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新聞報導> 2019年> 他花十五年扭轉憨兒命運 成功造就世界第一

他花十五年扭轉憨兒命運 成功造就世界第一

撰文王君瑭 2019-01-23  (今周刊)

一場因緣際會,讓一位夜市老闆辭了工作收了攤,帶著陶笛,毅然決然走進唐氏症的世界,一教就是十五年。他的學生不但遍布全台,各個都擁有2-15張的街頭藝人證照外,他還籌組了全球第一個「唐寶寶樂團」!不只義演為敘利亞340多萬名難童和貝里斯3千多位盲童募款圓夢,更走出台灣,從美國到歐洲,從歐洲到非洲,藉著音樂,他們把愛傳到全世界。
 

樂音全台悠揚 都是他的得意門生

「我知道,我一直有雙隱形的翅膀~帶我飛,給我希望~」

你是否記得這樣的身影,吹著陶笛、演奏著樂器,帶給路過的你我一天的好心情。他們有時在休息站,也出現在熱鬧的街頭,他們是一群多障唐氏症寶寶,更是擁有2-15張證照的街頭藝人,而他們,都是林啟通老師最得意的學生們。

 

一場義演 開啟他十五年不歸路

原本在夜市賣衣服的林啟通,平時就愛好音樂,舉凡鋼琴、薩克斯風、陶笛都難不倒他;在一次因緣際會下,林啟通的陶笛老師邀請他一起參加唐氏症基金會所舉辦的義演活動,但這一場演奏卻讓林啟通的世界從此天翻地覆。

 

在台上專注演奏的林啟通,注意力卻被台下的一陣騷動給打斷,他微微地將視線向下移動,只看見一群唐寶寶們全都衝到舞台前,彷彿從來沒有聽過如此美妙的音樂,睜大了雙眼衝著他笑,那天真的笑容就這樣直直地撞進他的心中,這是林啟通第一次接觸到唐氏症的孩子。

 

「我那時候第一個想法就是『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孩子呀!』,而且他們的眼神好像都在說『老師教我!』,所以我就找了我陶笛班的同學跟她說,我們去教他們吹陶笛好不好?」

 

「我本來是希望可以藉由音樂豐富他們的生活,結果最後,是他們豐富了我的人生。」林啟通這樣說,沒想到這一教,就是十五個年頭。

▲被唐氏症孩子天真的笑容吸引,林啟通毅然決然辭去夜市擺攤工作投入教學,他笑說「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

 

走不進憨兒世界 越教越痛苦

就這樣林啟通開始了無償教授陶笛的課程,但他卻形容那是痛苦日子的開端。

 

「我知道這些孩子可能不好教,我以為也許就像朋友自閉症的孩子那樣,但我錯了,那完全是不同等級,考驗一個接著一個來,最痛苦的就是我根本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他們也不懂我在說什麼。」

 

不只是溝通上的問題,當初選擇教陶笛,就是因為他覺得陶笛最簡單,不需要太大的肺活量,也沒有複雜的技巧,但林啟通發現他又錯了,於生理而言唐氏症的孩子大多都伴有心臟方面的問題,導致他們「英雄氣短」,更遑論要做到連續的吹奏了,還有舌頭肥大與手指過短的問題,讓他們在吹奏時連基本的控制都很難做到;於心理而言,該怎麼讓唐氏症寶寶們專心上課,又該如何讓他們記住複雜的樂譜,通通都是大問題,一開始就讓林啟通心力交瘁。

不管是扮小丑還是發脾氣,林啟通使出十八番武藝通通不管用,才教了半年,就萌生了放棄的念頭,「但我不敢講,畢竟一開始是我自己雞婆說我想要教,放棄這種話我說不出口,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光是要好好按住陶笛孔,對唐寶寶來說就已經是一項大考驗了!

