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重生山林之子─黄忠仁
重生山林之子─黄忠仁(Chung-Jen Huang)
【画别自杀瘫痪重生】

我花了许多时间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只要对生命不放弃的人,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彩色人生。
——黄忠仁
 
救溺成功‧自陷瘫痪
  黄忠仁(Chung-Jen Huang)出生在花莲玉里的阿美族部落,原本应该过着平凡的军人生活,但是,22岁那年,一切都变了调。
  一次部队海训的日子,因见有人溺水,他奋不顾身下水救人,但因当日海象不佳,海面波涛汹涌,终至身体疲累,救人成功后,反而让他自己陷于溺水险境,最后虽被救起,但下半身已重瘫,双手功能亦受损,严重影响生活自理。
 
走出8次自杀阴霾
  忠仁心里充满绝望与无助,他唯一想到的方式,就是-结束自己的生命。一次又一次的,忠仁尝试不同方式的自杀,但是一次又一次的遇到贵人帮忙,而不死。8次的自杀,让他得到一个结论-自杀不能解决问题!而且会使身旁的人伤心。
  而在医院复健的日子,他曾无意间看到静思语的一句话-「不要小看自己,因为人有无限可能。」
  在友人的鼓励下,他开始学习作画,也开始接触人群。但是,母亲离开人世,他失去了学画的动机。
 
画中有信望爱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圣嘉民启智赡养中心的孩子在作画,心中大为感动。赡养中心的孩子都是中重度以上智能障碍的孩子,但是那一天,忠仁看到孩子吃力的画着,用画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虽然说过程是拙劣的,但是孩子还是热情的一笔一笔的画着。
  赡养中心的孩子的这些动作,触动了忠仁的心,忠仁觉得他比这些孩子还要能够表达,为什么他要放弃作画呢?
  经过多人的鼓励及自身的反省,忠仁开发出绘画的天份及才能,以自身经历鼓励有共同处境的朋友-拥有信望爱。
 
画出一片天
  由是,忠仁用绘画找到一片天,发挥所长,除为圣嘉民老人长期照顾中心住民筹募复康巴士,义卖画作,自助助人,传递希望,散播爱!其信望爱的助人精神,感动千千万万人,不愧为「重生山林之子」,从全球2341位热爱生命奖章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荣获周大观文教基金会「2015年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点火燃烧」的山林之子
  黄忠仁1966年在春日部落原称织罗(Ceroh),Ceroh为阿美语「点火燃烧」之意。
  位于花莲县玉里镇春日里(当地人称「河东」或「河背」)出生。在四男四女的排序中,忠仁位居老五,天天跟着哥哥姐姐在山林探险,部落不大却是他奇幻世界。
  村里的族人、部落中的邻家的兄姐教导中,惟有忠仁山林知识最丰富;采摘山珍野味,是绝对必需修习的课程,向鸟兽虫鱼探寻生命的态样,是基础的生命学分。
  在春日部落里的忠仁,是一个颗初探绿芽的新绿,活跃的生命力,彷佛是一经点火-会熊熊燃烧旺盛火苗。
 
摆荡在梦想与现实之间
  那个年代,正值「红叶少棒」的兴起,每个青年都有着一样的梦想,希望有天可以成为棒球国手,为国争光。
  当然,忠仁也不例外,就读玉东国中时,每天的挥洒汗水,不断的挥棒、跑垒…,朝自己梦想前进,也希望能够扬名海内外,为小小的山村尽一些心力…。
  但是,现实跟梦想总有所区别。
  国中毕业后,因为家中经济的不允许,忠仁选择了陆军第一士官学校就读,下部队后被编派到苗栗服役。
  部队的生活与昔日的山林生活,有着截然不同的氛围,三年的军旅生活,忠仁体验了服从与纪律的日子,生活也是千篇一律的「雄壮、威武……」。
 
恶浪余生
  或许生命旅程之所以精彩,就在于旅程中不经意处转弯。
  一个寻常的海训的日子,跟着部队的安排,在通霄的海边,接受训练,努力的学习如何成为海中的蛟龙。
  或许因为是山中长大的孩子,身体充满了运动因子,对于忠仁来说,游泳只是雕虫小技,正当觉得枯燥无味的时候,忠仁耳边传来了:「有人溺水了!」
  忠仁完全不假思索的跳下海,奋力的游、奋力的游…,只有使出全身奶力-救起溺水者并往岸边推,自己却陷入漩涡中,甚至什么时候失去了记忆,也不晓得。
 
只有颈部以上还活着
  当忠仁张开眼睛,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时候,他的眼前只存在白色的天花板和床边吵杂的机器声。
  因为自己无法顺利呼吸,只能靠着机器帮助他喘息。
  一条管子硬生生地从咽喉插入气管,下半身已丧失知觉,双手还被约束,忠仁的心彷佛被撕裂般痛苦不堪…。
  原本平凡的生活,起了变化,差点吞噬忠仁的浪涛,也让忠仁的人生彻底转弯。
  整整六年的时间,忠仁住在三军总医院里,忠仁觉得自己的人生只有病房里惨白的颜色和绝望的深沉黑。
 
