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瘫痪油漆师父─陈国隆
瘫痪油漆师父─陈国隆(Kuo-Lung Chen)
【化油漆为希望独创帽子沙画】

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把握当下,好好照顾自己,不让一路以来支持、关心我的人失望!
——陈国隆

起伏人生‧画出不凡
  陈国隆(Kuo-Lung Chen),台中市身障艺术家。小学五年级时遭逢家庭变故,不得不当童工半工半读,一肩扛起家计,33岁那年,他从高楼鹰架上跌落,造成脊髓严重损伤,10年10次大手术,仍回天乏术,因而下半身瘫痪,从此只靠轮椅行动,一度陷入负面情绪无法自拔。
但在看见同为身障人士的伤友,能克服自身心魔,服务其他伤友的事迹激励下,他开始振作。陈国隆曾在中华民国脊髓损伤者协会担任秘书,四处奔走帮助其他伤友。
  但在大环境的转变下,陈国隆又再次失业。第二次面临人生低潮的他,意外地,被拉去参加台中市脊髓损伤者协会开设的绘画班,抱着抒发心情的想法,开始学习油画,却画出兴趣,并得到油画名师阮丽英老师的肯定与指导,崭露头角。
  作画配色也从最初的阴暗色调,转为明亮饱满,用色的转变象征他已走出人生低潮,自信面对人生。
  由是,陈国隆化碍为画,独创帽子沙画,带动人间一道一道光彩,还兼任脊髓损伤协会秘书,而乘坐电动轮椅四处奔走,持续义助伤友,画别伤痛,绘出希望,不愧为「瘫痪油漆师父」,从全球2341位热爱生命奖章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荣获周大观文教基金会「2015年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油漆童工‧困顿人生

  陈国隆,台中人,1956年出生。陈国隆的童年不如一般人童年快乐,因为父亲生意失败,酗酒度日,陈国隆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一直到国中毕业,就过着小童工的生活,骑着脚踏车随油漆师父四处接案打工,一肩扛起贴补家计。
  直到当兵时,父亲过世,退伍后顺利娶妻生子,眼看幸福快乐的日来临,命运之却又和他开了个玩笑。1989,一场严重的工安意外,不但断了锁骨、肋骨,连脊椎T7段也全碎了。随然历经8小时的手术,又昏迷了两天,仍无法改变下半身瘫痪,终身以轮椅代步。
然而,憾事不止于此,在第一次为治疗伤后并发褥疮时,妻子不堪照顾劳累,带着孩子离他而去。
  一连串的挫折,让陈国隆尝尽生命无常与人情冷暖,使他意志消沈。一直到陈国隆遇到一位同样半身瘫痪的女士,她却能勇敢面对自身的残缺,骑着车四处去探访、帮助伤友,此情此景,激励了陈国隆要走出低潮。
 
重新奋起‧自助助人
  陈国隆开始到台中伊甸基金会学习计算机,结业后,再向就业服务站寻求工作机会,顺利在半年后录取水利署的临时工。陈国隆至今都很感恩水利署的同事,能体谅他的行动不便,在工作上给予他很多包容予协助。陈国隆也在下班时,回馈伤友,到复健医院探访伤友,以自己的故事鼓舞伤友一起走出人生困境。
  陈国隆热诚助人的心,更获得中华民国脊髓损伤者协会前理事长林进兴先生的肯定,当时林进兴先生正为成立桃园庇护中心四处奔走,他特别聘任陈国隆担任协会秘书,协助处理会务。陈国隆在工作上任劳任怨,也竭尽心力辅导个案,帮助需多破碎的家庭安置与重建。
  例如,一对住在彰化的谢姓夫妻,因一场严重的车祸,谢太太当场死亡,而谢先生则四肢瘫痪,遗留下三名稚子,亲友也无力收留抚养,境况令人心酸。但在陈国隆先生的奔走下,谢先生终于在台北的赡养院落脚,三名孩子也被安置到台中育幼院。陈国隆还于来年,安排三个孩子北上与父亲相会,令人津津乐道。
  就这样,陈国隆尽心尽力协助伤友走出伤痛,北至新竹、南迄嘉义,都有陈国隆的足迹,小至协助伤友申请辅具补助,大到鼓励伤友重建信心,都因自己过来人的身份,更能感同身受,热诚服务,也更能以同理心安慰伤友,帮助他们再次站起来,当时陈国隆帮助过得伤友已超过千人。
 
再次失业‧化碍为画
  看似新人生已顺遂开展,但命运之神又再次考验陈国隆。由于各县市相继成立相关脊髓损伤者的社团法人,协会的经费与业务量不如以往,陈国隆也被裁撤。此时,陈国隆的两个孩子又回到他的身边给他抚养,为了家计,陈国隆先回到水利署当临时工,后又转开出租车。天不不从人愿,开出租车未但没有改善经济,陈国隆反而因为长时间开车,导致褥疮恶化,10年内动了10次手术,仍复原无望。而两名孩子也再次离开陈国隆,回到前妻那里,双重打击令他几乎绝望。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困顿之时,陈国隆再次遇到贵人——台中市脊髓损伤者协会的总干事柯坤男先生。柯坤男先生不时探访陈国隆,并给予关怀,还邀他参加协会举办的油画创作班课程。对于童年曾是油漆工的陈国隆来说,抱着藉画纾压,而且自认油画只是将大把的油漆刷换成小支的画笔,展演处只是从墙面变成画纸,开始投入绘画的世界。
  在学画得过程中,陈国隆先从模仿画学起,并从图书馆找很多数据,先体会画家是如何将自己的感受与意念呈现在画作上。他也在恩师阮丽英老师的指导下,在油画绘画技巧有明显提升。他曾自嘲的说,自己不是天才,在「心灵捕手」画作完成前,每幅作品都被阮老师嫌,但也靠着阮老师一直嫌,才能更督促自己更努力提升创作。
 
用画说心路‧独创帽子沙画

  陈国隆创作的动机,主要是把过往压抑的情绪,透过画笔宣泄出来,将回忆与创作行为重迭,直接呈现主体的情绪,如在作品中他透过胆怯的小猫踏出畏缩的脚步,以疑惑的眼神凝视着外界,表达出自己试图走出封闭角落,产生胆怯与自我怀疑。陈国隆更藉由绘画时的一笔一画中,抹平过去不顺遂的伤痕,抒发内心压抑许久的痛苦。
  近几年,陈国隆不但独创帽子沙画,还在2008年,获得国际身心障碍者日有爱无碍、平等最high倡导活动「圆梦天使」绘画比赛第一名。2010年时,台中市脊髓损伤者协会要汰换老旧的复康巴士,拜托会员们赠物品义卖筹款,陈国隆大方捐出一幅「心灵投手」油画,经阮丽英定价为10万,是当时该会收到价格最高的义卖品。
  虽然,陈国隆到画廊看展,因为他身障坐着电动轮椅的缘故,常被画廊人员误以为是要来行乞,赶他出去,令他哭笑不得。但他并不气馁与方弃,因为创作时,他感觉自己像是个心灵设计师,能将自己内心的意象尽情地挥洒。更大的转变是,陈国隆作画配色也从最初的阴暗色调,转为明亮饱满,用色的转变象征他以走出人生低潮,自信面对人生。所以,他会继续坚持下去,开创自己的绘画人生,绘出希望,鼓舞更多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