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新聞報導> 2019年> 玉里的法國爸爸劉一峰神父 把憨兒當寶

玉里的法國爸爸劉一峰神父 把憨兒當寶

劉一峰神父(左)照顧玉里的孩子,被暱稱為「玉里的法國爸爸」。(許家寧攝)
劉一峰神父(左)照顧玉里的孩子,被暱稱為「玉里的法國爸爸」。(許家寧攝)
劉一峰神父籌建10年為老憨兒 籌建怡峰園,終於完工。(許家寧攝)
劉一峰神父籌建10年為老憨兒 籌建怡峰園,終於完工。(許家寧攝)
出生法國布列塔尼的劉一峰神父,來台傳教已逾半世紀。(本報資料照片)
出生法國布列塔尼的劉一峰神父,來台傳教已逾半世紀。(本報資料照片)
劉一峰神父25歲隻身來到台灣宣教。(許家寧攝)
劉一峰神父25歲隻身來到台灣宣教。(許家寧攝)
劉一峰小檔案
劉一峰小檔案

花蓮玉里天主堂、安德啟智中心負責人劉一峰神父來台逾53年,長期照顧花蓮偏鄉身心障礙者、街友、更生人、獨居老人等社會邊緣人,被當地人暱稱為「玉里的法國爸爸」,現年78歲的劉一峰說:「我愛台灣,台灣就是我的家。」

 

劉一峰(Yves Moal),1941年8月5日出生於法國布列塔尼區、菲尼泰爾省北部的聖波德里翁(Saint-Pol-de-Leon),不到1萬人的濱海小鎮,25歲那年來到台灣,把人生最重要的時光都奉獻給台灣。以下是劉一峰接受《中國時報》專訪摘要。

 

宣教亞洲 受家庭影響

 

問:請談談你的求學過程與對台灣的印象。

 

答:我來自傳統天主教家庭,家中排行第二,有哥哥和1個弟弟與妹妹,就讀巴黎大學神學系,接受完整的神學訓練,經常散步的塞納河畔不遠處就是巴黎聖母院,得知聖母院被燒毀,很難過。

 

叔叔是為我洗禮的代父,小時候聽祖母說二戰時身亡的叔叔,一直希望到亞洲宣教,這種想法也許當時在心裡萌芽,後來讀到來過台灣的傳教士文章,對台灣的多元文化覺得很有意思,當巴黎外方傳教會問我想去哪裡,毫不猶豫說「我要去台灣!」

 

1966年7月,當時我25歲從馬賽港出發,搭了1個月的船抵達基隆港,下船後彭神父帶著我去吃飯,當時我不會一句國語,連筷子都還不會拿,我已決心下半輩子都屬於台灣。

 

我是家中唯一在海外的孩子,媽媽每兩周就稍來一封家書,連續36年沒間斷直到86歲病逝。可能這份毅力遺傳到我身上,從國語、閩南語到阿美族語,努力從「聽不懂」到「攏聽有」。信雖然沒留著,但她的愛我一直放在心中。

 

推動回收 讓弱勢自立

 

問:當初為什麼想要推動回收讓弱勢自立?

 

答:31年前轉派至玉里聖母玫瑰堂,這個比後山還後山的小鎮,隨著人口外移,看到許多身心障礙者,以及很多被主流社會所拋棄的弱勢階層,像是遊民、老人與單親家庭,因為無業、生活失去重心,造成不少問題。

 

大約20多年前注意到政府開始推動環保資源回收,發現「原來舊報紙可以賣錢」,每天一早彌撒後,就找來街友、更生人一起整理寶特瓶、紙箱,免費提供宿舍休息,只要求不能喝酒、當老大欺負人。因為「老大只有一個」,劉一峰微笑指著天說。

 

「別人眼中的垃圾,都是我的寶物」,可能有些人會說「唉呀,神父你怎麼都接收那些人?」我會說,神愛世人,只要去發現他們的優點,也有可愛的地方,像有個愛喝酒的人有天主動向我說要戒酒,讓我很欣慰。

 

現在回收中心約收容70個人,有些人找到更好的工作,離開天主堂,有空還回來做義工。

 

顧老小孩 籌建怡峰園

 

問:為何想要籌建怡峰園?

 

答:20年前創辦安德啟智中心的顧超前神父病逝,花蓮教區主教指派我擔任負責人,我發現喜憨兒年紀漸長、父母雙老,但政府規定年滿45歲就必須離開機構,回到原生家庭或到老人安養院,這些「老小孩」該怎麼辦?

 

我擔心老憨兒無人照料,提出募款1億元籌設「怡峰園」,計畫興建四層樓,可讓50名東部老憨兒在地老化,但原答應捐款的企業倒閉,那時寫信向總統馬英九求援,幸在媒體披露與各界愛心響應補足了資金缺口。

 

怡峰園原本覓地在玉里市區,因為相關法令無法變更地目,但上帝為這些孩子開了另一扇窗,後來安德療養院對面的地主也願售地,工程順利在今年4月落成,預計6月立案,未來超過45歲的老憨兒「只要過馬路就到了!」

 

逾齡不退 台灣是我家

 

問:談談領到身分證的感想。

 

答:2017年我是縣內首位獲頒中華民國身分證的外籍神父,當時特別穿上西裝、打領帶參加典禮。我現在78歲,教會退休年齡是75歲,可能我還健康,讓我繼續服務。台灣就是我的家,我會做到不能做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