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挪威全盲和平骑士─尼兰
挪威全盲和平骑士─尼兰(Tore Naerland)
【为爱启程•骑出和平】

回顾过去50年的历程,我不断踩着和平车轮,体验了许多人生的起伏,更被旅途中所遇到的人们所启发,进而又投身为裁减军备而努力。
——尼兰
 
挑战极限,为爱启程
  每年哪个国家的人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尼兰就为爱启程,骑往那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国家,向当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及全国人民致敬!
  尼兰Tore Naerland,来自挪威,曾被推荐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他踩着一辆协力车,他和他的车队足迹踏遍世界各地,见证了铁幕揭开前的苏联、东德、戒备森严的北韩平壤,甚至骑车横跨了美国东西岸和蒙古的戈壁沙漠。听到这些创举,我们很难相信,这位成就非凡的人,竟是一位失去97%视力的盲人。
  15岁时,他被诊断出罹患雷伯氏遗传性视神经萎缩症,同时失去了他的视力,从此之后尼兰只剩下3%的视力。然而他没有放弃探索这个世界,也没有忘记爱人的能力。在他失去视力的那一刻起,便展开了一趟全新的旅程。
  他开始骑协力车,并到各国展开学习之旅。他来到了苏联时期的列宁格勒,拜访了许多教会和人权组织,也到了波兰华沙、香港、台湾、英国伦敦。在如此绚烂的旅行地图背后,他有一个伟大的目标——世界和平。
  抱着这个世界和平的大爱,失去了视力的尼兰,仍然50年如一日,踩着和平之轮,在世界各国游走,宣扬和平的理念,尤其,尼兰始终如一挑战极限、为爱启程,不畏天涯海角、不怕千辛万苦,每年骑往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国家,为世界宣传和平,还环国骑一圈,并亲向当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及其人民致敬,不愧为「全盲和平骑士」,从全球2341位热爱生命奖章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荣获周大观文教基金会「2015年第18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用3%的视力骑向一个和平的世界
  1954年尼兰生于挪威罗嘉兰州的Naerbo,在他出生后的15年间,一直保有与正常人相当的视力。15岁那年,俗称雷伯氏症的眼睛疾病发病,他在奥斯陆的医院住了一个礼拜,一个礼拜后,尼兰绝望地发现自己的双眼只剩下3%的视力,近乎全盲。
  他进入了视障教育中心,训练他重新适应失去光明的生活。18岁的尼兰,在视障机构的援助之下,他来到了东德的博尔藤哈根(Boltenhagen),进行了为期两周的社会政治课程。
  他在这次的课程中,展现出了对于公共事务的强烈兴趣和企图。对于公共事务,他有一套独特的想法,在教会和各个团体中,他不断尝试着担任组织者和领导者的角色,一次又一次超越了一般人对盲人极限的认知。
  1972年开始,尼兰踏遍了欧洲各国,从莫斯科、列宁格勒,到伦敦、华沙,都有尼兰学习的足迹。他在这些城市中,与各界的领袖和各阶层的人们会面,他们探讨人权、环境等议题,这时年仅20岁的尼兰已经在这个领域崭露头角。
  虽然失去视力,他的天赋和对公共事务的关心,一点一滴的汇聚成一股力量,终于在1978年酝酿出了他的「Bike for Peace和平车队」,这个车队带着他的热情和对世界和平的企盼出发,走遍了各个角落,向世人传递这位虽然眼盲,却看得比谁都远的人的理想。

79天环骑世界说爱挺和平
  在旅途中,尼兰一遍一遍地向新认识的朋友们述说他的故事,十五岁的自己在某一天早晨醒来时,突然发现自己在睡梦中,失去了一只眼睛的视力;两个月之后,他又失去了另一只眼睛。
  就像任何遭遇这种打击的人会有的反应,他几近崩溃,因为一切都令他无法理解。他是个活跃积极、无忧无虑的男孩,还是个有潜力的足球员,他只有15岁,竟突然失去97%的视力!
  当时的尼兰也无法想象,这个悲剧性的障碍,会让他未来得到如此丰硕、宝贵的经验。1979年,25岁的尼兰打破了小说《环游世界八十天》中霍格的记录,只花了79天,就达成环游世界的创举。
  一台随行的车,和一位协力车的伙伴与他一起上路,这次,他们是为了和平和相互理解而骑。这趟奇妙的旅程为他们的人生增添了难忘且深刻的回忆。他们拜会了挪威国王奥拉夫五世,也见到了罗马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在埃及,他们受到埃及前第一夫人Jehan Sadat女士的邀请,到家中拜访;在白宫受到前美国副总统华特•孟岱尔(Walter Mondale)的热情款待。然而,对尼兰而言,最让他念念不忘的是,绝对是所有来自世界各地「一般民众」的热情招呼。
  在这趟旅程中,他们也向世界传递了一个重要的讯息,对于那些身心障碍或者人生中遭遇到困难、阻碍的人们,尼兰用行动鼓励他们:「你所能做的事情,远比你相信的要多得多!」