 

因為是你 所以我無法放棄

幾個月下來,這群唐寶寶們連DO RE MI都還分不清楚,林啟通的心裡基本上已經放棄了,只是遲遲說不出口。這一天下課,一個孩子突然走到他面前,低著頭小小聲地對他說:「麻吉老師,謝謝你。」這句話讓林啟通頓時熱淚盈眶,他明白,原來這些日子也不全是白費的,這個總是很努力的「奇怪老師」已經慢慢地走進了他們的心理,不只是老師,更像是一個好朋友,也是這句話,讓林啟通下定決心,繼續教下去。

 

還有一次,林啟通因為不是正規的特教老師而備受壓力與質疑,唐氏症寶寶無心的一句「老師,你就做就好了呀。」也給了他當頭棒喝,讓他再次重拾信心。「他們真的神奇,你說他們不懂嗎?但為什麼在我最需要的時候,總是他們給了我安慰。」

 

不一樣 那就學著跟你一樣

為了更專心投入教學,林啟通收了在夜市的攤,當起了全職的「無薪老師」,而首要問題,就是解決彼此的溝通問題。

林啟通開始放慢上課的步調,不求快,只求大家能以更輕鬆自在的方式學習,不僅如此,林啟通還自創了「這招」。

 

「我很常會模仿他們,因為如果你不了解他們,就無法知道他們的問題在哪裡,他們為什麼學不會,所以你要站在他的角度,學他們的說話方式、學他們的動作,甚至學他們思考。」聽來荒謬的方法,卻讓林啟通像是打通任督二脈一般,終於找到能開啟與憨兒之間的「那扇門」。

 

除此之外,林啟通更上網尋找各種教學方法,例如:改良腹式呼吸法,利用模仿「狗喘氣」的動作來訓練孩子們肺活量,常常逗得孩子們呵呵大笑;運用「A I U E O」的發聲法來解決舌頭不靈活和肌肉鬆弛的問題…...,每天每天,林啟通和孩子們都在一點一滴的進步。

「你問我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其實我已經不記得了,因為我每天都在想辦法解決新的問題。」

 

不只是藝師 更是人生導師

「沒有自信、沒有禮儀的孩子,是不可能吹好陶笛的。」這是林啟通的名言,在教陶笛之外,林啟通課堂上2/3的時間,幾乎都在教唐氏症的孩子們「生活態度」。

 

「喔!你今天好棒!可以當老師了,那給你上來教。」林啟通說很多孩子是做不到,而是沒有信心,因為他們被嘲笑太久了;而林啟通建立孩子們自信的第一步,就是讓他們「當老師」,「老師對他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當你跟他們說他們也可以當老師,就是給他們一份尊重,他們就會更願意嘗試,更積極努力。」不用特殊的眼光看待特殊的孩子,給予尊重,這就是林啟通秘訣。

▲換了上千種方法,最後林啟通發現,給孩子掌聲與尊重,是最好的良藥。

 

然而「老師課程」不只是增加自信,更是林啟通的秘密武器!

「你是老師欸,老師怎麼可以駝背,走路要抬頭挺看前面!」

「你是老師欸,老師怎麼可以對媽媽說話這麼不禮貌,再說一次好嗎?」

「你是老師欸,是不是要更有耐心一點,不要發脾氣再吹一次可以嗎?」

為了當一位稱值的「老師」,孩子無一不乖乖遵從,只要做對了,林啟通也不吝嗇給予最大的掌聲,歡笑,在他的課堂上總是不絕於耳。

 

老師 你的夢想就是我的夢想

「他們大多都有弱視,就算沒有,要他們讀懂樂譜再反射到手指上,也要花很久的時間,所以這幾十首的歌,他們全部都是用背的背下來。」

 

「你很難想像,他們有多努力,十遍不會練一百遍,百遍不會練一千遍,他們真的是這樣。」林啟通也曾想嘗試若將一首歌練上千遍會發生什麼事,但他笑笑的說「我練到300遍就放棄了。」

 

然而這樣的練習直到兩年後,才有一些學生可以吹奏8成的曲子,大約5年後,終於有學生能吹奏完整首曲子,大家現在看到的成果,都是他們拚了命付出才得來的。

 

孩子們的堅持,家長們的鼓勵,就是林啟通最大的動力;不只陶笛,林啟通也進階教電子琴、薩克斯風等等,甚至拉著其他朋友一起投入多障唐寶寶的音樂課教學,他也一直在想,還能為孩子們再多做些什麼呢?

