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9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轮椅名医─新加坡陈建民(Dr. William Tan)
轮椅名医─新加坡陈建民(Dr. William Tan)
【转动大爱‧挑战极限】


 

  新加坡籍的美国哈佛大学医学博士陈建民,他是脑神经学家,也是名医,在哈佛大学念脑神经学与癌症预防,在牛津大学修卫生政策,考取了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 学位,目前是新加坡领袖研究大学的医生科学家,寒暑假则在澳洲一所医院从事研究工作,公余,到世界各国转动大爱,为弱势团体募款。他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 奥运金牌残疾运动员,他总是凭著钢铁般的意志力,为公益挑战生命极限,去(2005)年,他用70天时间在欧洲、亚洲、澳洲、非洲、美洲、南极洲、北极洲等七大洲,完成10项超级马拉松赛程,打破了四肢健全的英国人提姆罗杰斯(Tirm Rodgers),在1999年创下的99天內在七大洲,完成七项超级马拉松的金氏纪录。

  最难能可贵的是,从1987年开始为各国弱势团体募款活动迄今,已经募得一千四百多万美金。他常常逢人就说:「我不为自己失去的感到悔恨,而是加倍利用 自己拥有的。我失去了一双脚,但是,我还有手、还有脑。」由是,陈建民接纳残疾,解放心灵,活出尊严,挑战极限,转动大爱,扶持弱势,激励千千万万位生命搏斗的人,不愧为「轮椅名医」。

  陈建民(Dr. William Tan),男,1957年出生於新加坡,他两岁那年发高烧,原以为是普通感冒,送院后发现是罹患小儿麻痺症,但已救治不及,造成终身残疾,自此几乎以医院为家,到了10岁才迈出艰辛的第一步,在妈妈、姊姊轮流背送下,以极优异的成绩,完成中小学学业,也以极优异的成绩考进国立新加坡大学医学院生命科学系, 后来以荣获全额奖学金完成美国哈佛大学脑神经学博士学位,其间曾知遇新加坡轮椅体育会创办人亙西德警员(Wahid Baba)的赏识与指导,成为奥运残疾运动员金牌选手,不但为国爭光,而且挑战各种运动极限,为各国弱势团体募款,已累积筹募了一千四百多万美元善款,为 各国公认的「转动大爱英雄」。

  10岁才迈出艰辛的第一步 由於买不起枴杖和轮椅,陈建民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能用爬代步,低劣的卫生条件,使他感染一身的皮肤病还有其他各种疾病。 医生建议把建民送去红十字会之家,但爸爸和妈妈却觉得不管多苦都要把孩子带在身边。到了適学年龄,他们四处奔走爭取让他进入正规学校,而不是残疾儿童 学校。”我母亲认为我除了脚不能走,能力不比別的孩子差,所以坚持要我像正常人一样上学。她相信,只有教育可以改变我的一生,让我自立自强”。

  好不容易申请到一家幼稚园,陈建民的不良於行却成为同学作弄的对象。他们叫他难听的名字,脑袋经常挨打。建民非常愤怒,但他没哭,而是强忍眼泪,一把 捉住打他的人的胳臂,狠狠咬一口。他说:「你看,从小我就个性倔强,懂得怎么克服困难,虽然咬人是不对的,为此我付出”惨重”代价」。 陈建民被令退学,他哈哈大笑说:「你听过才进幼稚园就被开除的人没有,我就是,很好笑吧?」 輟学在家一年后父母替他报名上小学,同样碰了很多钉子,最后才在实里基小学给他找到一个名额。那是新加坡最高的小学,楼高七层,还好有电梯。每天,陈建民由姊姊和妈妈轮流背著上学、放学。

  有感父母为他爭取入学的辛苦,建民不敢再逞强,而是发愤读书。学期结束,他成绩全年级第一,由姊姊背著上台领奖,奖品是一本故事书《龟兔赛跑》。

  建民渐渐长大,背著他来回跑越来越吃力,一直挺直腰桿生活的父母放下尊严,到福利部申请救援,给建民申请木柺杖和支撑双脚的支架。就这样,10岁的建民开始迈出他艰辛的第一步。

