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出版品> 出版書籍> 《彎出生命力—王志揚的書法故事》
《彎出生命力—王志揚的書法故事》
 
■  作者:王志揚 
■ 出版社: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
■ 定價:350元
 
戰勝生命彎拐
王志揚陪伴罕病癌症愛妻、侍奉失智父母、呵護失母愛女,不離不棄,18年如一日,戰勝生命的九彎十八拐。
王志揚每天24小時,向要奪走親人的死神開戰。
王志揚僅僅利用喘息的分分秒秒,無師自通,沉浸經典世界,化漂流木為花藝,還以書藝說法-不但以書法寫情、以書法說愛、以書法交友,而且以書法增進國民外交,以書法嘉惠弱勢。
 
傳愛書藝花藝
由是,王志揚從小與窮山僻海為伍,游泳、爬樹、打球、追風的成長歲月,練就出他靈活的四肢與靈巧的頭腦,王志揚逢人就說:「樹彎則峻‧藤彎則韌‧水彎則流‧人彎則智。」
王志揚以挫折為師,以窮苦為友,化悲痛為書藝,化障礙為花藝,用花藝傳法,用書藝傳愛,不愧為「書藝頑皮豹」,從703位生命文學創作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5年全球生命文學創作獎章」。
 
笑容背後的美麗與哀愁
第一次有這麼強烈的感動,在一場特別的簽書會上;第一次看見那麼多人在簽書會現場感動流淚,因為作者的真情告白;第一次感受到王志揚的超人氣魅力,一天之內一刷全部訂購一空;第一次……
許多朋友彼此分享,他們拿到《彎----書法手札》一口氣就把文章讀完,當然,那是因為十五篇文章都短短的,也是因為十五篇短文蘊含著許多動人的故事。這些故事呈現出作者王志揚不為人知的一面,那燦爛笑容背後的美麗與哀愁。
 
一個漂流木的家
王志揚位於鳳鼻頭海邊的家,屋外堆滿了看似朽木的漂流木。屋內空間很小,他那窄小的客廳兼臥房,地板上也堆積了漂流木作品。他的客廳有一張小書桌,書桌被書淹沒了。牆上貼滿了他的書法作品,大大小小,成了最風雅的壁紙。
他那狹小擁擠的空間,不免讓人好奇:「你在哪裡寫書法?」他指著地板:「小幅作品,我就跪在地板上寫。」大幅作品呢?「通常都在外面寫。誰向我求字,我就去他的地方寫。鳳鳴國小校長室也是我寫大幅書法的地方。哲明校長常將校長室內那張大型會議桌借我寫書法。」他說得輕鬆自在,讓大家聽來卻有點心痠。
通常,從事藝術創作的人,都會有自己專屬的工作室,以便沉思,安靜創作。眼前這位書法家,卻連一張可以寫大字的桌子都沒有。所以,他並沒有每天練字,而是透過「給」的機會來練習書法,難怪他常說:「我其實很感恩那些向我求字的人,因為他們,我才有機會練字。」
在這位書法家的房間裡,我們看見許多美麗的漂流木作品,朽木製做成時鐘,造型奇特的筆架,椰子殼做成的茶則,竹子雕成的臥香爐,……太多了,這些造型特別的生活用物,都是來自海邊的撿拾。
「我喜歡到海邊撿漂流木,有太多美麗的發現,那些經過大海沖激、礁岩琢磨的木頭、竹子、藤、椰子殼……,都是我創作最好的素材。」
 
