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出版品> 出版書籍> 《頑銅點頭—吳宗霖藝術生命的故事》
《頑銅點頭—吳宗霖藝術生命的故事》

 

■  執筆:陳敬介 (靜宜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
■  口述:吳宗霖
■ 出版社: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
■ 定價:350元

寶島台灣最美的一景,就在新北市烏來—每天下午4時,留仙居銅鑼達人吳宗霖與馥蘭朵飯店「優人神鼓」:鑼鼓隔岸合鳴的對話,饒富詩意、美意與禪意,見證吳宗霖逢人就說:「以銅為鏡可以明智,以鑼為樂能靜心。」
隱居新北市烏來山林吳宗霖(Wu, Tsung-Ling),為台灣少數僅存的手工銅鑼師傅兼藝術家。他曾經從事電子工程、水泥工程,因緣際會愛上銅鑼的聲音,索性到工廠當起製鑼學徒。
他從事製銅藝術30餘年,製作超過6000多片銅鑼,融合了調音的技術,完成一套「國際標準音」的音階鑼,讓不同的鑼,可以敲出不同的聲響、音階,甚至可以用鑼敲出樂曲,感動千千萬萬人,承蒙大家命名為「福爾摩沙之音」,為民族音樂添加新篇章。
由是,吳宗霖老師從玩童玩銅,進而銅心銅德;接著從銅鑼產業不振,到藝術創生—原民系列、蓮生大地、淨染不二,讓銅鑼重生;最後無師自通、15年如一日鑽研音階鑼大突破,製鑼創舉—敲響「福爾摩沙之音」,還應邀TEDxTaipei年會分享,一鳴驚人,響遍世界每個角落,讓台灣新創民族音樂感動世界,不愧為「銅鑼達人」,從全球2616位熱愛生命獎章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榮獲周大觀文教基金會「2018年第21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本會隨時歡迎各界推薦努力、愛心、勇敢、成就等生命勇士(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推薦專線:02-29178770、傳真:02-29178768、http://www.ta.org.tw、e-mail:ta88ms17@gmail.com。
 
用藝術讓銅鑼重生
   理想與現實未必是相衝突的,因為真正的理想必須在生活中實現。從某一個有趣的角度看,現實有時是殘酷的,但反讀「現實」,就變成「實現」。宗霖老師不被現實擊倒,他勇敢的站起來,面對現實,實現理想。
   他不枯坐家裡了,客戶不上門,就自己走出去吧。產業持續不振,但自己不能不振。
    從1989年返鄉獨自成立留仙居工作室,幾年好光景過去。時間差不多進入90年代中期,銅鑼市場一路往谷底跌落。
直到1999年,吳宗霖終於開始嘗試以其最熟悉的銅材,雕塑各種工藝飾品,舉凡小銅鑼、銅飾及傾向銅鑼裝置藝術的「大圓滿」系列,以及各種客製獎杯、銅飾墜物、銅手環、銅香爐等等,神奇的宗霖老師總能憑藉其靈感,信手拈來出人意表的物件,化腐朽為神奇。
吳宗霖將廢料銅片改造成件件令人賞心悅目、雅俗共賞而愛不釋手的銅製作品。
這是他嘗試銅雕藝術創作的第一步,面對一樣的銅材料,如何下錘,卻與製鑼完全不同,他的工作環境看似沒變,但事實上,留仙居在經營管理及創作方向—已經朝向多元化及藝術化發展了。
    但對宗霖老師而言,不論是傳統或創新,兩者的交集就是銅雕藝術,而銅鑼就如同是來修練他的諍友似的!
雖說每次的扣擊必有迴響,但也總是如實的應答而已,從不多言語。
或許也因此深深體會到,越簡單的東西越難做,只能用心領受、順其自然,才有真正的成就。
技藝或許可以純熟,但藝術卻無止境,他開始思考的是,如何以銅來與美對話。  
    宗霖老師回憶,或許銅鑼聲真的太迷人,2003年的某一天,居然吸引了在南勢溪對岸的「人子創意生活發展協會」的朋友;當他們來到留仙居之後,訝異於烏來這個溫泉勝地,居然隱藏了一個如此特殊的銅鑼藝術家。
因為彼此均認為生活與藝術應該結合,而宗霖老師不僅有理念,更有具體的創作。
在彼此一段時間愉快的互動之後,他終於接受了該協會的邀請,與愛子宗栩整理好一批銅鑼及銅製藝術作品,來到「人子創意生活發展協會」在新竹關西所舉辦的藝術市集展出。遊客熙來攘往的市集上,讓距離銅鑼越來越遠的現代人,能夠藉此接觸「久違」的銅鑼。而銅製藝品的展示,更讓遊客驚訝於質地堅硬的銅,居然有如此多變的面貌。
    或許大家會覺得,不過就是擺攤嘛!的確,就是擺攤,但又不只是擺攤。這個創舉使銅鑼的市場擴大,形制稍小的銅鑼在外加配件的輔助下,不再僅屬於寺廟、陣頭或北管,它可以走入家庭的客廳,成為古樸有韻味的裝置藝術。
而在宗霖老師巧手技藝下的堅質銅片,不僅成為實用的工藝品,其實也展現了—宗霖老師高超的銅雕技藝,展現了繞指柔般的優雅美感。
    這一步踏出去了,只是從新北市新店烏來加九寮山邊,踏到新竹關西的市集街道,不遠的距離,卻踏出廣大的藝術空間。
 
