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环保教母─达琳‧凯茱
环保教母─达琳凯茱(Darlene Keju)
【揭发核害守护健康】
 

千万不要害怕,我们必须度过强劲的海流,才能到达下一个岛屿。
─达琳‧凯茱

岛屿发声•揭发核害
  达琳是有目标的冒险家。一个坚信要正面迎接挑战的人,她是小区发展的先驱,发扬了潜在而细微,永远守护文化和信仰,却成为国际当权者美国的眼中钉。
  1951年,达琳‧凯茱出生于马绍尔群岛的宜百岛(Ebeye Island),经历过美国政府在1946年到1968年间,所进行的67场核武试爆。然而,和多数马绍尔群岛的居民一样,达琳有长达数十年的时间,对于核武在他们身上造成的伤害一无所悉。直到27岁来到了美国求学,才一点一滴的挖掘出真相,此后她用生命抗拒美国的压力,并无所畏惧的站上世界舞台,向世人揭露被美国政府刻意隐藏的核试伤害。
  作为马绍尔第一位取得公共卫生硕士学位的女性,达琳•凯茱不只向外发声,她更进一步把在美国所学的公共卫生专业带回家乡,向一岛一岛居民们推广公共卫生、健康的观念,也强化了岛屿小区居民的文化认同,让迷途犯错的孩子找到归属感。
  由达琳•凯茱创办的国际非政府组织—青年健康伙伴(Youth to Youth in Health),正是她活出爱的延续,在她因癌症病世的十八年后,至今仍然以同样积极、富有文化内涵的正面能量,持续为马绍尔群岛的年轻人提供保健服务及领导训练计划,号召大家永续揭发核害、号召大家永续守护健康、号召大家永续活出希望,不愧为「环保教母」,从全球2341位热爱生命奖章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荣获周大观文教基金会「2015年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太平洋上的珍珠蒙难
  达琳的父母,在美军飞弹测试基地旁的小岛上,经营一间小商店,从小在一个自信、有话直说的环境中成长,培养了达琳勇于冒险患难的精神。中学时,她的父亲送她到夏威夷,和一个美国接待家庭一起生活、读书。
  之后,她决心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到美国夏威夷大学攻读公共卫生学硕士,这对保守的小岛居民来说,实在难以想象。
  1979年,达琳利用夏威夷大学的暑假,搭乘客货二用船来到群岛北方的拉塔克礁链(Ratak Chain of islands),她在这些群岛中旅行,访问岛上的居民,了解核武试爆对于岛民的影响。当时,美国政府刻意隐藏了这个礁链受到辐射影响的事实。由于它并不属于美国公开承认的四个受辐射影响的环礁,岛上的人民缺乏健康以及环境计划。
  达琳访问的妇女们告诉她,有许多流产的胎儿形体,看起来就像水母或一串葡萄。这些田野调查,证明了美国政府掩盖的事实真相—居民的身体和心灵受到的影响远超过世人所知道的。
  达琳知道自己是第一位搜集到—核武实验幸存者证词的马绍尔人,她不能袖手旁观。因为美国政府对危害轻描淡写,并且否认辐射落尘会四处飘散,也没有对于辐射落尘产生的相关问题—包括对畸形儿进行大范围的研究,而使得问题更加严重。
  她在1983年的公共卫生硕士的论文中,谈到1979年这趟岛屿旅程,并揭露了受到核武实验辐射落尘污染的范围,其实远比美国政府所承认的四座岛要多得多。她要求美国政府将其所进行的67次核武实验,所造成的辐射污染摊在世人面前,并且为数千位在1950年代暴露在辐射污染下,却没有获得相关检查、或医疗照顾的人争取该有的权利。
  然而,她的成果得到了正反两极的评价,当她带着马绍尔群岛第一个女性公共卫生硕士学位回到家乡求职,政府竟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决定任用她为卫生部的家庭计划活动处副处长。政府给她的低薪,也表明了她勇于表达意见的表现,并不受到当权者的欢迎。
  即便如此,这位有见识、自信而充满生命力的女性,并不受到打击,她将自己视为冒险开辟新天地的先驱,持续的为马绍尔群岛的居民建立卫生保健的观念。
 