直到有天,有個大男孩跟他說:

「老師,你的夢想就是我的夢想,我想要可以上台表演。」

 

謝謝你 現在我也有能力給予

「比給機會更重要的,是給他們被看見的舞台。」

上了好幾年的課,這個想法讓林啟通決定要讓孩子走出教室,為了讓唐寶寶也能靠自己生活,他開始訓練孩子們考證照,拿出他們師生們最自豪毅力,一次不過就再考一次,而孩子們也不負眾望,紛紛考到了各縣市2-15張不等的街頭藝人證照,也有許多孩子榮獲周大觀基金會-全球熱愛生命獎章、身心障礙楷模-金鷹獎和總統教育獎等等殊榮,看到孩子們的成長,林啟通心中滿是驕傲。

 

然而過了第一關,就想再挑戰第二關,於是林啟通著手籌組了全球第一個唐氏症樂團—「唐寶寶大器樂團」,並開始帶著他們四處義演,分享他們一路努力的生命故事;林啟通和孩子們走過台灣大大小小的城鎮,他們去過學校,去過育幼院,去過安養中心,甚至去過監獄,帶給了社會無數的正面能量,也會和孩子們討論,用街演所得在年末幫助其他弱勢孩童,他希望總是「手心向上」受人幫助的唐氏症孩子們,有一天也能靠自己的能力變成「手心向下」幫助他人的給予者。

 

孩子給我的 遠遠超過我和上天祈求的

「我有十五張證照,有新竹、金門、嘉義……,我喜歡表演,因為要勇敢面對自己。」他,是2018總統教育獎得主-紀芃逢。

 

「講簡單一點,他們就是癡呆,幾年前我根本不會講出這種字眼,我怎麼敢?我什麼都不敢奢求,只要他能就這樣平安活下去就好了,怎麼可能想得到有一天,我的孩子竟然能在大家面前表演,可以鼓勵別人,甚至可以幫助別人?」唐寶寶紀芃逢的媽媽這樣說著,一切的轉變不只改變了孩子,更拯救了一位絕望的母親,「現在的他就是奇蹟,再次給了我希望。」

 

「我叫林舒文,我喜歡陶笛、紙黏土,從高二到現在吹陶笛八年,有七張街頭藝人證照」一串流利的自我介紹,這是第21屆周大觀熱愛生命獎章得主-林舒文。

 

「她變得愈來愈有自信,也比較願意敞開心胸跟別人相處,就像小時候那個無憂無慮開心的寶貝一樣,真的是重新撿回了一個孩子。而且我沒有想到反而是孩子比我們家長更有耐心毅力,比我們更努力地去生活、去學習,現在還能去幫助其他人。我自己就是老師,但是她教我的,遠比我想像的還要多更多。」舒文的媽媽一邊抱著舒文,一邊這樣講。

▲「大器樂團」是全世界第一個由唐氏症孩子組成的樂團,孩子們臉上自信的笑容,讓父母簡直難以置信、感動不已。

 

走吧孩子 我們帶著愛去讓世界看看

林啟通和孩子們的努力漸漸的看到,連芬蘭和英國的特教學校也邀請他們去表演交流,也和周大觀基金會合作,到美國、歐洲、日本、非洲各國去義演傳愛,甚至運用自己的才藝,為敘利亞340多萬名難童和貝里斯3千多位盲童募款圓夢,讓大家也能感受到唐寶寶滿滿的愛。

 

林啟通也說,現在唐寶寶大器樂團和家長們大多都是自費到各地去義演,他希望有一天能夠過實質的表演經費或是企業贊助,能讓他帶著孩子的走出台灣,因為,他想讓這個世界看看,不被看好的唐氏症孩子也能如此的優秀,他想讓這個世界知道,再多困難都不能阻止生命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