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23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日本一指钢琴天使—岩崎花奈绘(Kanae Iwasaki)
日本一指钢琴天使—岩崎花奈绘(Kanae Iwasaki)
【我还有一手指‧永奏生命乐章】
音乐改变了我的生活和命运,
我要让全世界的人们都知道,身心障碍也可以弹钢琴!
                                                         —岩崎花奈绘
音乐无国界
    岩崎花奈绘(Kanae Iwasaki)毕业于东京国立音乐院,出生于1993年4月17日,由于早产,导致后遗症—周脑室白质软化症(Periventricular Leukomalacia,简称PVL),于是医生告诉岩崎花奈绘的父亲、母亲:「她可能无法继续生活」。这晴天霹雳的警告,让他们顿时深陷18层地狱,找不到希望,甚至绝望,自我封闭,每天哭泣。
    6岁时,岩崎花奈绘参加姊姊岩崎野乃花钢琴演奏会,她说:「我也想在舞台上表演」,尽管她只能用右手的食指弹奏旋律,她还是乐在其中,与姊姊表演二重奏,如小星星、欢乐颂等歌曲,后来因为姊姊课业的关系,岩崎花奈绘往后都与妈妈一起表演。
    7岁时,岩崎花奈绘因为钢琴演奏,结识联合国残奥钢琴音乐会的创办人迫田时雄(Tokio Sakoda),他让岩崎花奈绘参加很多小型的演奏会,建立她的自信心。
    2005年,岩崎花奈绘参加日本横滨举行第一届残奥委会,引来媒体及全国各界关注,让母亲觉得她的出生,是为了证明身心障碍人的可能性。
    2007年,岩崎花奈绘为响应「残奥钢琴音乐会」,荣获美国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邀请义演,在台上,岩崎花奈绘与母亲一如往常地弹钢琴,听众为他们表演提供前所未有的帮助,让他们备受感动,并意识到,即使生活不同的国家、说不同的语言,是否患有身心障碍,他们也可以透过音乐互相理解。
    2009年,岩崎花奈绘送爱加拿大,用一手指再奏希望乐章,为「第二届残奥钢琴音乐会」代言,感动美洲各界。
    2012年,岩崎花奈绘送爱台湾,以乐会友,带动两岸四地身心障碍音乐家活出自信、合奏生命乐章。
    2013年,岩崎花奈绘远赴奥地利维也纳,勇夺「第三届残奥钢琴音乐会」观众奖,感动欧洲各界。          
    2014年,岩崎花奈绘荣获Jasrac(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音乐文化奖,彰显岩崎花奈绘超越身心障碍所取得的成就,认真的面对钢琴,并充分利用音乐的力量,让全球各界熟知。
    2016年,岩崎花奈绘带领日本残疾乐团,送爱美国巡回义演,引起CNN等传媒极大回响,轰动美洲。
   2018年1月,岩崎花奈绘与母亲一起共同发行首张合奏钢琴的专辑《One Flower》,现今的岩崎花奈绘与母亲,每年都在日本全国各地参加20-30个义演活动,其中还包括送爱医院、儿童之家、疗养院、儿科病房等,鼓励生病的小孩、孤苦老人等活出意义、活出爱,还多次荣获国内外钢琴大奖,并多次跨国义演分享,四海音乐皆姊妹,见证音乐无国界。
    由是,母亲岩崎准子见证:岩崎花奈绘是来自天堂的礼物,使命就是让全世界人们都知道,身心障碍也可以弹钢琴,让更多人听见她的天籁之音,「我还有一手指」也能弹钢琴,化音乐为力量,永奏生命乐章,分享音乐皆姊妹,见证音乐无国界,不愧为「日本一指钢琴天使」,从全球各界推荐2819位热爱生命奖章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荣获台湾周大观文教基金会「2020年第23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本会随时欢迎全球各界推荐努力、爱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台湾周大观文教基金会全球热爱生命奖章推荐专线:886-2-29178770、传真:886-2-29178768地址:231新北市新店区明德路52号3楼、网址 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和母亲一起上学
    岩崎花奈绘,毕业于东京国立音乐院,出生于1993年4月17日,由于早产,导致后遗症—周脑室白质软化症(Periventricular Leukomalacia,简称PVL)—因缺氧式血流量不足等因素,造成围绕于侧脑室周围的大脑白质血液供应减少,导致组织坏死,而形成临床上的缺陷,很容易发生多种并发症,造成相关器官发展迟缓。
    她不能独自站立和行走,日常生活需要有人打点,例如穿衣服、刷牙、洗澡、上厕所,但她可以用右手吃饭、写字,也可以交谈。