狂愛生態‧親近自然
在沙灘上,放眼望去是堆積如山漂流木,那是大自然對藝術家的贈與,真是拾之不盡。沙灘上,許多螃蟹橫行,童心未泯的王志揚,一時興起展現他抓螃蟹的功力,他那挖沙抓蟹的敏捷速度,令大家大開眼界。他將螃蟹放在手心上觀察時的細膩動作,令大家感動,那是對生命的一種尊重。他說:「我和女兒禧語最喜歡到海邊來觀察螃蟹。有一次,我在海灘上發現長眼角蟹(俗稱鬼蟹,地球上跑得最快的螃蟹,一秒可跑三公尺。)立刻衝到學校幫禧語請假,帶她到海邊抓螃蟹。」原來,他是如此帶領女兒親近自然、接觸生態的。
指著海邊的碉堡殘垣,王志揚說:「我小時候就是躲在那裏賭博的。」叢生雜草的廢墟中,有著他太多「匪類」的回憶。為什麼他沒有變壞?他說:「因為,我熱愛運動,運動讓我的精力有所宣洩。更重要的是,我有全然愛我的爸爸媽媽。」
像他這樣一個調皮搗蛋、無惡不作的孩子,他的父母要用多麼大的耐心來承受?用多麼深濃的愛來包容?「我從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但我最怕的就是,母親的眼淚。」王志揚說。
 
用生命守護弱勢
在宋芳綺採訪王志揚的過程中,不難發現他還真是忙碌,一下子要帶媽媽(養母)到醫院看醫生,一下子要載生母找李醫師拔罐、一下子直奔明陽中學-為中輟生、少年犯找希望。兩個媽媽的病苦、一群無望的孩子,讓他奔波,但他不厭其煩,總以感恩的心說:「有機會為兩個媽媽盡孝,是我最大的福報。」,更感恩有機會-陪伴弱勢的孩子活出愛。
除了忙家庭,他對朋友也超級熱心。朋友請他寫書法,他義不容辭。有人請他帶生態,只要時間許可,他也樂意為之。每次隨他去拜訪朋友,見到朋友對他的好、對他的熱絡,大家都會暗自忖度:「這個人,對朋友一定是非常真誠、熱情。所以,才能贏得這麼多的關愛與尊重。」
 
以墨說法‧書藝傳愛
王志揚交遊廣闊,卻不是泛泛之交,而是真誠知心的忘機友。跟著他深入六龜、茂林、牡丹、南投、霧台……,那些平日不常見面的朋友,一見到他都開心不已,視他為「家人」般的親切。
寫書法,王志揚自創一種「以墨說法」的風格。他會應求字者的要求,當場揮毫,並針對書寫的內容加以詮釋,與求字者做生命的對談與分享。常常,在對談過程中,求字者淚眼盈眶,那感動,除了書法帶來的力量,還有與王老師當下的心靈對話。
 
會挽雕弓如滿月
王志揚不是文科畢業,與他交談卻發現,他的語言、他的思維,充滿哲理。原來,他以孔孟老莊為師,把握每一分每一秒自學。王志揚說:「我之所以接觸哲學,要感謝周清河老師的提醒。」周清河老師是王志揚的「忘年之交」,有一次,周老師提醒他:「志揚,你做生態導覽,與人交談的機會很多,如果你可以多閱讀文學,浸潤詩詞之美,我相信,一定可以提升你與人對話的質感。」這一番話,王志揚聽進去了,他不但開始閱讀文學,也進入哲學的領域。
他很忙,他總是利用開車的時間聽傅佩榮教授講述孔孟老莊,利用等紅燈的時間做一點筆記。因此,他從不抱怨塞車,也不會因為長途開車而疲累,原來是有聖人相伴啊!
王志揚常說,「行孝」、「行善」、「讀書」是他人生的三個「永不退票」。
彎處取韌,彎處取智
有一回,宋芳綺重讀論語,讀到學而篇的第十四: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宋芳綺竟不自覺的在書眉上寫道:王志揚是也。
這麼一個看似身處窘境,卻永遠樂觀開朗的人,每天都在給人歡喜、給人方便、給人信心、給人希望、給人堅韌、給人智慧。
    由是,誠邀大家人手一冊《彎出生命力》,大家一起從王志揚的彎處取韌,大家一起從王志揚的彎處取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