马绍尔女孩,向世界发声
  由于达琳为马绍尔核武实验幸存者发声,她在1983年获邀于加拿大温哥华每七到八年举行一次的普世教会协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的集会中演讲,谈论太平洋群岛的现况。出席这场集会的人士包含了世界各地的宗教领袖。这场演讲使与会人士与世界的媒体为之惊艳,却也惹恼了美国,美国派驻在马绍尔群岛的大使公开谴责她的演说内容,马绍尔政府也不乐见与美国签订的协议受到批评。
  德国新教教会及宣教协会(Association of Protestant Churches and Missions in Germany) 的艾克哈德吉施普牧师(Ekkehard Zipser)说:「达琳在1983年于温哥华的普世教会协会集会中所发表的演讲,擦亮了世人的眼睛,特别是让教会的人知道马绍尔以及太平洋上的居民,因核武实验所受到的苦难。欧洲人对于太平洋地区的认知,在此演说后才真正觉醒。」
  之后,马绍尔夸贾林环礁的地方政府议会—做出1996-71号决议表扬达琳项目,当中提到:「达琳•凯茱的成年生涯中,不单只是位直言批判美国在马绍尔所进行的核武实验后遗症的人,同时也是要求美国政府完全揭露核武实验—对于马绍尔居民健康所造成的影响的坚毅倡导者。」
 
无畏的心灵捕手,找回失落的文化
  1984年,带着美国夏威夷大学公共卫生硕士学位回到故乡马绍尔的达琳,领着政府提供的微薄薪水,担任卫生部的家庭计划活动处副处长。家庭计划影响的层面涵盖了整个家庭的健康、工作机会、经济及教育等,却是预防医学中被忽略的一块。她在这个职位上尝试推动家庭计划,包括利用电台广播宣传,但是这些措施并没有吸引太多的关注。
  定居在马朱罗(Majuro)的第一个新年,达琳和旧时的亲友们重聚,她发想出了一个长远的计划,为未来奠定基础。她找回了马绍尔在现代社会中消失的传统—组了一个团体为家人及朋友歌唱,从午夜一直到新年的第一道曙光出现。
  这个活动背后有个深刻的意义—年轻人学会了母语。年长者教导他们马绍尔人传承了好几代,让濒临消失危机的传统舞蹈及歌曲复活,年轻人在公众面前表演音乐及舞蹈,进而获得领导经验。透过练习及表演,年轻人找回自信心,也更了解自身所处的小区。
  她开始将小区和她的保健业务结合。人们很快就看到年轻人、文化、音乐、舞蹈和戏剧—如何促进小区居民健康,以及这些元素在改善家庭幸福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在城市居民的眼中,对于年轻人有个不好的印象—他们是酒鬼、中辍生、婴儿制造工厂以及许许多多的轻生者。达琳的小型青年团体开始改变,颠覆了那些过去对于年轻人有着负面想法的大人观点。许多人开始表达出,以自己家中参与乐团的年轻人为荣的态度。
  在这当中,达琳找到了马绍尔人与西化取得平衡的方法—无论他们面临的是核武实验议题、或是小区的社会结构的改变,马绍尔人必须实践他们的文化,并且以获取新知识为基础,强化他们的自尊心以及自我认同感。
 