15年寒窗鑽音階鑼‧一舉敲響「福爾摩沙之音」
宗霖老師自幼即熱愛音樂,年紀稍長,更無師自通學會吉他、二胡、馬頭琴、笛、簫等樂器,興味所致,即席演奏,自愉愉人。
而製鑼技藝最重要也是最困難的,就是調音。緣此,他更耗時十五年鑽研,靈活運用調音的技術,完成一套國際標準音的音階鑼,讓不同的鑼可以敲出不同的聲響、音階,甚至可以用鑼演奏出樂曲。
    他回憶說:「曾有一位鋼琴調音師跟我說—『要做國際標準音』,這樣才有辦法跟其他樂器搭配。所以我拿著他留下的音叉試音,這時才發現,原來我的技術是可以做到這個層次的音階鑼,只是以前沒有發現。」
這個挑戰實在比北管鑼難度更高,也因為它使用的是台灣的銅料,是以台灣的製鑼技術完成,因此宗霖老師將此套音階鑼命名為「福爾摩沙之音」。
他說:「如果你要證明銅鑼是悅耳的,你就必須用這種來演奏,那它以後如果知道的人多了,對這種悅耳的聲音就會漸漸重視,我希望有一天它也能登上大雅之堂。」
    從此,福爾摩沙之音,便如同是留仙居的鎮館之寶;而福爾摩沙之音的演奏,也成為迎賓,甚至是許多活動的開幕儀式。台灣尺八協會友人劉國賓即認為:
 
音階鑼表演的方式,在台灣應該就是唯一啦,在整個華人世界也是唯一吧,因為大概在以前也只有像編鐘這種東西,但是也沒有人把銅鑼做成音階鑼這樣的表演形式,所以基本上這是一個很特殊的,而且讓人家覺得非常奇特有吸引力的表演活動。
 
2013年5月31日,新北市國際鼓藝節聯展,即邀請宗霖老師擔任開幕表演。
 2014年11月15日,宗霖老師應邀參加笛簫尺八箏琴交流社的開幕表演活動。
2015年5月15日,宗霖應邀書法家章厚倫作品特展的聯展,並於開幕時表演福爾摩沙之音。
2016年9月11日宗霖老師應邀 TEDxTaipei 年會演講時,亦於現場表演“福爾摩沙之音”,曾有朋友讚譽,這是他聆聽TEDxTaipei 年會演講經驗中,演講時間最短,但最震撼人心的一場。
而2017年1月20日,宗霖老師更應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之邀,在歲末年終晚宴擔綱演出。又如台北市南港茶葉製造示範場—台北找茶園,也有收藏一組音階鑼,作為入門迎賓的指標展示作品。
 
