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9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冒险艺术家─俄罗斯姍姍(KOPEYKINA SVETLANA)
冒险艺术家─俄罗斯姍姍(KOPEYKINA SVETLANA)
【用爱冒险‧復活艺术】




  俄罗斯冒险艺术家姍姍,因长期从事圣像修復工作,不知不觉浸淫於极毒的调色颜料中,以致罹患好发性严重哮喘,迄今尚无治癒新药,她仍乐观面对,带病转任文化与艺术解说员,並积极广召艺术义工团推广儿童美术教育,培养俄罗斯艺术幼苗,让艺术向下扎根;公余,自组「北极熊救难与冒险车队」,勇闯天涯,冒险犯 难,百折不挠,闻声救苦,不论南亚海啸、不论阿富汗强震,都有她身先士卒救难的足跡;还是莫斯科前往西藏2万公里考察团,还是挑战撒哈拉探险队,都留下她挑战极限的脚印。

  他是热爱生命的奇女子,也是復活艺术的亲善大使,更是挑战极限的冒险家。由是,姍姍用爱復活艺术,用爱挑战极限,用爱急难救助,不愧「冒险艺术家」。

  姍姍(KOPEYKINA SVETLANA),女,1970年出生於莫斯科,国立莫斯科大学东方艺术学系第一名毕业,从小就嚮往中国艺术空灵的境界,却出生於俄罗斯军人世家,祖父是苏联时期武功非凡的將军HHKONAH‧HBAHOBHU,於苏联时期担任坦克特殊部队指挥官,在1943年夏天KYPEK保卫战,与德国机动部队正面遭遇,这场有史以来超过5千辆坦克规模最大最惨烈的会战,她的祖父躬逢其盛,大败德军,荣升將军,当时她祖父驻守的地下战情室,现在已立了他祖父战胜纪念碑。她曾经官拜上校的父亲MHXAHN HBAHOBHU曾担任特殊骑兵队的队长,也是杰出的马术运动员,在61岁高龄,勇夺2005年全俄罗斯马术比赛第2名,姍姍的妈妈ANA表示,去年的比赛是因为姍姍的父亲没有自己专属的马而以些微之差与冠军失之交臂。姍姍回忆她这位凡事力求完美的父亲,从小就非常疼爱她,但是训练她各种学习都必须严格全心投入,这造就了她坚强的毅力,並展现在她艺术之美的追求上;由於父母亲对旅游也有很大的兴趣,从小隨行的姍姍养成了勇闯天涯的视野。

  生於北国的姍姍给我们的第一印象,绝对与「高头大马」、「金髮碧眼」等划不上等號;个子娇小的她、一头黑色卷髮、水灵灵的眼神让她显得活力四射;就像 隆冬的太阳,只要一出现,总是带给大家阵阵的暖意,也因此,我们一般人根本很难察觉她患有严重的疾病,一种隨时可能致命的疾病。清晨,窗外透著微光,姍姍挽起了袖子,扎好橡皮管子,將药液注入静脉里;接著將哮喘的药放进行囊里,没有人会喜欢在一大早对自己施此酷刑的,但是,这是维持生命必须的程序,紧接著的一天里,姍姍完全地融入了艺术文化的解说,已经將病苦拋诸脑后。

  原先姍姍认为必须靠药物来维持工作的正常,並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但她看过歷年来,台湾获得热爱生命奖的得主,每个人在坚强的外表下,都有著不为与外 人道的奋斗,之后,她娓娓道出患病的经过:原来这个恼人的疾病,是源自她从事圣像修復,使用调色颜料具有化学挥发性,长期投入工作,导致残余的毒素造成严重的气喘,加上阿斯匹灵的过敏併发症,让她又受到肺炎的威胁,但是,姍姍不曾怨天尤人,她总是乐观地告诉自己,现代科技发达,迟早会出现特效药的,而且她对於艺术的热爱也丝毫没有减少,转而全心全力投入推广儿童美术教育的工作,她认为让艺术扎根,才能让生命的美好开花结果。