号召青年注入小区活力,保健议题在小区扎根

  达琳将1984年的成功发想,转化为更具有组织性与发展性的团体。1986年她成立了第一个青年健康伙伴的正规训练课程—为期两周的「青年健康领导研习营」(Youth Health Leadership Seminar)。第一周的讨论焦点从经由性行为传染的疾病、家庭计划、自杀防治到酗酒,年轻人的自尊及文化认同也是他们关注的议题;第二周则给予参与的年轻人机会,针对他们在第一周所获得的知识作一连串的回馈:幻灯片、小短剧、木偶剧,以及针对不同主题所做的海报。
  这项训练是要让年轻人呈现所学的东西来做为总结。这也突破了岛上所有人的认知,因为在过去没有人会讨论这些问题,但如今年轻人热切的讨论,提出各种想法,整个研习营互动热烈异常。
  研习营的结业式上,参与者要准备九十分钟的健康节目,在家人、朋友及研习营的讲师面前呈献。达琳投入很多心力—组织研习营、主持许多的场次、利用各种方式让参与者激发他们的自信心,并且掌握闭幕式大小事情。
  达琳和年轻人们不确定他们大胆讨论—多项被视为禁忌的健康议题,是否会吓坏台下的成年听众,这对达琳而言是很大的赌注。她冒这个险,是为了要让那些存疑的保健工作人员知道,这是个能够成功传递健康讯息,并且为小区带来改变的模式。她也藉由让年轻人,有能力直接向小区谈论健康及社会问题,来放手一搏。这比全球的健康专家呼吁「青春期保健」是重要的范畴,还要早了几十年。
  受训人员的父母亲、亲戚朋友们都参加了闭幕式,虽然设备老旧,但汽球以及五颜六色的保健海报,为整个场地带来了节庆气氛。在那个晚上之前,观众心里有不同程度的期待,但没有人想得到这群年轻人会带来这么有活力、成熟且具有娱乐效果的表演。
  其中一个表演是关于酗酒、以及对于小孩疏于照顾的家庭问题的短剧,它提供现场的成人,一个审视年轻人经验的机会;另一演说,则是提供有关岛上食物和良好的营养的观念;活泼的音乐和歌词,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乐意了解避孕方法,以及它如何改善他们的生活;在一张画着拥挤的岛屿的海报旁边,有二个年轻人谈到—人口爆炸的问题,他们谈到人们实行家庭计划,并降低人口成长的迫切性。
  他们当中大多数的人,从来没有这么直接地—面对这些健康及小区问题,许多人都说,他们的小孩在结业式的表演中,看起来是个不同的人。
 
长期关注,健康永续

  达琳继续强化青年健康伙伴、以及和卫生部之间的合作。1986年开始,青年健康领导研习营每年都会纳入一组二至三十岁的年轻人。达琳开始将计划的范围,从马朱罗扩展到到第二大城市宜百,然后再到更远的外岛地区。到了80年代末期,她每年都会主持二次的青年健康领导研习营。1989年,青年健康伙伴,正式取得马绍尔非营利组织的执照,开始接受第一批捐款,来支持扩大小区健康计划,从完全由志工组成的组织,变成年预算近四十万美元,且有着十几位全职员工和许多捐助者的非政府组织。面包救世 (Bread for the World)、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Fund)、普世教会协会等组织,因为认同其成就及重要的目标,而开始和达琳及青年健康伙伴合作。
  尔后,达琳将焦点放在培养基本预防医学照顾上。长期以来从事医疗照护工作的人员,接受训练之后各自回到小岛上从事治疗工作,但是却缺乏预防医学的基本认识。为了达成这个目标,达琳开始对外岛上从事保健工作的人进行许多的训练及复训,并且定期到偏远小区进行后续追踪,以发展及推行小区保健的主要活动。
 
扩大永续发展的在地化扎根工作
  达琳另一项在马绍尔的创举是:将商业发展与外岛的青年健康伙伴活动相结合。这个构想大大超出了健康计划的范畴。
  青年健康伙伴,在其他岛屿的分部,偶尔会用船只运送手工艺品及当地食物到马朱罗,达琳看到这些小岛居民,引以为傲地传统食物和充满文化内涵的艺术品,她也看到了它们带来收入的潜力。岛上有着未曾开发的经济潜力,而它之所以未开发,主要是因为:人们在等待政府采取行动,但政府没有能力或是没有动力去维持,外岛的生活无可避免地愈来愈难捱。
  于是,达琳便着手计划,为外岛的女性开办一系列自给自足的训练,让保健助理员的太太及分部的年轻女性成员,有能力负责管理岛上的活动营收,包括簿记、会计以及出纳、负责销售,及在岛上训练人员等当地妇女鲜少会有的能力。而青年健康伙伴的活动,也越来越全方位,包括收入倍增计划、青年领导、保健助理基本健康训练、女性商业工作坊、学校及小区健推广计划、门诊服务以及体育活动等。
  1995年时,有四座外岛,争相加入青年健康伙伴的行列,于是他们将外岛的分部,从十六个增加到二十个—超过有人居住的岛屿数量的四分之一。保健助理们,有决心成为受到认可的青年健康伙伴分部,他们让地方政府议会通过决议,支持他们的分部,并且举办青年活动展现他们的使命感。
 