以銅明志‧以鑼靜心
以下是宗霖老師在TEDxTaipei 2016年會的一場演講辭,在演講前他將巨大的「風鑼」搬到舞台上,視覺上頗有震撼感,當他以獨特的功夫架式敲擊演奏之時,相信在場的聽眾一定更訝異於這片銅鑼,居然能發出如此多變,而極具情感風貌的樂音。有朋友在YouTuBe上觀賞他的表演,笑說,這是大家見過在TED演講者中,講最少話的人,但卻也是讓她深感震撼的人,因為大家從未想像過銅鑼有如此的不同反響。
 
以銅為鏡可明志,以鑼為樂能靜心。
    大家好,我是銅鑼師傅吳宗霖,我來自銅鑼烏來的山上。從事製鑼行業已經超過三十五年。從來沒有想過會在這個舞台上講話。那是因為我把傳統戲曲用的樂器銅鑼,隨著時代的演化,將它帶入了音樂,帶入了藝術,帶到了心靈。
    剛才各位聆聽到如雷聲、雨聲、風聲、海潮聲的風鑼,你的心被短暫的吸引了,吸引了就是一種單一,單一就是專注,能起靜心的作用。所以,以鑼為樂能靜心。
    「風鑼」是古代大官出巡時,在轎子前開路的鑼,敲打後百姓才知道要肅靜、迴避。另一面金色有鑼臍的,像有肚臍的鑼稱為子弟鑼,它是我們台灣最傳統的布袋戲後台的配樂樂團叫作北管,北管的靈魂就是子弟鑼。
    我將子弟鑼,演變成能敲打出國際標準音的福爾摩沙之音,也就是定音鑼。最早只是興趣打造幾個,排列起來,後來有位鋼琴調音師莊復華先生,告訴我如果要能演奏樂曲,就是要達到國際標準音A440HZ,我拿著他留下的音叉試音才發現,我的技術是可以做到的,經過十五年鑽研,終於完成一套國際標準音的音階鑼。
    這樣的音階鑼只有台灣才有。古早時,台灣要用鑼,必須回唐山買鑼。後來政府迫遷來台,買鑼的路被阻隔了,因此台灣居民,我的前輩們開始尋找適當的素材,因為我們沒有鑄造青銅鑼的技術,所以找到台灣特有的黃銅,黃銅在常溫常壓下可塑形,因此我們可以打造出國際標準音。這樣就能搭配所有樂器共同演奏樂曲,因此稱它為「福爾摩沙之音」。
    這是從傳統發展到藝術領域。
近年受到印度瑜珈的影響,研發出「脈輪鑼」,讓鑼的頻率對人產生作用,將銅鑼發展至心靈層面。
    「知其性則可為用」,由於對黃銅性質的了解,將製鑼的技術延伸到銅雕。與別人不同之處,特別的是直接用銅板手工敲打塑形成銅雕,最具代表的作品就是「荷花系列」,荷花代表清淨,以此希望能淨化人心。
    此外,在2004年發現鉢亦可調音,於是開始製作「手工鉢」,目的讓人靜心。
    希望作品能帶給人們對「靜心」有所幫助。
    也希望所有作品能達到雅俗共賞的境界。
        謝謝大家。
 
