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公益旅行达人─余志海
公益旅行达人─余志海(Andrew Yu) 
【为爱万里行˙多背一公斤】 

公益并不是少数大人物、大慈善家或有钱人的专利,每个人,在生活环节中,都有机会参与其中。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改变世界的一份子。
——余志海

勇敢创新,为爱启程
  安猪是余志海英文名Andrew的搞怪翻译,现在,安猪这个名字已经广为人知,本名反而鲜少人知道。安猪是广东人,因为喜欢北京,而当起了北漂青年,十年前来到了京城,在一间外资IT公司任职。平时过着稳定的中产阶级安定生活的安猪,也热爱旅行,工作之余最大的嗜好,便是当一个背包客游山玩水、四处探险。
  早已是个资深背包客的安猪,经常拎起行囊独自踏上旅途、探索世界,用双脚走过大江南北。他见识过大城市的繁华,那是他工作、竞争的场域;也到过资源缺乏的深山学校。然而,在偏远的乡村中,他看见其他背包客所没有看到的。
  15年来,安猪的角色有了极大的转变,他从一个喜欢背包旅行、工作稳定的年薪百万IT工程师,变成了公益旅行达人,现在他将旅行、公益与文创结合,成为一个全职的无薪公益旅行达人,勇于挑战,一切从零开始,发挥背包客冒险精神,开拓了「公益旅行」更多的可能性,迄今已号召千万有志青年,为爱万里行,多背一公斤,永续为中国大陆六千六百多万偏乡贫童─带来现代化教育资源,不愧为「公益旅行达人」,从全球2341位热爱生命奖章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荣获周大观文教基金会「2015年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旅途中,看见不一样的风景
  每一个年轻人的心中,都怀抱着独自旅行的梦。安猪第一次背包旅行,去的是云南。2000年时,他和几个朋友,花了十几天的时间去了大理、丽江、中甸等地方;当时同行的外籍友人,突然大叫了一声「学校!」,他们才发现了路上的第一所小学。这所学校只有三名老师、二十多名学生、三间教室和残旧的课桌椅,也没有任何体育设施。安猪惊觉,原来他所看见的富足和景色只是表象,这些景点附近的学校,原来是如此贫困。
  2002年安猪独自旅行到了平遥,有一件事深深的刺痛了他。他在平遥的一个小院子里,遇到了一群在踢球的孩子,但是当他看到了他们脚下的足球,安猪说他永远忘不了这一幕。他们踢着的「足球」,只是一个塑料袋,里面填满了各种颜色的废纸盒,这个塑料袋,在阳光底下闪烁着怪异的光芒。像这样不堪的塑料袋,在大城市中,是毫不起眼的垃圾,但在这个乡村,却是孩子们辛苦收集、悉心爱护的玩具。这一幕让安猪惊觉:贫困,既不遥远,也不只是极少数人的梦魇──它的势力范围,远比他想象的更为宽广。
  2004年是安猪人生的转折点,他旅行到了中国大陆西南,走进了一间学校,再一次,他面对着学生们没有文具、设备等残旧的景象,他卸下背包,把身上的纸笔、书籍留下来,回到了北京。
  结束这趟旅行之后,安猪肩上的重量少了一些,心头却沉重起来。安猪看见了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可是他知道自己一个人的能力是如此不足。他没有资源,而即便他有了资源,自己一个人也无法踏遍中国所有乡镇,把资源带给所有需要的人。
  恰好,安猪的一位朋友崔英杰跟他讲了一个故事。那年春节崔英杰,来到云南丽江德钦县的雨崩村,待了一个月,他认识了两位女老师,她们从昆明来到这里支教,半年来,她们待在这里一个很小的小学教书,没有领任何薪水。当崔英杰要离开时,她们请他给另一个村子的支教老师传两句话:「你并不孤独」、「坚持就是胜利」。崔英杰回到北京,把这个故事告诉安猪,安猪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想,为什么不把身边爱旅行的朋友聚集起来,为乡村学校教育带来一些改变呢?当晚,他把他的想法写成了一个完整的项目,命名为「多背一公斤」。
 
