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有關大觀> 周大觀十年有愛> 大觀十年生動入畫
大觀十年生動入畫
大觀十年生動入畫
淡江大學講座教授 王邦雄

 
  大觀離開人世間,不知不覺間已有十年之久,而周大觀文教基金會也生機蓬勃的運作了十年之久。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的存在,無異是大觀的化身,周大觀文教基金 會「生命無價,人間有愛」的活動,等同是大觀生命的延伸。老子說:「死而不亡者壽。」形驅生命無不短暫,壽命的長久端在愛心的永在人間。
 
  周大觀詩集《我還有一隻腳》, 感動了海內外千千萬萬的人,他的童言童語,為塵垢污染的人間,注入了一股清流,洗滌了權力場的塵垢,也淨化了名利圈的污染。老子說:「復歸於嬰兒。」原來,人間漂泊街頭流落的救贖之道,就在童年天真的真心語,總會觸痛了癡迷熱狂的世俗人心,而引領每一個人回歸生命的原鄉。

  假如大觀活著,今年正走在「大學之道」的路上,從童年天真邁向青年浪漫的璀燦前程。這十年間,在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的精心策動之下,已充分體現了「大學之道」的精神旨趣。「生命無價」是「明明德」,「人間有愛」則是「親民」。上天給了每一個人的光明德性,就是「明德」,從德性的內在根據,外發而為德行的工 夫實踐,就是所謂的「明明德」;且不僅要疼惜自己的生命,也得尊重天下人的生命,這一分對生命的熱愛,正是所謂的「親民」了。
     
  生命是無價的,而人間有愛的傳播流佈,堪稱「任重而道遠」,愛心該盡而未盡,是人生最大的缺憾,總要朝向「至善」的境地推進,生命在此有了終極的安頓,此之謂「止於至善」。「止」是依止停靠,在至善的終極之地,什麼都可以放下,因為「極」是最高的理想,
而「終」是最後的真情,既是最高的境界,所以是最後的歸宿,人生也就無須再尋尋覓覓漂泊無依了。此已然進入了淑世救人的宗教情懷了。

  依我來看,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可能是「慈濟功德會」之外,最有活動力、最具全球視野,也最有成果表現的人文團隊。創辦人周進華夫婦伉儷,捨不得大觀來不及長大就那樣走了,又想念他奮勇抗癌,堅持到最後一秒鐘之熱愛生命的精神,連續舉辦了十屆頒發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的選拔與表揚,把藏在全球各個地區走出生命幽谷,而展現心靈陽光的生命鬥士,通過大眾傳播媒體,現身在世人的面前,鼓舞每一個身處絕境的苦難人,不向命運低頭,而激發出再活一回的道德勇氣與生命韌力。
     
  舍此而外,也將心比心,陪伴癌症病童及他的父母家人,渡過人生最艱苦最難挨的歲月。
因為,化療之後白血球遽降,得打成長激素,否則整個療程難以持續;而窮苦家庭又無力支撐此龐大的負擔,周大觀文教基金會挺身出來,已幫助了一千個病童,走過五、六年的抗癌路,體貼撫慰了天下父母心那分天道寧論的絕望沮喪。

  由於文化失調所帶來的時代病痛,婚姻捲入風暴中,單親家庭大增,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的愛心也擴展到欠缺家庭溫暖,甚至流落在校園之外的青少年,積極找回了 許多中輟生,
期勉他們重新出發,回歸校園,走出人人該有的成長路。以解消被社會拋棄的孤憤,與自我放逐的無奈,以免那分傷痛與遺憾,成了心靈的癌細胞,吞蝕了生命的美好。就在周大觀文教基金會授予「希望獎章」的激勵之下,而今已不乏考上大學的成功案例。
     
  今逢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十年有成的週年慶,將「我還有一隻腳」的詩集,融入大觀九年六個月又廿一天的人生歲月,並生動入畫,走過了黑白的懷念感傷,而以彩色的希望與前景的新姿態,呈現在廣大讀者的眼前,盼望更多更多的人,能在政局不穩定,與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之下,掃除心頭的陰霾,走出人生的灰色地帶,重新在陽光底下,從「生命無價」的人生觀,啟動「人間有愛」的願力,隨著大觀十年生動入畫的生命列車,邁向人間有憾、而希望無窮的永恆追尋。
     
  大觀不在了,化身為天上的精靈,而今更披上彩色的外衣,神遊在漫畫世界中,永遠十歲的他,一定覺得新鮮好玩吧!

 
 
資料來源:《3499個愛—周大觀回來了》彩色漫畫故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