和平的世界,就是他的生命体育场
  61岁的尼兰,回顾过去五十年的历程,他不断踩着和平车轮,体验了许多人生的起伏,更被旅途中所遇到的人们所启发,进而又投身为裁减军备而努力。其中一位对他影响深远的是Kameno Fujiwara,他是1945年广岛原子弹爆炸的受害者,而另一位是在车诺比惨剧中受伤的Alexander Velikine,他们的故事,让尼兰更决心要向世界推广世界和平的理念,并且让世人了解到核子武器的威胁,以降低各国的军备需求。
  2004年三月时,尼兰与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危地马拉曼楚女士RigobertaMenchu会面,在他为和平及环境保护做了这么多贡献之后,曼楚女士的话对谦虚的他而言,仍是振聋发聩的。
  曼楚女士带给尼兰许多的正面能量,让他对保护地球的行动更加积极。曼楚女士说:「当另外一面是武器和战争时,我相信非暴力行动,是解决问题的方式中,最好的选择。」
  尼兰告诉我们:非暴力让人们知道,人们即便在行动上或能力上有缺陷,都是具有同样权利和力量。当全世界的人心中都拥有这层认识后,人们就可以理解彼此了。
  在尼兰的五十岁生日庆祝会上,许多人都发表了演说。其中罗嘉兰州的州长ToraAasland用下面这段话,向和平骑士尼兰致意: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很多像马丁路德一样优秀的典范让我们学习。他已经以他的智慧和灵感为我们准备了一条道路。他已用实际行动向我们展示了一条道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将梦想、愿景和实践结合得像马丁路德一样透彻。然而,尼兰,他承继了这个责任,并且持续的为和平而努力。世界就是他的生命体育场,他以令人惊艳的勇气和耐力完成他的责任与使命。

和平车队被推荐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一、世纪和平之旅

致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Drammensveien, 19, 0255, Oslo, Norway 16.05.1999

  我们,哈萨克斯坦众议院支持Tore Naerland成为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我们所认识的尼兰,是一个为和平与主张裁减军备的活跃斗士,他为了身障者的权利、为了环境保护而努力。他的事迹已传遍世界,广为人知。他传递了和平、人道主义的讯息,对于自然以及人类,他也发扬了善待彼此、互相尊重的态度。在超过19个国家中,包含东欧、西欧、北美、南美、亚洲和非洲,他完成了和平之旅和各种不同的活动。
  1999年3月18日到6月27日进行的「世纪和平之旅1999」(World Ride1999)是从北京到挪威的卑尔根(Bergen),目的在促进人们为了地球的未来,为了和平,为了终结核武的测试。
  哈萨克斯坦在1949到1991年间,曾多次经历核子武器的测试,我们国家的人民深刻地了解到这些伤害、折磨和可怕的后果。
  1999年4月28日到5月27日,尼兰率领他的车队穿越了哈萨克斯坦。在这里,他组织了会议、研讨会,共同研究目前地球及和平所面临的问题。哈萨克斯坦的人民支持尼兰的目标和行动,我们认为Tore Naerland值得成为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Engels Gabbassov,哈萨克斯坦国会众议员)

二、感动人心

致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Drammensveien, 19, 0156, Oslo

  Tore Naerland,一个97%失明的和平车队成员,带领了一群骑士穿越了中国。他发表了感动人心的演说,推动环境保护、和平和身障者的权利。
  聆听过他的演说、了解到他所投身的和平工作,我们发现没有任何理由不让尼兰成为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我们,14万的嘉峪关人民,坚定地相信Tore Naerland是值得推荐的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中国大陆嘉峪关人民)

三、骑出和平‧传遍全球

  圣彼得堡和平议会支持Tore Naerland成为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Tore Naerland生于1954年4月28日,他从15岁起就失去了97%的视力。但是这并没有阻碍他成为一个活跃的,为了身障者的权利、环境保护而努力的斗士。
  大约20岁的尼兰,就为了身心障碍人士的权益,成为了和平之旅和各种活动的组织者和参与者(1978、1979、1982、1983、1985、1986、1987、1989、1995、1996、1998)。
  尼兰的事迹已经传遍全球。
  他传递了和平、人道主义的讯息,对于自然以及人类,他也发扬了善待彼此、互相尊重的态度。在超过19个国家中,包含东欧、西欧、北美、南美、亚洲和非洲,他完成了和平之旅和各种不同的活动。
  在铁幕下的十个秘密的俄罗斯城市中,组织了第一届国际研讨会的人正是Tore Naerland。
  他想要为和平以及我们的生活环境而努力-超越了地区、国家、语言和文化的隔阂。
  1999年3月18日到6月27日进行的「世纪和平之旅1999」(World Ride1999)是从北京到挪威的卑尔根(Bergen),目的在促进人们为了地球的未来,为了和平,为了终结核武的测试。
  尼兰从1983年开始就和圣彼得堡和平议会合作,率领他的车队跨越俄罗斯。在这当中,他组织了超过五十个会议和研讨会。
  我们结合了支持尼兰理念的人们,向联合国递交了请愿书。
  以上种种,就是我们之所以认为尼兰是个值得推荐的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原因。(Vera Brovkina, 圣彼得堡和平议会主席、Boris Bondarenko教授, 圣彼得堡「预防核子战争计划物理学家」委员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