一个简单的想法,需要实践才能成真
  根据统计,光是在中国大陆,就有六千六百万个偏乡贫童缺乏学习资源,而中国大陆每年到乡村旅行的人超过三亿人次。安猪想着:靠自己每次旅行捐赠物资,可能只能帮助到三十个孩子,但若这三亿人都能够在旅行时,为乡村孩子带上一点现代化资源,那么一个人能力不足的问题就解决了!
  因着这个发想,安猪面临到了第一个挑战──如何感动这些背包客,让他们参与行动?
  起初两年的时间,安猪一面维持在IT公司上班,利用下班时间,在网络上发起了名为「多背一公斤」的行动。安猪凭借着信息科技领域的专业,架设了「1kg.org」的网站,串联起全国各地像他一样的背包客。
  多背一公斤的概念很简单,就是鼓励每个背包客在旅行的时候,为偏乡的孩子们在背包中-放进一点知识的重量,送给沿途会遇到的乡村学校。
  安猪以维基百科的概念建置了1kg.org这个网站,每一位目的地不同的背包客,都可以上网回报所到之处的学校最新的需求,他们可以提供学校的地址、联系方式以及需要的物资种类,这样背包客在出发前,就可以把拜访学校,安排到自己的旅行计划中。透过各地的背包客,将信息公开,拉近了偏乡学校,与千里之外的背包客之间的距离。
 
想要,就勇敢去做
  这两年之间,安猪慢慢发现,自己下班后的闲暇时间,几乎都被多背一公斤的工作填满,他要负责设计项目、策划活动、联络志工、媒体等等,他意识到自己,或许该考虑做个全职的公益人了。
  然而,在当时中国大陆的大环境中,创新企业被视为一种极具冒险、没有未来的经营理念,没有人会放弃高薪,投入毫无前景的工作。在他拿不定主意时,安猪内在作为一个背包客,勇于冒险犯难的因子获得了胜利,他决定换个方式思考,他想:「如果给你三年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最后失败了,你最大的损失是什么?」这时,他才发现,原来一切的担心是多余的,三年之后即便失败了,天也不会塌下来,最坏的结果就是重新找一份工作而已。
  过去的那个成为百万富翁的梦想,在递出离职单时破灭了。对大部分的人来说,要放弃一份高薪、在两年内就会上市的公司职位,是多么艰巨的选择啊!
  然而安猪说:「我要谈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当你发现了有些事情必须要做的话,那就马上做。有一种生活,也许没有豪宅名车,但我更不希望到老了,只比年轻时多了豪宅名车,却从来没有为梦想追逐过。」
 
失败是找到成功方法的老师
  2006年辞职的安猪,走访了各个偏乡,为他的事业找寻灵感,他和一群志工共同探索这个企业发展的可能性。2007年他建立「多背一公斤」的工作团队,开始尝试新的公益项目,想方设法让团队永续经营下去。从2007年到2010年的四年间,「多背一公斤」团队尝试了多项营运计划的实验,例如出版公益图书、为受灾学校建图书馆、发行公益贺卡、建立小区参与网站等等。但即便心力交瘁,却很难同时兼具「公益」与企业「营利」的目标,仅能维持基本的运作。
  安猪回忆到:「这段时间我就好像壮士断腕,但好在我像章鱼,不是只有两只脚,多断几条也没关系。」
  这几年的失败经验,对安猪来说是个难得的学习和反思的过程。他仍旧抱着即使不成功,天也不会塌下来的态度放手一搏,这当中他学会了敏锐的判断,也建立了让组织永续运作的流程。
  他也开始思考:要做公益,只提供物资就足够了吗?
  令他印象最深的,是他到云南丽江宝山中学旁听了一堂语文课的经验。宝山乡是丽江最偏远的乡之一,从丽江坐汽车过去需要七个小时,而且路况极差。那堂课讲的是一篇描述钱塘江大潮的古文《观潮》。令他意外的是,老师站上讲台,并没有讲课,而是先说了这段话:「同学们呀,我们今天学习的课文是《观潮》,但是呢,我们这里是山区,同学们都没见过大海,老师也没有出去过,学校里也没有照片和DVD,所以呢,待会老师讲解课文的时候,只好请同学们尽量发挥想象力,自己想象一下钱塘江大潮的壮观景象啦!」
  安猪发现比起物资缺乏,知识不足才是乡村学校更需要,也更难解决的问题。而这当中尤其缺乏艺术类的知识和生活类的技能。
 