    她到身心障碍儿童协会早疗三年,并在公立幼儿园学习了两年,其中他们遇到了各式各样的父母与孩子,他们彼此相互鼓励。
    上了小学和中学,岩崎花奈绘想以普通人的身分入学,基本上在日本,身心障碍学生必须上特殊教育学校,因为普通学校,没有多余的人力,可以照顾身心障碍学生,所以母亲都要每天陪同她一起上学,甚至还一起去毕业旅行。
    对于母亲岩崎准子来说,岩崎花奈绘可以和普通学生一样经历,在怎么辛苦,也十分值得,普通学生也愿意了解身心障碍学生的难处,甚至学生的父母亲,也很愿意帮助他们,因此结识到很多朋友。
    因为普通学校很少招收身心障碍学生,所以无障碍设施并不完善,母亲岩崎准子一直向日本教育委员会呼吁:「有必要提供无障碍设施,给身心障碍学生,甚至是老师」,直到岩崎花奈绘毕业后,才得到响应改善,母亲岩崎准子表示:「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一只手指也能弹琴
    岩崎花奈绘6岁时,一起和母亲去参加姐姐岩崎野乃花的钢琴演奏会,看到姐姐在舞台上音乐动容‧闪闪发光,于是她和母亲表示:「我也想在舞台上表演」。
    岩崎花奈绘学钢琴的开始,因为视力不好,阅读乐谱有很大的障碍,但是她会记住所有旋律,在她记得所有的旋律之后,会逐渐让音乐更完整,例如节奏渐强渐弱、弹奏的力量等等,尽管她只有一只手指弹奏,但钢琴老师说:「如果和姐姐一起演奏,就可以在舞台上表演」。
    起初,她在独奏会上与姐姐表演二重奏,曲目有小星星、欢乐颂等简单的歌曲,但姐姐后来忙于课业,无法在陪伴她演奏。
    母亲看到岩崎花奈绘弹钢琴心情十分开心,于是决定和她一起弹钢琴,由于母亲已经有30年没有上钢琴课,于是和她一起重头学习。
结识生命不同的贵人
    岩崎花奈绘7岁时,因为钢琴演奏,结识联合国残奥钢琴音乐会的创办人迫田时雄(Tokio Sakoda),他让岩崎花奈绘参加很多小型的演奏会,建立她的自信心。
    2005年,岩崎花奈绘参加日本横滨举行第一届残奥委会,引来媒体及全国各界关注,让母亲觉得她的出生,是为了证明身心障碍人的可能性,见证「天生我材必有用」。
    2007年,岩崎花奈绘为响应「残奥钢琴音乐会」,接受美国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表演,在台上,岩崎花奈绘与母亲一如往常地弹钢琴,听众为他们表演提供前所未有的帮助,让他们备受感动,并意识到,即使生活不同的国家、说不同的语言,罹患不同的身心障碍,他们可以透过音乐互相理解。
    2009年,岩崎花奈绘参加加拿大温哥华举行第二届残奥委会,那边的城市对于身心障碍人很友善,有很多地方出租轮椅、大众运输规划十分完善,让岩崎花奈绘与母亲不想离开。
    2012年,岩崎花奈绘参加台湾举行的友好国际障碍者钢琴音乐会,参与演出者有的是自闭症、有的是唐氏症候群、有的是脑性痲痹、有的是听觉障碍、有的是全盲,最令人动容的是这些身心障碍钢琴家,克服自己身体上的缺陷,忍受多少辛酸,坚持无比的毅力,用心苦练,超越障碍,才能谱出绚丽动听的乐章,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音乐的热爱,透过琴声让大家感受到他们的热情。
    2013年,岩崎花奈绘参加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第三届残奥委会,感动欧洲各界,荣获观众奖,为国争光,让岩崎花奈绘和母亲自信大增,比赛结束后,他们一起欣赏音乐剧《伊莉萨白》,参观维也纳美泉宫花园,并在萨尔斯堡观光一天,但岩崎花奈绘深感遗憾,她最喜爱的电影《真善美》,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办法去现场观赏拍摄场地,她希望有一天可以回现场,好好回忆。
    2014年,岩崎花奈绘荣获Jasrac(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音乐文化奖,让日本各界引以为傲,彰显岩崎花奈绘超越身心障碍的成就,认真的面对钢琴,并充分利用音乐的力量,让全球各界熟知。
    2016年,岩崎花奈绘与搭档小柳拓人(Takuto Koyanagi)、清水真由(Mayu Shimizu)、Saki Goi组成四人团体,参加美国圣塔克拉拉(Santa Clara)与拉斯韦加斯(Las Vegas)举行的「Ribbon of the Sound」音乐会,在场的观众,特别感动他们的生命的故事,让音乐添加不一样的元素,引起传媒极大回响,轰动美洲。
把第一张个人CD的爱传出去
    2018年1月,岩崎花奈绘与母亲一起共同发行首张合奏钢琴的专辑《One Flower》,在东京国立音乐院所有老师的帮助下,成功募集光盘印刷、传单制作、写真摄影、音乐谱本等发行费用,让岩崎花奈绘荣升为钢琴演奏家圆梦。