  所幸的是,姍姍中学十分丰富,並没有受到填鸭式教育的荼毒,除了琴棋书画之外,户外活动总是让她兴趣盎然,而她也如愿低进入了美术学院,在完成「神像修復系」的课程之后,经过一段教学歷练,姍姍考上了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这使得她的创作不限於学院派的宗教题材,在这同时,东方的美术衝击解构了她原有的观念。她开始醉心於东方深远的文化,为了理解中华艺术深层的內涵,她学习了武术与中文,除了自己在大学里的中文课程之外,她策励自己编写专有名词字典,努力记住各种领域的单字。不出几年,竟然可以流利地直接口译。

  姍姍的生命力不仅表现在静態的艺术上,举凡武术、攀岩、溜冰、滑雪等具有挑战性的活动,她无不积极参与,她知道自己的生命终究有结束的一天,但不是等待,而是去创造; 一旦下了决心,就不能只是玩票性质,她策励自己全心投入,她甚至成为一位滑雪教练,姍姍尤其崇尚拥抱山林自然,幸运地,在1996年,她认识了现在的先生谢尔盖─一位热爱户外活动的学者,他们在一次登山活动中,彼此觉得一种寧静的安全感,从此开始了一段感人的恋情,这对神仙眷侣的足跡踏遍 高加索山,谢尔盖在莫斯科大学物理系工作,同时也担任电脑公司的主管。在姍姍的生命中,一直扮演著引领者的角色。 在俄罗斯,吉普车越野活动十分惊险具有挑战性的,尤其是在沼泽地区,连行走都很困难的地方要让笨重的吉普车通行,颇有美国西部拓荒的精神,姍姍和谢尔 盖参与了多次的越野行动之后,他们开始爱上这项活动,终於在2003年9月,他们將多年的积蓄添购了吉普车,这无异是增添冒险的活动半径。

  在某一个冬天里,姍姍参与一项北方的探险,前夜的积雪,造成路况的不佳,加上天候,大家发现,姍姍迟迟没有跟上来(她总是说自己姍姍来迟),等了许久未见人影,於是大家决定回头去找,在茫茫的大雪中,发现路旁有一个大雪堆,略有异状,走进一瞧,嚇然发现是姍姍的车翻了,当场所有的人真的给嚇坏了,慌乱中,姍姍竟然自己从雪堆中爬了出来,怀里拥抱三只走失冻伤的俄罗斯小犬,她笑瞇瞇地告诉大家:「我没事!我没事!还救了三只俄罗斯小犬」,像这样惊险又爱 屋及乌的故事,竟然成为俄罗斯真理报的头条新闻。

  2004年,姍姍作了一件轰动俄罗斯的大事,筹组第一支俄罗斯吉普车队巡礼西藏文化考察团,进入了传说中的香格里拉,遗世独立的神祕国度令人嚮往,但是横跨欧亚的车队进入了迭峰层峦的青康藏高原,却是艰难的任务,终年不化的积雪,对於半年飘雪的北国人而言,应不致於陌生,但是超过五千公尺的海拔,空气异常稀薄,对於俄罗斯平原的人们来说,高山症已是令人闻之丧胆,更何况是必须仰赖气喘药剂才能顺畅呼吸的姍姍呢! 奇特的是,整个路途中,姍姍竟然从来没用 过一次气喘的喷剂。

  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持她走完这趟行程呢?「在这个伟大的团体里,我只觉得自己十分渺小」──姍姍如是说,整个车队的成员有十二人,她一个人懂中文,举凡 交涉应对都缺不了她,其担当之重不难想像。这次的活动十分成功,他们带回来了珍贵的影音资料以及无价的友情,而且贏得了全俄罗斯吉普车旅游首奖,姍姍一直 感谢大家给予这个机会,前后45天里,他们跑了2万公里,五千七百五十四公尺的海拔,也让他们创下金氏记录,儘管后来这个记录又被打破,但是他们也带动一 股冒险犯难的风潮。

  而对於南亚海啸、阿富汗强震的救灾,正是她冒险犯难精神的自然延伸。今年冬天,姍姍已再组一个车队,於新年时远征俄国白海,共2千公里 的距离,原来该处在夏天是沼泽,只有在冬天结冰时可以渡过。至於2006年的规划,姍姍表示,横越蒙古戈壁,是下一次令人兴奋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