  姊姊说:你也能像李光耀总理进莱佛士书院每天上学放学,陈建民都会经过院址在勿拉士峇沙路(Bras Basah Road)的莱佛士书院。有一次,姊姊对建民说:「你要努力用功,总有一天你也能跟我们的李光耀总理一样,进入这间学校读书。」 建民没有让姊姊失望,小学毕业,他以高分考进莱佛士书院,成绩一直名列前矛,一路靠教育部和义安会馆的奖学金,以及家教赚来的钱念完大学。毕业那天,陈建民的妈妈和姊姊都哭了,那是无比骄傲和欣慰的眼泪。

  毕业后不久,陈建民说服母亲让他出国深造,考取脑神经博士学位,在纽西兰的奥克兰医学院工作几年后,又获经费到美国著名的梅约医学中心(Mayo Clinic)从事研究,接著又到澳洲学医。 「小时候我病得很重,一直得到医护人员细心照顾,从那时起,我就决定要当医生」。

  开学第一天,教授见到建民,觉得他是在浪费时间,也在糟蹋学位。「我没有因此而沮丧,教授把轮椅看得比我大,却没有看到坐在轮椅上的我,无法走路对我来说从来不是障碍,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 从医学院毕业那天,陈建民的教授向他祝贺,並向他致歉。

  陈建民说:「从小我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但那只是生理上的侷限,在其他方面我其实跟常人无异。父母一直对我抱有很大的期待,虽然我不良於行,但他们从来不因此而宽待我,在家里,我一样要帮忙扫地、洗碗。现在回想起来,他们真是用心良苦」。 坐上轮椅新的节奏在耳边响起陈建民从来不为自己的残疾感到自卑,但小时候上体育课,看到同学在球场上玩得好高兴,他心里总是若有所思、闷闷不乐。

  17岁那年,他在报上读到一则新闻,一名因公受伤而残疾的前警员瓦西德发起推动新加坡第一个轮椅体育会(wheelchair sports),这让陈建民好不兴奋,他从家里跑到花拉公园,一瘸一拐的走上跑道去见瓦西德。

  瓦西德看著面前充满热情的年轻人,朝一辆空轮椅坐了个手势,对陈建民说:「坐上去,试试看」 因家贫,陈建民一直买不起轮椅,这是他长这么大首次有机会坐上轮椅。他吸一口气慢慢推动轮子,在跑道上转了一圈又一圈,一种新的节奏在他耳边响起。「那是我人生另一个转戾点,第一次,我体验到什么叫速度,能够奔跑原来是这么美妙的事情」。 之后,陈建民没再回头。在瓦西德指导下,他定期接受各种刻苦训练,当上残疾运动员。

  1980年,他是第一个在轮椅上完成42.2公里马拉松的运动员。他说:「我花了4小时才到终点,朋友都说我疯了」。 接下来,是一连串挑战,包括亚洲太平洋运动会、英联邦运动会。他一次又一次得奖。 「我要不停的洗链自己,证明人的潜能,永不放弃是我坚持不懈的信念。以前我一天只能做50下伏地挺身,现在我能做450下,將来我可能作600下,一切其实掌握在你有没有这种意志力。」 1987年开始,陈建民充分利用他的运动才能,为慈善献力。他的第一项慈善活动,是在母校莱佛士书院的跑道上进行16小时马拉松竞赛,那次以后,陈建民接到许多类似的邀请,至今,他已为多个慈善机构募得逾1400万元善款。 除了赛跑,陈建民也为募款进行各种各样的运动,游泳、骑马、划独木舟、跳降落伞,还是过用绳子爬上14层高楼,胆识过人。

  他说:「我的身体虽然被束缚在轮椅上,但我的精神超越轮椅,我是飞出笼中的小鸟」。 捐出七大洲马拉松赛奖牌做慈善 陈建民的七大洲挑战,赛程地点包括泰国、阿根廷、南非、荷兰、纽西兰、澳洲、加拿大、美国和南极,为了以最佳状態参赛,陈医师特地请了一年无薪假期, 全力备战。整个活动从2005年2月开始,5月结束,全程70天超过400公里,过程之艰辛,超乎外人想像,特別在南极的时候,地势险峻、冰天雪地,跑起 来不容易,更何况是坐在轮椅。在这70天里,陈建民经歷千辛万苦,身上伤痕累累,至今仍留下难以癒合的伤口。 陈建民表示,有好几次他想放弃,但想到只要他能挺过去,就有一名癌症病患可以得到帮助,这给了他很大的力量。同时,他也一再提醒大家:爱要及时,爱要平常心,人性本善,人不需要因为本身残疾─才有一颗想帮助別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