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有關大觀> 周大觀媽媽的話> 不曾離開的愛
不曾離開的愛
不曾離開的愛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郭盈蘭
 
  窗外飄著細雨,微風帶著冷意,清明時節,乍暖還寒,不曾離開的愛暖還寒,令人有春寒料峭之感,路上滿是熙來攘往的掃墓車潮。回頭望一望大觀靈堂上栩栩如生的塑像及塑像下的骨灰,令人難忘的往事一幕幕呈現在眼前,這一路走來,真是悲欣交集,有悲傷、有不捨、有感恩、有欣慰……
     
  八十六年五月十八日,那天也是個有雨的日子,摯愛的大觀寶貝在眾人的惋惜中告別了人間,
結束了他短暫而恆久的一生,叫我哀痛、傷心欲絕,卻又無奈……
     
  大觀走了,我發現自己是如此的接近死亡,每天都必須很如實的去面對死亡,不斷的咀嚼著大觀的生與死。如果人生如夢,夢裡總有風有雨、有艷陽、有明月,心情亦如泛舟般載浮載沉的,有時上升、有時下墜,無論如何,總教人流連忘返,而不幸是,我卻夢醒了,夢中的景色再也無法尋覓了。

  回憶起小小的大觀,秀氣、聰明、活潑可愛、乖巧善解人意,人見人愛,卻不幸被病魔所纏,折磨得骨瘦如柴,截去了右肢,雖有強烈的求生意志,仍難逃死亡的厄運。想想這十年辛苦養育的孩子,就只剩骨灰一坏長伴我側,苦楚有誰能知?

  大觀去了,心被掏空了,渺渺茫茫似行屍走肉,不知飄向何方?心也大死一番;萬念俱灰,曾有出家之念,而塵緣未了,身雖未出家,心卻早已遠離紅塵,竟日尋覓大觀身影……大觀,你走了。
     
  大觀你在哪裡?好想再看看你!四處請教法師,所得答案卻是:「大觀在極樂世界……」
      「大觀在虛空中……」
      「大觀在天上看著你……」
      「大觀就在你身旁……」
     
  大觀到底在哪裡,愚癡的我還是不了解大觀在哪裡,我只日日夜夜祈望能在夢中見到大觀,卻是徹夜難眠……
     
  大觀走了,此生再也不能見他、疼他、愛他了,為了能讓心愛的孩子在另一個國度裡過得更好、更快樂,我謹遵師父交代,茹素、禮佛、念經、持咒、迴向……因為,地藏菩薩本願經中載:「……如精勤護淨、奉獻佛僧,是命終人七分獲一分。」但願這努力有點滴功德可施及於大觀。

  為了完成大觀的心願,我們強忍傷痛,克服種種的挫折、困難,從籌畫到成立,從無到有,終於成立了「周大觀文教基金會」,我們是在沙漠中起高樓啊!然而我們,卻實現了這心願,舉辦系列的公益活動,關懷你所繫念的癌童,推動「熱愛生命、關心別人」的活動,大觀!大觀!你在另一個國度裡應能感受到我們所做的努力吧!雖然每次的活動,見到這一群可愛又可憐的癌童及無助的家人,日子又彷若回到從前,我看到了大觀,也看到了自己,舊傷未癒,又在傷口上灑鹽,痛徹難忍!然而,我們是多麼的愛大觀,也因為大觀的愛,讓我們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大觀身軀雖小,卻能化形於虛空中,大觀的愛感動了眾生,眾生的愛也感動了我們那股源源不絕的活力,引領我們去完成他的心願。

