹,并不适应大学这如同现实社会缩影的运作模式,因此也常常陪伴与鼓励着靖茹,使她慢慢的不再感到恐惧与害怕。
  学校也为刚进入大学的靖茹,安排了两位学长作为伴读生──赖泓华学长和钟家宇学长,他们虽然领的是学校的工读费,但是在照顾上从不马虎。他们每天陪着靖茹去上课,将笔记整理成电子文件的形式给靖茹阅读,也常利用课后的时间陪靖茹做报告,带靖茹出去玩。最让靖茹感到温暖的是,两位学长不因为靖茹是视障而同情她,而是像对待一般人一样的对待靖茹,他们的尊重让靖茹非常感恩。
  而靖茹自己更是不愿意让失去视力-成为她人生的阻碍。大一参加管理学院的迎新活动时,她和所有人一样,体验了走钢索、垂降、滑降等山训活动,大三又与同学一同泛舟。当所有的师长、同学都认为这些活动对靖茹太危险,而极力阻止她时,靖茹一一完成这些不可能的任务,用行动消除了所有人的顾虑。靖茹为自己能够突破障碍感到开心,也让她体会到:所有的「不能」只是自己给自己的限制,尚未尝试之前就认定自己不能,只会让过去和未来徒留遗憾,面对挑战,她要做的就是迎接它。
  难能可贵的是,这种不放弃的精神并不是三分钟热度,也不是贪玩。从就读启明高中时开始,靖茹积极的参与班级事务和学校活动,高中时,在昭文老师的鼓励下,靖茹与一名学弟林昊恩,在各种场合担任司仪、主持人。在主持的过程中,他们一起学习规划活动与如何带动气氛、培养彼此间的默契。在活动中,靖茹一次又一次的开发自己的才能,也间接使她在大学时确立了自己未来的方向。
  靖茹就读的管理学院大一、大二是不分科系的,她大胆的探索自己的兴趣与能力,也认真读书,带着全班第二名的成绩升上大三,选择进入休闲事业管理学系就读。从高中到大学,她从不曾间断在自己所热爱的领域钻研知识的热情。
 
走过,才知道得来不易,也学会了付出
  靖茹除了学习,也学会了付出,她在班上教导同学使用点字,双向的沟通,增进了她与同学之间的理解与尊重。她也自愿回到启明学校担任课辅志工,除了为学生补习功课,也以自身成功的例子,告诉眼睛看不见的孩子,人生的选择权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眼盲但是心不可以盲。失去光明的人,不应该被贴上「不能」的标签,而唯有不画地自限才能够走出局限。
  靖茹走过了失去光明的黑暗期,迎接了人生中崭新的风景。她相信自己的求学经验,将会是一本活教材,能够带给和她有同样遭遇的同学激励的作用。
 
  回首靖茹从小到大的生命过程,她不断的赋予自己突破自我的机会,她深信机会是自己创造的。虽然受限于视力,但是突破,也是她人生的必经之路。在失败与重新站起来之间,她要告诉所有人:梦想是建立在想象与执行中,不要因挫折,就受限于压力之中。反而是要奋发向上学会与挫折相处,虽然挫折感会带来痛苦和不安;然而一旦突破了它,将永远成为生命中最美丽的插曲。也因为这样,才能够更上一层楼。也不要因先天上的缺陷,而为自己贴上标签;更不要把自己的障碍挂在嘴边当借口,就认为自己什么都不会。靖茹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启明学校的学弟妹,其实我们跟一般人没有什么不一样。例如,在班上,靖茹和所有同学一样轮流担任值日生,然而当她要擦黑板时,她是看不见黑板上哪里有字的,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她做这份工作。她只要花比一般人多一点的时间,一次一次的用直线刷黑板,她就能够完成和明眼人一样的工作。靖茹说:「我们只是先天上比别人不足,但靠后天的努力学习,也能像一般人一样去追寻属于自己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