从人的角度出发
  余志海的教育理念与主流的教育很不一样,偏乡孩子们对生活知识的需要,远比考试还要重要。安猪认为,考试多半是功利主义的,然而生活知识是运用在人生中,因此我们不应该只是教孩子背书、考试,而是应该让知识与生活链接,像是洗手该怎么洗、如何使用牙刷等等,这些我们看起来轻而易举的生活技能,其实才是农村孩子必备课题。
  传统学科强调的是理解,但是只有理解,是不能让我们在真实生活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一般的教学方式,往往是透过灌输、打骂和利诱,要求孩子接受某种观念,这些方法,或许让孩子记住短期的知识,但是没办法让他们运用在生活中。因此,安猪将重点放在孩子理解之前,「发现问题」这个步骤。把它变成自己的问题,这时就有动力去解决它,一旦解决了这个问题,它就能够在生活中被实践。安猪认为:学习必须包含发现问题、理解和实践,唯有完成了这三个步骤才是一个完整的学习过程,知识才能真正的属于孩子。
  安猪和他的团队,也与乡村老师进行访谈和调查。他们发现,由于乡村的教师人力有限,大多数的老师,一个人要教好几门课,甚至有些学校,一名老师,要负责一个年级的所有科目。然而老师的能力有限,他们往往只能负担语文、数学、英文等主科的教学,而体育课和艺术类的课程往往无暇顾及,很多学校甚至就干脆不上这些课了。
  安猪的团队研究之后,设计出了一种材料盒,称作「一公斤盒子」他们为老师和志工,设计一些可以激发学生创造力的教学主题,同时绘制了多格漫画式的步骤图解,让老师和志工,可以不用经过培训,拿到盒子后就可以上课。
  安猪的团队,在第一批盒子中设计了美术、手工、阅读、戏剧等四种盒子,在企业的赞助下,前后为全国两百多所学校,发放了将近三千个盒子。接着,安猪的团队发现农村学生的生活管理和个人成长,是一个更迫切和更被忽视的问题。许多学生没有基本的健康和卫生习惯,喝生水、买不健康的零食、不洗手、不刷牙,以及交通安全和防灾安全等知识缺乏,也往往因为集体住宿的原因,产生许多社交问题,学生们不知如何应对冲突,校园霸凌的现象也时常发生。面对这些问题,安猪拓展了原本课程以外的盒子:「洗手盒子」、「了解零食盒子」、「道路安全盒子」、「吵架盒子」等等。
 
平等创新的公益之路
  「多背一公斤」的发想,给了背包客们一个崭新的思维,来自四面八方的背包客,之所以踏上旅程,无疑是为了找到自己与世界的连结,认识世界也认识自己。
  对于背包客而言,透过1kg.org网站的平台,背包客们从一个单纯看见他人需求的旁观者,晋身成为了公益行动者,而「一公斤盒子」教材的设计,更是将行动者转变成为组织者,每个人都可以亲身参与其中。就如同安猪说的:「公益并不是少数大人物、大慈善家或有钱人的专利,每个人在生活环节中,都有机会参与其中。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改变世界的一份子。」
  多背一公斤的核心概念是「平等」。在安猪的教育理念中,每个地区、每个民族因为地理、文化的差异,而有着不同的知识需求,因此「一公斤盒子」会针对不同的需求改良盒子。反过来想,若是逼着偏乡学校的孩子考试,而忽略生活知识的学习,其实是一种知识的霸凌、文化的傲慢。
  多背一公斤要打破的是施者与受者之间,上对下的阶级疆界。背包客们带着一公斤盒子走进偏乡学校,在互动之间,他们与学生的关系转变为平等的交流,他们的情感,是朋友之间发自内心深处的关怀,而非稍纵即逝的同情、怜悯。这个转变也间接改变了「公益旅行」这个词的定义。过去人们总觉得只要捐钱就能帮助人了,然而人的陪伴和真心的关怀,都不是用金钱可以买到的,多背一公斤的计划,正在一步步瓦解这道高墙。
  由一个IT工程师转变为公益旅行达人,安猪发现,用创造力去解决问题,比单纯的捐款、捐赠物资要更有挑战,也更有乐趣;用设计为世界带来的改变,也要比单纯的慈善来得更为深远,更为持久。他希望背包客,可以和学校的孩子、老师成为朋友,让更多人感受到爱与关怀,于是他建置了多背一公斤网站;他看见创造力远比教条、物质更能改变一个孩子的生活,于是他设计了一公斤盒子。
  安猪在这当中让人们感受到,公益应该是从人的角度出发,金钱不能填满人们真正的需求,就像当初离开IT公司前获得的深刻领悟,他不要只有房子,却没有梦想的人生,在公益的路上,安猪找到了梦想与背包同行,他,以及更多背包客们,将会继续走入乡村,服务更多偏乡儿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