    这专辑里共有7个曲目,分别为「一轮の花」、「Smile」、「Step By Step」、「雨に咲く花」「Over The Rainbow」、「Waltzing A lot of Flowers」、「美しく青きドナウ~シュトラウスメドレー」等。
    现今的岩崎花奈绘,每年都在日本全国各地参加20-30个义演活动,其中还包括送爱医院、儿童之家、疗养院、儿科病房等,鼓励生病的小孩、孤苦老人等活出意义、活出爱,还多次荣获国内外钢琴大奖,并多次跨国义演分享,四海音乐皆姊妹,见证音乐无国界。
来自天堂的礼物
    岩崎花奈绘的母亲岩崎准子,从小品学兼优,拿了许多奖杯、奖状,学生时期的梦想,是成为国家与其他国家之间的沟通桥梁,在津田大学主修英文、美国文化。
    岩崎准子结婚后,和丈夫岩崎千秋婚姻美满,1992年成功生下大女儿岩崎野乃花,来年生下二女儿岩崎花奈绘,二女儿因为早产,体重只有1392公克,一出生就马上放进保温箱观察,只能在外箱俯瞰她的小脸;只能从小小的洞口,摸摸她的小手。
    母亲岩崎准子回想起帮二女儿命名为「Kanae」,是希望她能像人们喜爱的花朵,受到很多人的喜爱。
    出院后,与大女儿相比,岩崎准子觉得二女儿很难抚养,行为举止也很特别,身体上与正常的婴儿也有所不同,于是1993年在一家医院接受CT检查,被医生告知—因为早产的缘故,确诊为周脑室白质软化症,导致相关器官发展迟缓等等后遗症。
      从那天开始,母亲岩崎准子夜夜哭泣,甚至感觉自己和她的未来,找不到出口、都找不到希望,直到有位护士带着一首诗拜访她,给他们一丝希望:
天堂非常特别的孩子  HEAVEN'S VERY SPECIAL CHILD
离地球很远召开了一次会议!  A meeting was held quite far from Earth!
又是另一个出生的时候了. It's time again for another birth.
天使对上面的主说: Said the Angels to the LORD above,
这个特别的孩子需要很多爱. This Special Child will need much love.
他的进步可能非常缓慢, His progress may be very slow,
他可能不会显示的成就. Accomplishments he may not show.
他需要额外的照顾 And he'll require extra care
来自他在那里遇见的人们. From the folks he meets down there.
他可能不会跑步, , , He may not run or laugh or play,
他的想法可能看起来很远, His thoughts may seem quite far away,
在许多方面, 他不会适应, In many ways he won't adapt,
他将被称为残疾人. And he'll be known as handicapped.
所以我们要小心他被派去的地方, So let's be careful where he's sent,
我们希望他的生活能够满足. We want his life to be content.
主啊, 请找到父母 Please LORD, find the parents who
会为你做一个特别的工作. Will do a special job for you.
他们不会马上意识到 They will not realize right away
他们被要求扮演的领导角色, The leading role they're asked to play,
但是这个孩子从上面送来的 But with this child sent from above
变得更强大的信念和更富有的爱 Comes stronger faith and richer love.
很快他们就会知道给予的特权 And soon they'll know the privilege given
照顾他们来自天堂的礼物. In caring for their gift from Heaven.
他们宝贵的收费, 如此温柔, Their precious charge, so meek and mild,
是天堂的非常特别的孩子 Is HEAVEN'S VERY SPECIAL CHILD.
出自于艾德纳·马西米拉 by Edna Massiomilla
    诗中在述说,这位孩子是从天上来的,他们也许不会奔跑、大笑、玩耍,甚至想法很特别,很多方面都不适应,所以我们要给她爱,让她的生活充实,因为她是天堂特别的孩子。
    母亲岩崎准子回想当初的梦想,笑了笑说:「因为我要照顾身心障碍的岩崎花奈绘,所以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可是没想到,却透过她,也让我们母女俩成为国家与世界之间爱与音乐交流的桥梁,见证她是来自天堂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