  大觀走了,在生命花園裡沒有了大觀,太陽失去光亮,月亮不再美麗,花朵沒有芬芳,黃鶯不再動聽,生命的花園是一片荒蕪孤寂,缺乏生機。沒有了大觀哥哥,上 觀也是暮氣沉沉,九歲的孩子失去了應有的純真歡樂,無依無助的;沒有了大觀哥哥,在校受了委屈,無人可傾訴,上觀的情緒跌落谷底,一臉的憂愁,竟日悶悶不 樂,簡直是變了個人,往昔那個活潑開朗的上觀已不復再現,常呆坐桌前,一言不語,紙上寫滿了「我好想哥哥!」「我好想哥哥!」……上觀是沒有一天不想哥哥、沒有一天不哭泣的…….他多麼希望能再與哥哥一起讀書、一起遊戲、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拉琴……一起度過屬於他們的快樂時光啊!上觀沒有一天不在 心中吶喊:「哥哥、哥哥、……」然而哥哥不會回來了,「為什麼我沒有哥哥?」上觀無語問蒼天,蒼天垂淚!上觀與大觀兄弟手足情深,失去哥哥的痛苦煎熬,有誰能體會?

  大觀走後,我騰出了更多時間陪上觀、安慰上觀,卻任我努力,也無法取代哥哥在他心中的地位,
上觀常說:「你又不是我哥哥!」上觀仍覺孤單寂寞,在夜深人靜 時在大觀靈前燃香拉琴,他燃香,藉著一縷縷馨香與哥哥的靈相遇;他拉琴,藉著琴聲,訴說對哥哥的意念……
     
  有天放學,上觀一踏進家門,書包一丟,很生氣的說:「我再也不相信神佛了,什麼神佛嘛!為什麼把我哥哥這麼好的人帶走?為什麼白曉燕姐姐被殺? ……」或許是今天又受了同學欺負?以前不管遇到任何不愉快的事情,都有哥哥可以安慰,化解心中的委屈,現在呢? ……我怎麼再讓他相信「神愛世人、佛陀慈悲」?怎麼告訴他「凡事都是神佛的美意」?怎麼讓他知道「命運」、「因緣」這樣的道理呢?

  失去手足的日子後實在是度日如年,日出、日落、寒來暑往,也不知是經過了多少個晨昏,某一天,當上觀在背誦論語時,突然很開心的和我討論顏淵篇中司馬牛與子夏的對話,

  司馬牛憂曰:「人皆有兄弟,我獨亡!」
  子夏曰:「商聞之矣:『死生有命,富貴在天。』
  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

  上觀對此章句,似有所感,心情頓然開朗許多,古人云:「半部論語治天下」,一篇論語或許就能給上觀帶來生機呢!期待他能早日走出哥哥死亡的陰影。
     
  猶記得大觀離去後一個月,曾在一個寧靜的午後偕上觀至靈鷲山探訪法師,上觀見到法師的第一句話居然是:「我可不可以出家?」上觀對出家似有強烈渴望─或許是出家可讓他忘記沒有哥哥的痛苦吧!法師微微笑,溫柔的對上觀說:「你太小了,過兩年再來吧!」

  昨夜,在南無觀世音菩薩的法音中,回憶起這段往事,問上觀是否還想出家?上觀摸一摸弟弟天觀的頭,愉快的回答:「我不想出家了,因為我要照顧我的哥哥。」在上觀眼中,天觀就是大觀,天觀是弟弟也是哥哥,上觀自天觀出生後,就很體貼的照顧著天觀,他要像大觀照顧他一樣的去愛他的天觀,大觀對上觀的愛真是「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愛綿綿無絕期」:也期待天觀能平安長大,他們兄弟相互扶持,完成夢想,攜手共創屬於他們的美好人生。
  與深愛的人別離是人世間最深、最真、最刻骨銘心的痛,佛家所說的人生八苦中是以「愛別離」為最苦,面對大觀的離去,我曾有「活著沒甚麼意思」之感,承受著 這錐心之痛,實在再也沒有向前走的勇氣了。生命至此,真似山窮水盡疑無路了。然而生命的風景卻往往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很慶幸的,我度過了人生中最酷寒的冬天,在生命的花園裡,春天又來了,枝頭嫩芽新發,草木欣欣向榮……,真是感激所有默默關心、幫助我們的人……更感激摯愛的大觀又回來了,他以一個嶄新的軀體回到我身邊來。

