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大观服务> 生命奖章> 第10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 非洲德雷莎─衣索比亚(Haregewoin Teferra)
非洲德雷莎─衣索比亚(Haregewoin Teferra)
【拯救大非洲爱滋孤儿‧见证没有你就没有我】



  非洲衣索匹亚沃谷纪念孤儿院创办人德飞拉女士,她是2500万孤儿的希望,尤其是爱滋孤儿。最难能可贵是:她先后面对丈夫病逝、爱女往生的悲痛,因痛不 欲生,她自囚八个月,与世界完全隔绝。后来在教会的协助下,她收容第一位被遗弃在教堂前的15岁援交又染爱滋病的少女,接著被遗弃的爱滋宝宝一位又一位由 她收容呵护,在收容呵护这些被遗弃的孩子中,她深深体会到「没有你就没有我」(There is no me without you)。

  因此,德飞拉女士化悲痛为力量,化小爱为大爱,以30岁英年早逝的女儿名字命名,在1998年於衣索匹亚首都阿地斯阿贝巴创办「沃谷纪念孤儿院」,到 2006年12月为止,已收容250名爱滋宝宝、125名援交少女、76名弃婴,尤其,她无惧於爱滋病童,奉献百分之一百的爱,在一个没有希望的非洲地区,她提供希望给那些破碎家庭─纵使爱滋宝宝的父母因缺乏医药照顾而病逝,但是至少爱滋宝宝有她收容避免被遗弃街头,她除给他们温饱,也给他们教育,更训练他们一技之长,让她们和平常人一样,活出尊严、活出希望。

  REV. Dr. Gary Gunderson是Emory大学公共卫生学教授,她对於德飞拉女士十分推崇:「这是2500万孤儿的唯一希望,她的作用要比全球性的相关会议还要大得 多。德飞拉女士,是我们人性与怜悯的榜样,我们必须帮助孤儿,尤其是爱滋宝宝。我们必须调整世界上重要事务的顺序,不只是富有国家的人民受到良好的医疗照 顾,而是全人类的生命都受到良好的医疗照顾。」由是,德飞拉女士怜悯爱滋孤儿,凝聚当下力量,化悲痛为力量,化小爱为大爱,呵护生命,呵护希望,不愧为 「非洲德蕾莎」。

  德飞拉(Haregewoin Teferra),女,61岁,1946年7月3日出生於衣索匹亚首都阿地斯阿贝巴,父亲是衣索匹亚联邦法官,共有20位子女,德飞拉是长女,高中毕业, 先担任大学助理,然后任职於电脑公司。德飞拉的丈夫是一位中学教师,婚后生了两位女儿,是一个非常快乐的中产阶级家庭。

  1990年,德飞拉的54岁丈夫病逝,德飞拉含辛茹苦扶养二位女儿,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她的长女於1997年12月3日病倒住院,当时, 德飞拉女士远在开罗工作,闻讯立即赶回,跪求医护人员全力抢救,但还是回天乏术。她伤心欲绝,在將近一年的时间中,她身著黑衣、黑裤、黑袜、黑鞋,整天待 在女儿的墓园內,並与世隔绝。

  有一天,她回忆一首歌的內容:「没有你就没有我」(There is no me without you),她將一张写著这个內容的纸贴在她女儿的照片上,这也是德飞拉自传的书名。在悲痛之后,她在教会的协助下,在她女儿的墓园附近的小屋中,开始准备重新出发,收容第一位被遗弃的15岁援交又染上爱滋的少女。当她深入瞭解少女悲惨的遭遇后,她发愿帮助被遗弃的孤儿─尤其是爱滋孤儿。

  两週后,又有一位可怜男孩被送到这间爱的小屋。之后,又收留2位6岁的爱滋宝宝,因此,她的生活开始转变,德飞拉与这些孤儿们真正生活在一起,而被收容的孤儿越来越多,因为衣索匹亚等非洲地区爱滋病流行,爱滋孤儿收容十分有限,加上大家都害怕孤儿传染爱滋,所以,很多爱滋孤儿被遗弃,不是流落街头,就是援交、偷窃、乞討或捡拾垃圾余物等维生,病死街头更为常见。於是,德飞拉女士散尽所有积蓄,於1998年3月,在衣索匹亚首都阿地斯阿贝巴,创办了「沃谷纪念孤儿院」,到2006年12月31日止,已收容451位爱滋孤儿。

  德飞拉女士从收容呵护爱滋孤儿中─找到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她一再表示,她无法抗拒去爱別人,也在爱別人的行动中,化悲痛为力量,化小爱为大爱。德飞拉 除给爱滋孤儿医疗,还帮助他们回到家乡或国外的寄养家庭。如果病弱而无法离开的话,即把孤儿院病成一个大家庭,大家以孤儿院为家,大家相依为命,德飞拉提供学校课本、制服、教室,並与学校建教合作,敦聘老师到孤儿院教导他们。另对於爱滋少女、寡妇,德飞拉训练她们一技之长谋生能力。在帮助所有爱滋孤儿的庞 大繁杂工作中,德飞拉多次病倒,但她实践上帝的博爱,施比受更有福,她一次一次的病倒,却一次一次不药而癒,在德飞拉女士的身上,让大家见证爱的奇蹟。

  爱滋病起源於衣索匹亚並遍及全非洲,其中影响最严重的是沙哈拉沙漠地区,约有1200万爱滋儿童丧失父母,总计约2500万非洲人罹患爱滋病,基於恐 惧、不理解及迷信,同时有太多的病童为爱滋带原体,因此在1990年代很少有人愿意对病童伸出援手,原本的医疗体系因病童太多而崩溃,同样也使寄养家庭制 度无法运行。

  而德飞拉女士是转捩点,她因丧女之痛失去生命的意志,想隱居教堂,却在天主教慈善团体的请求下,她开始接纳孤儿,直至住满她的院区为止,她因而声名远 播,由其他无惧於爱滋病童,提供希望给这些破碎的爱滋家庭─虽然父母因缺乏医疗照顾而去世,但他们的子女却不会被遗弃街头。德飞拉的生活不但未被爱滋病童 所害,反而因为她的大爱使得自己的生命更加有意义,因为爱滋病童也如同一般可爱的儿童一样,有权利接受良好的照顾与治疗─德飞拉女士是一个极佳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