8次绝望无助的挣扎
  躺在病床上,哪里都不能去,这完全跟忠仁的个性相违背的。身为「山林之子」,内心中充满热血与冲动,躺在病床上的生活,让他痛不欲生。
  然而,忠仁心里是既绝望又无助的,唯一想到的就是结束自己的人生。
  第一次想以拔管方式挥别黑白人生,却被机警的护士救回。
  第二次撞墙也「不幸」被救回。
  第三次、第四次……,忠仁尝试了各种方式,一直到第七次都没有成功。
  第八次,忠仁狠心骗了妈妈,说自己睡不好需要吃安眠药助睡,请妈妈想办法弄一瓶安眠药。其实忠仁是想用安眠药结束痛苦的人生,吞了20几颗安眠药,家里却没有人知道。
  但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嫁到外地的大姐,刚好在第二天早上回家,发现了忠仁怎么都叫不醒,紧急送到玉里荣民医院急救。
 
心念一转,忧郁蓝变成慈济蓝
  服药过量的忠仁,因为持续一个星期的高烧不退,最后转诊到慈济医院。
  忠仁始终感激慈济医疗团队,整整三个月用心的治疗,加上贴心的关怀。
  忧郁的心是深蓝色、死寂的安眠药是白色、绝望的人生是深沉的死黑,这是忠仁对于色彩原本的认知。
  但是,由于慈济师兄、师姐的关心,忠仁认识了一种叫做「慈济蓝」的漂亮颜色,他终于明白,原来蓝色也可以不代表忧郁。
 
母亲过世,顿失习画动机
  安置在丸山疗养院后的忠仁,朋友请了宜兰当地有名的画家沈冬隆老师,来到疗养院教导忠仁习画。
  然而,一段时间的懒散以后,忠仁学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不像之前那样有兴趣。沈老师要他做的功课,他常常积到下个星期沈老师来之前,才随便画画,甚至根本没有动笔,光等沈老师来。
  断断续续的,忠仁学画学了半年,有一天,天气很冷,疗养院的工作人员一早来喊忠仁,说有电话找他。当时他本来不愿意离开温暖被窝听电话的,但是工作人员一直喊,说是很紧急的事情,忠仁勉为其难接过电话,打电话来的是家人,家里的人说:「母亲过世了!」
  忠仁的母亲过世了,母亲是忠仁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人。
  忠仁甚至这么说,他想要学画,有很大的程度是因为母亲。
  他觉得,母亲的几个儿子,往生的往生,受伤的受伤,一直都在为子女操心着。
  尤其忠仁认为,敏感且感性的他,和母亲最亲了,母亲是最关爱他的人。在疗养院的期间,其他兄弟姊妹几乎没来看过他,只有母亲不时会拎着补品,千里迢迢的坐火车来看他,给他进补。
  他想要让他的母亲感觉到,这个孩子虽然身体不好,但是还是可以很有用的。
  现在,母亲走了,他彷佛就更没有了学画的动机,因为,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再也看不到他的画了。
 
看启智中心孩子作画,重拾热情
  日子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过去。
  忠仁又坐着他的电动轮椅车四处游走,到了山下的圣嘉民启智赡养中心,中心收容的,都是中重度以上智能障碍的孩子。
  正好,那一天,中心的孩子也在画画,忠仁看着这些孩子吃力的画着,用画笔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即使表达的过程是拙劣的、在旁人眼中是幼稚的,这些孩子还是热情的在一笔一笔的画着。
  忠仁在旁边看着、看着,他突然有一种激动,这些智能障碍的孩子都可以这么努力的做画,他比他们还要能够表达,为什么?为什么他放弃努力去作画?
  回到疗养院,忠仁开始全力做画,他的灵感像丰沛的泉水一样涌出来,一幅又一幅的作品完成,他像着了魔似地画,半年内画了三十几幅作品,这时沈冬隆老师曾经回来过,沈老师甚至不敢相信那样的量和那样的程度,会是忠仁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达得到的。
 
由晦暗转彩色的生命调色盘

  忠仁知道,他今天可以活下来,可以因为恢复肢体的功能,而更有尊严,这完全是不知道多少人的关爱,和努力的结果。
  因为身旁的人,给了他包容与鼓励,让他的生命由灰黑转为彩色的生命调色盘。从临摩梵高的画开始,忠仁渐渐领略到,他的人生除了灰暗的颜色之外还可以有红、橙、黄、绿。
  这个过程,并非如大家所想的这么平顺,完全没有挫折,然而忠仁尝试:从这些生命的转折中走出来,他对自己有期待,他知道接受大家的帮助是短暂的!一旦他有能力,他要以他的生命经验和画作,感动和帮助更多的人。
  自此绘画创作,是忠仁每天早上张开眼睛之后,最快乐的一件事。
  没有这些痛苦、挫折,乃至于无数的起伏,忠仁的画作里,不可能绽放出那样的热情。
 
重新活过来的彩色人生
  当年忠仁有「百折不挠」的寻死勇气,现在他仍有无比的勇气,但目标:是让自己活得更有活力,生命更丰饶。
  忠仁那一年,不仅救活了一个人;然而现在,自己又重新活了一次,相信能用画,救活千千万万人。
  这一路走来,从玉里到慈济医院,从慈济医院到宜兰冬山的丸山疗养院,每一个每一个朋友给他的陪伴、关爱、支持与鼓励,他只能活得更精彩来表达感谢,努力认真的彩绘,画出自信、画出希望、画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