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7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脑痺博士─南非谢奇宏(Luke)
脑痺博士─南非谢奇宏(Luke)
【飞跃生命大山‧找回生命尊严】




  谢奇宏(Luke),男, 1975年出生於台北,1989年和家人一起移民南非,南非开普敦大学史学硕士,现为南非开普敦大学博士研究生,今(2004)年2月为飞越更多生命大 山,找回更多生命尊严,暂时休学,独闯美国新天地寻求脑性麻痺者就业的机会。不堪回首29年前因母亲邱育千在小诊所难产意外-致使奇宏出生时缺氧而成为脑性麻痺患者,在台湾不愉快的童年-被讥为「智障」、「白痴」,不得已在母亲邱育千、父亲谢佐廷(高雄市长谢长廷的胞兄)、妹妹谢晨韵、弟弟谢明叡全家大小 的护送下,1989年5月26日移民南非。

  飞越生命大山十五年如一日,正如奇宏的自传「独脚兽,你教我怎么飞」(天下出版)中所描述的:「飞啊!飞啊!亲爱的独脚兽……有一天我们会在同样的非洲穹苍下飞翔,一同耻笑所有把你赶走的人。你教我怎么飞,你教我怎么飞。」 这个在台湾被视为毫无前途的脑性麻痺儿,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国度-南非,重新寻回自己的自信、自尊与价值,如果当初没有离开台湾,或许他將来只能在街头 卖彩? 但现在,他已是南非开普敦大学博士生,许多师长还认为他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博士生,他证明了自己可以跟別人做得一样好,甚至更好,他即將展翅高飞,到 美国找回更多生命尊严。

  
宏是高雄市长谢长廷的亲姪,曾经,他在台湾读国小的六年,就像不少身心障碍者一样受同儕欺凌,「白痴、智障」是他的绰號,身上被揍的瘀青是他的记 號,但现在,他不但自南非开普敦大学歷史系以「最佳学士、硕士」毕业,並且正在攻读博士学位,各项成绩优异,特別在文学、电脑方面被评价为天才。

  奇宏身高一百七十公分,两道浓眉,一身笔挺,自信昂扬,不再是当年那个饱受欺侮、瑟缩自卑的国小男生,虽然他的咬字不清楚,脑部表情扭曲,讲起话来手 舞足蹈,但只要用心听,会发现他大方幽默的话语,令人会心一笑,早就忽略了他脑性麻痺的障碍。但这一切得来不易,是谢妈妈只身带著谢奇宏及他的妹妹、弟弟,远度重洋到南非求学,一路从特教中学六年、开普敦大学歷史系四年、史学硕士班三年,迄今博士班二年,总共在异乡夺斗了十五年才开花结果。

  这也是让奇宏感伤之处,「如果在台湾,我只能在街头卖彩券吧!」在台湾常被视为没有前途的脑性麻痺儿,却在南非原本陌生的国度,因为完善的特教体系, 让他恢復自信和尊严,也发挥他本具的学业潜能,成功回到普通主流教育制度中,得到他应得的学位肯定。

  奇宏因为出生过程缺氧,而罹患脑性麻痺,在台湾读国小的六年中,几乎一路都是最后一名,因为当时学校中没有特教老师,大家不知道教育脑性麻痺孩子的理 想方式,他因为握笔不便无法写出漂亮的小字,总是得到坏成绩。小朋友的残忍也让奇宏被称为「白痴、智障」,甚至有小朋友强脱他的裤子、用脚踢他的肚子,到现在,国小那段回忆仍让奇宏觉得不堪回首。

  谢妈妈於是下定决心带儿子到国外受教育,但美国、英国、澳洲、纽西兰都太贵,最后在朋友的协助下,远渡重洋去到南非开普敦。

  谢奇宏说,南非早在1950年时,就可以为残障儿童成立四所脑性麻痺患者学校,同时提供住宿与物理治疗,现在的台湾政府资源比当初的南非要好得多,但仍然连一所脑性麻痺专门学校都没有。

  谢奇宏的天赋像被挖掘出的矿藏一样源源不绝展露,他的电脑学得飞快,甚至专门帮南非学校里的老师、电脑教室修电脑,被封为「电脑天才」。有了电脑,他的文学天份也终能化为一篇篇独具巧思的诗文发表,因为他写字不便,没有电脑等於没有手。

  谈起未来,谢奇宏自信满满地说应很快就可以拿到博士,並到美国新天地找机会就业或创业。因为自身的经歷,谢奇宏对台湾的教育体系有很多想法,从他的自 传可以看到许多具批判性的观点。他甚至说,如果可能,想进军政坛,当身心障碍者的代言人,改造台湾教育,不过他的叔叔谢长廷不赞成,谢长廷说,谢家的小孩最好都不要从政,太辛苦了。

  不过谢奇宏还是打算把握机会,以他飞越生命大山的经验分享大家,他的希望是有朝一日台湾的身心障碍者考上第一志愿、拿到最高学歷,都不是新闻,因为他们本来就有这份能力,只是看社会给不给一个平等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