  還記得大觀曾多次告訴我:「我要再回來當您的孩子,我要活得比您更長久。」大觀往生後,法師們也安慰他:「小菩薩,身體壞了,不要難過,可以換另一個身體 再來,快去快回。」很快的,大觀乘願回來了,大觀如約的回來當我的孩子了。是的,大觀會活得比爸爸媽媽更長久,大觀的新生命會是長命百歲的,大觀的愛更是 生生不息的,又豈止是一生一世?
     
  我也永遠記得普門寺住持永融法師曾表示:「不要那麼執著於你們的母子之情,大觀也是你的師父啊!」修行師父就是這麼有智慧。是的,大觀是我的好孩子,大觀也是我的生命導師,他的愛示現了。
  人生無常,世事多變,應懂得如何去放下與承擔,功名利祿有如過眼雲煙,塵世中的財寶是帶不走的,所有眼前的東西總有一天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即使情愛也是如此,這世俗的一切,都不能去執取,不值得以寶貴的生命去換得。而人生也是責任,生命的過程中從誕生以至於老死,都有一定的人生任務,所有經歷的種種苦難挫折,都是在磨練、考驗、淨化心靈。人身難得,經過了千萬億劫的修為才有此身的;應善加珍惜,把握行善的機會,善用所擁有的每個日子,在一天結束之際,反省究竟做了多少會令人懷念、感恩的事。

  人生苦短,在宇宙的長河裡,有誰是最長壽的?而世人往往夢求「壽比南山」,然而長壽有什麼意義呢?長壽只是為了比一般人多吃喝拉撒幾年?生命的意義不在於他的長短,而在於能把握有限的時間去利益他人,助人離苦得樂,從付出中彰顯生命的價值。

  大觀啊!大觀!每當媽媽還會為你僅有的十歲生命而難捨、傷痛時,你就會說:「媽媽,不要哭,大觀仍在,大觀的愛不只十歲。」想想看自己的生命,真的比大觀長壽?長壽的意義是要我們去思考,去聞道、悟道、修道,所謂:「朝聞道,夕死可矣!」

  大觀走了!讓我能坦然地、如實地面對死亡,進而不恐懼死亡,因為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結束,離開了人間後,還有一個比人間更美好的地方,如果因緣俱足,仍可再返人間,因為生命不滅,就像杯子裝水,杯子破了, 水仍存在;可由另一個杯子裝起,這水仍是原來的水,同樣道理,這個身體壞了,靈魂並不消失,機緣成熟,這靈魂仍會以另一個軀體存在。
     
  大觀走了!雖然愚癡庸凡的我,午夜夢迴時,仍會為這摯愛的身影心疼、不捨,仍難忘這天倫夢中的種種,但更多的是感恩與珍惜!感謝在我們最脆弱、最無助時,社會大眾所給我們的關心及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的支持與期許,自己真是無以回報。而這個社會有那麼多需要關懷的人,自己有太多未了的責任,想著我最愛的大觀在世時所告訴我的:「生命的價值在關心別人。」此時悲痛化為一股慈悲的力量,牽引著我邁向關懷生命之路。

  大觀!大觀!你不但實現「生命無常,愛要常留」的生命真諦,你也為我鋪造好了一條人生的光明大道,好孩子,謝謝你!我以你為榮!
     
  大觀!大觀!你來、去、又來,在來去之間,你的愛不曾離開,你已化身為無數個周大觀存在人間每個角落,大觀在我身旁、在醫院、在學校、在監獄……在每個需要他的地方。而你所化身的「周大觀文教基金會」也將永續關懷癌童、推動熱愛生命活動,願大家在這「生命之光」的照亮下,都能平安、健康、快樂的走完一生。


 
資料來源:《生命之光-周大觀》(遠流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