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7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风雨彩虹─谷庆玉(Ku Ching-Yu)
风雨彩虹─谷庆玉(Ku Ching-Yu)
【风光在险峰‧携手同攀登】

 



  我是谷庆玉(Ku,Ching-Yu),一九六七年生於湘西张家界市桑植县马合口乡马合口村。我有一个美丽的家乡,有一个温暖和睦的家,自小不知道什么叫贫困,什么叫痛苦。一九八五年我高中毕业,那时国家已拨乱反正,走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正道,正在大力推进改革开放,搞活经济。我也决心顺应时代的潮 流,发展家乡经济。於是我因地制宜,承包了村里的一座水库,搞起了养鱼专业,经过两年的经营,收效十分可观,被评为桑植县第一批“万元户”,“专业户”。

  正当我雄心勃勃,锐意进取的时候,杂誌上一则征友启事,改变了我的人生路。 通过这则征友启事,我和河南长垣县黄河滩上的残疾青年马文仲相识了,一年多的通信,使我对他不顾自身的病痛矢志办学的勇气十分钦佩。

  马文仲和那帮穷孩子成了我心中抹不去的牵念。一九八八年春节后,我自作主张,瞒著父母北上中原,决心去看看那个魂牵梦绕的地方。

  当见到马文仲和他的那所学校时,我心颤不已。马文仲一家,除马文仲外,母亲、哥哥行动也都很困难,两个妹妹还小,一家人的负担全在父亲一人身上。

  马文仲带四十多个孩子,除马文仲外再没別的老师。马文仲在教室里一坐就是一整天,没人能帮他动一动身,换一下姿势。晚上没人帮他穿脱衣服,整整一冬天,他都是 带著衣服睡觉。夜里痛得睡不著觉,白天还得照样给孩子们上课。再看看那帮孩子,个个衣衫襤褸;教室里,只有几块很不整齐的木板。我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叫贫穷,什么叫痛苦!

  犹豫再三,我决定留下,留下来帮马文仲办起这所学校,为孩子们撑起一片希望的天空,我认为一个人活著的意义就在於能够使他人更好的地活。马文仲的境 况,我没见到也就不说了,而亲眼见到了,若再撇下不管,那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人生在世什么叫幸福?我觉得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让別人减少了痛苦,这就是一 种幸福!

  当然留下来也是很难的。马文仲的身体,对我来说,確实是个很大的难题。我个子小,人小力薄,每次搬动他都要累出一身的汗。那时马家连白饃都吃不上,更 见不到大米。经常吃一些玉米麵饃,而这种东西我在家是从来没吃过的,吃起来又粗又涩难以下嚥。为了能打下粮食,解决一家人的口粮问题,我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学农活。这里的农活跟我们那儿的不一样,一切都得从头学起,尤其是学使用牲口,更是让人担惊受怕。

  活儿重再加上吃不下饭,一年下来,我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患了高度的贫血症,干活的时候,常感到头晕。这时我小妹又经常来信,谈我父母失去我的精神打击,这又让我有撕心裂肝般的难受。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让我几乎崩溃。我曾经动摇过,但一看到马文仲和他的学生,我的心就软了下来。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我必须为我的选择而负责,我不能再让马文仲受任何打击。就这样我终於坚持了下来。

  为了满足学生的需求,在资金不足的情况我,我带著身孕亲自一砖一瓦地垒教室。为了省钱,孩子出生后怀里没奶,我们竟连五元钱一袋的奶粉都捨不得给孩子 买,只好给孩子喂麵汤,现在回想起来,这对孩子確实有点残忍。现在每看到我那瘦弱的大孩子,我心里都比什么都难受。现在孩子又出现了肌萎缩现象,我更觉得 对不起孩子。 有了孩子,生活更加困难。在地里干活干了一天的活,天晚了,拖著疲惫不堪的身子又渴又饿地回到家,等待我的不但是冷锅冷灶,还有那哇哇啼哭的孩子和坐 在地上呻吟著等待我给他换换姿势的马文仲。

  等伺候好文仲和孩子,我再去做饭,往往半夜都忙不完。文仲睡著疼痛,夜里还要不时地为她翻身。早上更是不敢怠 慢,因为我要在学生来早读之前,把文仲和孩子安顿好,连我自己在內,每天早上我都要穿三四个人的衣服,其中最难穿的是马文仲。 我们的学校人数最多的时候,达到三百四十人。这么多的孩子都要解手,厕所又不大,总是几天就满了。我们没钱顾人工,每次都是我一瓢一瓢地舀进桶里,再 一挑一挑地挑往村外的地里,孩子小的时候,我就用带子把孩子绑在背上,背著孩子挑。来到马家十五年,我整整为孩子们挑了十五年的茅粪。

  夏天,黄河往往漫滩,而这时也正好是孩子们更换课本的时候。书店里来了书,几百名孩子的课本,我必须跋涉齐胸深水,往返十几里,一捆一捆地把书用肩扛回来。往往几天都扛不完。

  生活虽然苦,但学生跟我们却特別亲。我坐月子的时候,孩子们用平时积攒的零钱,买几个鸡蛋送到我的床前;马文仲心情不好的时候,孩子们唱歌给他听。孩 子们稚嫩的心灵里这份美好的感情,真是无比地珍贵,足以让我幸福一辈子!这种幸福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我时常庆倖我能有这么得天独厚的福份。

  每当想起我们教过了1500多名学生,还有那么多都考上了大学,甚至有的已经在社会上扮演了重要角色,我们就感到无比的光荣和自豪,更有一种成就的幸福感! 这么多年,我就这么走过来了。说我吃苦,我也確实吃了一些苦;说我幸福,我也確实尝到了別人尝不到的人生享受。所以我觉得上天还是比较公平的,总是让人苦乐相伴! 我的经歷证明,当初我的选择是对的。自己活著如果能为別人更好的活,那么就找到了人生最大的幸福!

  马文仲的身体越来越不行,我也不知道他还有多长时间,但他还在坚持。我既然和他、和孩子们相伴著走了这么多年,我也仍会继续坚持我们的路,走下去,不必回头! 和马文仲定情的时候,我曾给他唱过一首名叫《风雨兼程》的歌:

记得那年初相识
正是风雨浓
风浓雨浓情更浓
携手同攀登
还是常言说得好
风光在险峰
待到雨过天晴时
捷报化彩虹
我不会泄气,

  我仍然盼望著马文仲和孩子的病能好起来,希望我们最终能够捷报化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