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9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九死一生─高铭和(Makalu Gau)
九死一生─高铭和(Makalu Gau)
【登顶惊魂‧心繫百岳】


 


  台湾登顶圣母峰成功英雄高铭和,於1996年5月10日下午3点多,登上了世界最高峰圣母峰,一眼望不尽,让人流连忘返,却在两位带路的雪巴人急催下, 不得不赶快下山。衝下山没多久,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几乎阻挡了他们下山的路,温度急降至零下60度,四周为乌漆嘛黑,什么都看不到,只剩他孤零零一个 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为让他自己不要睡著失温死亡,他使出浑身解数猛叫自己的名字─使脑部清醒,並做深呼吸─一心一意想多吸一些空气,半爬半滚,半滚半 爬,接近死亡边缘,他转身过去,发现有一种很奇怪的光线从天空中透出来─原来是太阳要出来的晨曦,他心里燃起一股生命的希望─他告诉自己要继续撑下去,坚 持到太阳真的出来,生命就有希望了。

  此时,他已用尽力气,慢慢昏迷睡去。这场暴风雪,总共夺走登顶成功下山的美国、纽西兰、日本等登山队八位英雄生命,高铭和却凭著坚强的求生意志,绝处逢生,动了15次大手术,挖掉整个鼻子、切下10根手指头、10根脚指头、2个脚后跟。经过多年痛不欲生的復健,他成为復健病房的辅导长,陪伴许许多多人勇 於復健、重新站起来走出去。

  他逢人就说:「人的一生只要作一件有意义的事就够了。」他心繫百岳,希望劫后余生能完成「中国百岳摄影计画」,把这一百座中国名山的真面目还原、纪录,留给后代子孙,好好学习仁者乐山的智慧与德性,迄今他已完成了45%的进度,包括西藏、新疆、四川、云南等地区的探险、拍摄、田野调查等,预计 2008年完成出版发行分享全球。由是,高铭和勇登高峰,远征圣母,登顶惊魂,绝处逢生;虽痛不欲生、面目全非,仍珍惜劫后余生,心繫中国百岳,不愧为 「九死一生」的典范。

  高铭和(Makalu Gau),男,1949年出生於台北县瑞芳煤矿山,父亲是煤矿工人,他从攀爬家门前的煤推开始不凡的大山人生。中原大学土木系毕业后,24岁进入中兴工程 顾问公司,隨同事去登台北市郊的七星山后,与山结下生死不渝的情缘,几乎爬过国內外名山,这样一个山痴,寧愿输掉了事业,赔上婚姻,只为了亲近那一座座沉 默不语的山峰。

  尤其,1982年他开始远征海外,愈登愈高,1992年试登圣母峰未果,1996年终於如愿以偿,站上世界之巔,却在下山途中困於暴风雪整 夜,虽然获救,但因严重冻伤而致手指、脚趾、足踵和鼻子全遭切除。

   经过15次大手术与多年痛不欲生的復建后,他又重回群山的怀抱,为的是要完成今生最大的 使命─中国百岳摄影计画,该计画已於1991年启动,预计於2008年完成。铭和精采的大山人生摘要如下:

1973 开始攀登台湾高山
1981 攀登玉山东峰北壁,创立攀岩者俱乐部
1982 赴韩国雪岳山攀登冰壁,攀登大霸尖山西北壁
1983 赴日本北阿尔卑雄山接受雪地登山训练
1984 赴法国霞梦尼(Chamonix), 在法国国立滑雪登山学校观摩切蹉並登阿尔卑斯山白朗峰(Mont Blanc 4807m),
1985 赴美国加州优瑟米提国家公园攀岩,再转往瑞士攀登世纪奇峰马特洪恩峰(Mt Matterhorn 4470m)
1988 赴南美阿根廷登安底斯山脉阿空加瓜峰(Mt Aconcagua 6956m)
1989 赴日本剑岳雪训,到印度登喜马拉雅山怒峰(Nun Peak 7135m)
1990 赴印度登莎瑟峰( Mt Saser Kangri 7672m)
1991 赴西藏登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Cho Oyu 8201m)
1992 赴北美阿拉斯加登麦肯尼峰(Mt McKinley 6913m),赴西藏登世界最高峰圣母峰(Mt Everest 8848m)
1993~1994 在西藏高原探索喜玛拉雅山高峰
1995 赴北美阿拉斯加再登麦肯尼峰
1996 赴尼泊尔由南坡登圣母峰
1999~2000 在西藏继续探索喜玛拉雅高峰
2001 赴喀拉崑崙山探索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 K2, 8611m)
2002 先赴云南探索苍山、玉龙雪山及梅里雪山,再到西藏绕神山冈仁波齐(Kailash 6638m)
2003 到云南探索高峰梅里雪山及玉龙雪山,到尼泊尔圣母峰基地营建行
2004 赴新疆天山博格达峰(Mt Bogda, 5565m) 及托木尔峰( Mt Tomur,7443m)探索
2005 赴新疆崑崙山琼木孜塔格峰(Qong Muztag 6920m)探索

登顶惊魂、心繫百岳
  由高铭和带领的「中华民国圣母峰远征队」,於1996年4月初,走了七天才走到圣母峰的山脚下设立基地营,他们要从冰河往上爬,爬到最高8848公尺 的圣母峰顶,大概要花一个月的时间,因为这中间要建4个营地,每个营地距离大概1公里左右,可是因为冰河受到重力挤压,它会裂开,裂开就很难走,花了一个 礼拜的时间,才在6000公尺架设了攀峰的第一营基地。