薪火相傳—堅持一輩子只做好一件事
2003年,吳宗霖老師的獨子吳宗栩,從二專餐飲科畢業,畢業門檻只要一張證照即可,他取得三張,並且表現優異獲得縣長獎的殊榮。
所以,剛畢業時,宗栩並未想過要留在烏來家中,繼承這個從小看老爸一路敲敲打打的事業。
宗栩說:「人家說女兒跟父親是上輩子的情人,我看兒子和父親是上輩子的仇人吧!生生相剋,我很羨慕我同學啊!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啊,沒有包袱啊!我覺得如果就去做我想做的話,那家裏也沒有人幫忙,也不是辦法,放不下。最重要的是我繼續留在這裡,才能夠學到最深層的台灣文化,我在家裡講的是台語,接觸的客人是陣頭的客人,聽他們講的話都是以前老一輩在講的話。」
    人生的道路有很多條,何時會走上自己最適合的道路,有時候自己也不清楚,宗霖老師來到年近花甲,仍堅持一輩子只做好一件事,亦即用一雙手敲打出銅藝無與倫比的價值。他說:「我到五十幾歲才知道我的使命,原來是要做這樣的樂器。」而愛子宗栩在幾經考量後,也毅然承擔起這個責任與使命。
    宗霖老師在指導兒子製鑼時說:「打這個時要先想一下,打哪一下,打下去他就會乖了。」這是另類的愛之深,責之切。充滿了暗喻。
    而以身作則,總是最直接有效的教育方法。宗霖老師這股要讓「銅鑼也能奏樂」的熱情,也深深感染了宗祤。
宗祤說:「製作福爾摩沙之音有三個定律。第一個大小,越大的銅鑼,聲音越低,越小的越高...。」
宗祤邊說,邊打起銅鑼樂曲輕柔動聽,儼然是最佳導覽員,也因為體型高大魁武,成了父親做銅鑼時的最佳助手。父子倆一槌一打,合作無間,雖然這條製鑼之路,也曾讓宗栩怯步。
    宗霖老師說:「我有一個座右銘叫做,『知其性則可為用』,做銅鑼幾十年的經驗裡面,其實大部分是失敗的。我曾經打破一個鑼,鑼臍打破了,下次我要做藝術品的時候,我需要一個自然的裂痕,喔~我就知道怎麼打破了。所以當機會來臨的時候,以前的挫敗,可以當作你的經驗。」
這幾年他嘗試把敲壞的銅鑼,再經過敲打, 粹煉成獨一無二的裝置藝術「荷葉」、「荷花」、「蜻蜓」,他讓銅有了新的生命價值。
宗霖老師一方面在愛子宗栩的協助下,也開始推廣銅鑼、銅製藝品DIY,舉凡導覽、解說、投標、天然藤木的採集、鑼槌、鑼架、鑼座等相關前製或配套措施等工作,宗栩都給予頗大的協助,尤其在製鑼工作上也有自己的見解:
 
    大的鑼、或者是音階鑼,不一定每個人都買得起,或者是喜歡,但是像這樣的東西,因為體積小可愛又容易做,甚至可以簽上自己的名字,所以反而它的接受度,比其他的鑼都來的高。把它的體積縮小,然後讓一般人體驗它的樂趣製作之後帶回去,可以融入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它不但不會拉低我們的格調,反而是一種融入現代社會的一種捷徑。
 
    宗栩近年也開始投入製缽的工作,有人來參觀工作室時,聽到這個缽的聲音非常喜歡,便馬上收藏了。宗霖老師說:
 
    他聽聲音,他喜歡了。就是說這個作品,一定有它的主人,它的主人出現了。他聽這個聲音他覺得印心,他怎麼挑的,直覺,喜歡,這就屬於他的。就是我們常講的緣分。因此我覺得做銅鑼啊,越來越有意思了,我這個人的宿命可能就是,來打造一些銅鑼來讓人家使用,假如說我的銅鑼可以讓很多人得到一種靜心,你想想看,是不是覺得很光榮啊。這個生命,霎那間就變得很有意義了。
 
    兒子的支持,成了宗霖老師隱形的力量,只是隱居山林製鑼最現實的是必須面對「收入問題」。
宗霖老師說:「我的行業是很特殊,可是收入真的也很特殊,特殊的少,少的可憐。一講到錢的事情,那種感覺真的很不好。這人情世故,頭都快抬不起來。」
「怡情養性淡名利,君子無欲自率真」這是吳宗霖的寫照,不求賺大錢,他只希望每片銅鑼,能找到自己的生命出路。宗栩也越來越能理解自己的父親師傅,他說:
 
    就是因為有這樣頑固,然後認真的個性,他才有辦法做一個這麼出色的藝術家跟銅鑼師傅,這點是不能否認的。如果我給自己打分數,滿分是一百的話,我可能給個六十一吧。也就是說,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由是,非常感恩靜宜大學中文系陳敬介教授,從十多年如一日與吳宗霖密切交往中,捕捉到一步一腳印的銅雕大師風範,完成《頑銅點頭—吳宗霖的藝術生命》乙書,令人動容。誠邀大家人手乙冊本書,讓鑼聲傳愛世界每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