与癌症赛跑,为外岛拼命
  达琳是直系亲属中第三个罹患乳癌的人。第一位是她的父亲,在1980年代末期,于六十八岁时被诊断出罹患男性罕见的乳癌;母亲艾丽斯也在六十岁时罹患乳癌。
  1983年,达琳接受第一次胸部手术,移除大范围的纤维腺瘤,那并非癌细胞,但因为体积太大,所以医生建议将以移除。八年后,1991年,她发现胸部出现另一个肿瘤,最后证实是恶性的。肿瘤在夏威夷的医院进行移除,手术后几天,达琳先回到马朱罗处理青年健康伙伴以及家庭计划事务,将事务交办完后,她回到夏威夷,进行连续七个星期的放射线治疗。
  达琳在1992年接受放射线治疗,回到马朱罗后,她的癌症让她不得不快马加鞭。工作步调之所以加快,无疑是因为马绍尔居民的需要、她的癌症报告,以及开始大笔捐款汇入青年健康伙伴的关系。
  达琳初次被诊断出罹癌时, 马绍尔正面临大量人口迁移至市中心,让原本就负担沉重的政府—健康及教育计划雪上加霜,也使得健康及社会情况更加恶化。除非每四年一次的选举,或是有捐助单位指定为期不长的岛屿发展计划,否则外岛总是最被遗忘的部分。
  达琳关心外岛的未来,她的态度获得了居住在文明边缘的人们的共鸣。她将外岛居民视为是国家的重心,因为他们是自给自足的,而且以文化为生活重心。为了应付外岛居民的健康需要,青年健康伙伴及家庭计划训练十几位保健工作人员,并定期安排健康团队来支持他们及他们的小区。
  1994年,达琳开始了收入倍增计划,并且扩大青年健康伙伴计划,这时发现右边乳房有另一个肿块。七个月之前,同侧乳房才移除一个良性肿瘤。她计划二个月后飞到夏威夷去看医生,但由于手边有很多的计划,她无法立刻动身前往接受检查。1994年五月,化验结果显示肿瘤是恶性的。达琳同意接受手术,移除胸部肿瘤外围的更多组织,也同时移除了右手臂下方的淋巴结,以避免癌细胞的扩散。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然而,年底在完成为期五个星期的胸部放射治疗后不久,达琳开始感觉到背痛加剧。十二月回到夏威夷诊察,发现疼痛的原因是癌细胞扩散到她的背部、脊椎以及骨盆以及肺部。达琳的医生建议她进行八到十二个月的化疗,每三个星期注射一次,以阻止癌细胞扩散。然而达琳认为,如果她只剩下很短的时间可以活,她宁愿待在马绍尔从事小区活动,而不愿待在夏威夷的医院接受每个月一次的化疗。最后,她接受医生的建议,在肩膀及背部进行几个星期的放射治疗,推迟癌细胞的生长,并减轻疼痛。这是自从1991年被初次诊断罹癌后,第三次接受放射线治疗。
  这段时间,即使卧病在床,也无法阻断她和青年健康伙伴的互动,以及她在家的工作。达琳透过长途电话和员工讨论马朱罗学校推广计划、外岛收入倍增计划的策略,和其他五、六个活动计划,以及拍摄在地方电视台播放的影片。经过一连串辛苦的与癌症赛跑,推展青年健康伙伴的计划,达琳在1995年十一月回家后,琳达花了一个星期,检视青年健康伙伴的工作 、解决工作人员所遭遇的问题,并且完成1996年的年度计划。
  随着健康情形每况愈下,达琳开始待在家中,并且继续在家中督导工作的进行。她不是透过电话,就是让青年健康伙伴人员到家规画活动。然而,身旁的人都能感觉到,生命正在达琳的手中一点一滴的流逝。青年健康伙伴员工、母亲艾丽斯、以及亲友在四月二十三日为达琳庆祝四十五岁的生日。当大家以青年健康伙伴风格—唱出活力四射的歌曲时,达琳带着大大的微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达琳在四十五岁生日过后二个月离开人世,遗体安葬在马朱罗乡间的家族墓园中,墓碑上刻着「面对挑战」。就如同达琳想要清楚地传达给我们的讯息—不管是面对生活或死亡,千万不要害怕,我们必须度过强劲的海流,才能到达下一个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