  又过了3天,他们往6400公尺的地方前进,这个地方是冰河的源头,所以地势比较平坦一点,他们在这里架设了的第二营基地。接下来他们就要爬冰坡,要 用冰钉打在上面並绑绳子,然后队员才一个接一个爬,爬了一整天,到达海拔7300公尺的第三营基地。 第二天天气很好,大家就一窝蜂往上爬,爬了大概8个钟头,来到海拔8000公尺的第四营,也是他们要攻顶圣母峰的最后营地。 晚上十点多,他跟三个雪巴人开始出发,走了大概几个钟头,太阳出来,又继续往上面爬,爬到中午12点,来到海拔8500公尺,距离圣母峰只剩下300 多公尺,所以就很努力赶快爬。

  谁知道海拔愈高,空气愈稀薄,愈想快就愈快不起来,走到最后剩10几公尺,他走一步路要休息好几分钟,气喘如牛,感觉怎么吸 都吸不到氧气,又不敢將氧气面罩打开,很努力地拖著沉重的双脚,终於在一九九六年五月十日下午3点多登上了世界最高峰──圣母峰。

  登上圣母峰,赶快拿相机出来拍照片,並看圣母峰四周的风景,喜马拉雅山有2400公里那么长,一眼望不尽,往北边看是整个青藏高原,可以看到很多的冰河、雪山,他想在上面多待一些时间,多拍一些照片。但是两位雪巴人一直催他赶快下山。 衝下山没多久,风开始愈来愈大,天空开始飘雪,飘下来的雪阻挡他们下山的视线,衝了大概一、两个钟头,太阳下山,四周围乌漆嘛黑,什么都看不到,他就 拼命叫那两个雪巴人,可是都没有回应,因为风的声音很大,他只好自己慢慢往下走,没多久走不动了,就躺在冰坡上面,可是躺下去没多久,因为太冷全身开始发 抖,温度降到零下60度,不到10分钟,他就想睡觉,一方面太累,一方面没力气,正要睡著的时候,一个声音告诉他自己,在这么恶劣的情况如果睡著的话,大 概就会失温,人体一失温就会死掉,一想到会死掉就不敢睡觉,但是不睡觉又全身发抖,最后想到一个办法让自己不会睡著,就是很用力、很大声的叫自己的名字, 一叫出声脑部就清醒。

  就这样慢慢撑,没多久又想睡觉,又叫自己的名字,叫到最后,都已经没力气出声,连声音都快睡著了,这时候知道已经撑不下去了,就在这一剎那,突然觉得 好不甘愿,因为好不容易登上圣母峰,却要死在这里。他很快全身开始动起来,用两只手打自己的大腿、身体,让自己觉得温暖一点,身体又滚来滚去,接著,他赶 快將鼻孔上的冰雪清除掉,清掉后他就做深呼吸。当时,一心一意想多吸一些空气,就不会窒息、死掉,这些动作做了半个钟头,发现心跳不会那么急促,直觉发现 这个方法有效,就继续做下去。 在这接近死亡的边缘,当他转过身去,发现有一种很奇怪的光线从天空透出来,原来是太阳要出来的晨曦,心里燃起一股生命的希望,告诉自己要继续撑下去, 坚持到太阳真的出来,生命就有希望了!这时候感觉好像躺在家里的床上一样那么温暖,拼命叫自己不能睡著,可是已经没有用,又慢慢昏迷睡过去。

  到下午一点钟左右,他听到有人在叫他,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就是睁不开眼睛,挣扎了老半天,突然有一个氧气面罩罩在他的脸部,他顺势一吸脑筋就清醒了, 眼睛就睁开来,发现一个雪巴人已经站在他的身边,救命恩人就是昨天氧气面罩坏掉先下山的那位雪巴。

   过了一天,大家轮流送他下山,从8000公尺,到7000公尺,再到6000公尺,最后他已经走不动,他们拿塑胶船將他整个人绑起来,在雪地上像拖尸体一样拖著走,直到直昇机来救援,就直接飞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送到医院做急救,两天后送回台湾,又两天后,家人亲戚、朋友又安排送他去美国阿拉斯加, 做冻伤的治疗。

  10天后,美国医生確认冻伤的部份必需全部切除,因付不起庞大的手术费,不得不飞回台北长庚医院治疗,连续动了15次大手术,切除10根手指、10根 脚趾、2个脚后跟、1个鼻子,並经多年痛不欲生的復健,他总是非常感恩的认为:老天爷没有让他死在圣母峰,让他活著回台湾,应该有什么使命要他完成。

  於是他想到了从1991年正在进行的《中国百岳摄影计画》,当时在1996年已经做了约百分之二十了,他既然还有一条命回来,那就应该继续去完成它。 虽然他没有脚、没有手,可是这些都可以克服,他要求自己重新站起来,他不希望下半辈子都在轮椅上过。刚开始在家里用膝盖练习爬,爬了一段时间,开始练习站立,练了几个月,终於可以一步一步慢慢的移动。接著练习自己洗脸、刷牙、吃饭、写字、打电脑、拿相机拍照,最后练习开车,有了这些技巧以后,他就告诉自己要重回喜马拉雅山。

  1998年搭机飞往西藏,测试自己的身体状况,是否可以继续在高海拔地区从事探险摄影工作;结果一切都没问题,於是从1999年就继续去做他还没完成的《中国百岳摄影计画》。

  经过多年的努力,完成西藏大部分区域的探险和拍摄工作,2000年起就到了新疆、四川和云南等地方;到2005年止,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四十五的进度,整个计画预计在2008年全部完成。检附高铭和用生命之爱写真名山的摄影展如次:

西藏人文自然展国立台中美术馆 1998
中国百岳成果展台北2000
西藏影像特展 台北诚品敦南店2002
中国百岳成果展台北2004
新疆影像展台北纽约纽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