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页>有关大观> 周大观十年有爱> 大观十年生动入画
大观十年生动入画
大观十年生动入画
淡江大学讲座教授 王邦雄

  大观离开人世间,不知不觉间已有十年之久,而周大观文教基金会也生机蓬勃的运作了十年之久。周大观文教基金会的存在,无异是大观的化身,周大观文教基金 会「生命无价,人间有爱」的活动,等同是大观生命的延伸。老子说:「死而不亡者寿。」形驱生命无不短暂,寿命的长久端在爱心的永在人间。
 
 
  周大观诗集《我还有一只脚》, 感动了海内外千千万万的人,他的童言童语,为尘垢污染的人间,注入了一股清流,洗涤了权力场的尘垢,也净化了名利圈的污染。老子说:「复归于婴儿。」原来,人间漂泊街头流落的救赎之道,就在童年天真的真心语,总会触痛了痴迷热狂的世俗人心,而引领每一个人回归生命的原乡。

 

  假如大观活着,今年正走在「大学之道」的路上,从童年天真迈向青年浪漫的璀灿前程。这十年间,在周大观文教基金会的精心策动之下,已充分体现了「大学之道」的精神旨趣。「生命无价」是「明明德」,「人间有爱」则是「亲民」。上天给了每一个人的光明德性,就是「明德」,从德性的内在根据,外发而为德行的工 夫实践,就是所谓的「明明德」;且不仅要疼惜自己的生命,也得尊重天下人的生命,这一分对生命的热爱,正是所谓的「亲民」了。
  生命是无价的,而人间有爱的传播流布,堪称「任重而道远」,爱心该尽而未尽,是人生最大的缺憾,总要朝向「至善」的境地推进,生命在此有了终极的安顿,此之谓「止于至善」。「止」是依止停靠,在至善的终极之地,什么都可以放下,因为「极」是最高的理想,
而「终」是最后的真情,既是最高的境界,所以是最后的归宿,人生也就无须再寻寻觅觅漂泊无依了。此已然进入了淑世救人的宗教情怀了。

 

  依我来看,周大观文教基金会可能是「慈济功德会」之外,最有活动力、最具全球视野,也最有成果表现的人文团队。创办人周进华夫妇伉俪,舍不得大观来不及长大就那样走了,又想念他奋勇抗癌,坚持到最后一秒钟之热爱生命的精神,连续举办了十届颁发了全球热爱生命奖章的选拔与表扬,把藏在全球各个地区走出生命幽谷,而展现心灵阳光的生命斗士,通过大众传播媒体,现身在世人的面前,鼓舞每一个身处绝境的苦难人,不向命运低头,而激发出再活一回的道德勇气与生命韧力。
  舍此而外,也将心比心,陪伴癌症病童及他的父母家人,渡过人生最艰苦最难挨的岁月。
因为,化疗之后白血球遽降,得打成长激素,否则整个疗程难以持续;而穷苦家庭又无力支撑此庞大的负担,周大观文教基金会挺身出来,已帮助了一千个病童,走过五、六年的抗癌路,体贴抚慰了天下父母心那分天道宁论的绝望沮丧。
    由于文化失调所带来的时代病痛,婚姻卷入风暴中,单亲家庭大增,周大观文教基金会的爱心也扩展到欠缺家庭温暖,甚至流落在校园之外的青少年,积极找回了 许多中辍生,
期勉他们重新出发,回归校园,走出人人该有的成长路。以解消被社会抛弃的孤愤,与自我放逐的无奈,以免那分伤痛与遗憾,成了心灵的癌细胞,吞蚀了生命的美好。就在周大观文教基金会授予「希望奖章」的激励之下,而今已不乏考上大学的成功案例。

 
     
  今逢周大观文教基金会十年有成的周年庆,将「我还有一只脚」的诗集,融入大观九年六个月又廿一天的人生岁月,并生动入画,走过了黑白的怀念感伤,而以彩色的希望与前景的新姿态,呈现在广大读者的眼前,盼望更多更多的人,能在政局不稳定,与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之下,扫除心头的阴霾,走出人生的灰色地带,重新在阳光底下,从「生命无价」的人生观,启动「人间有爱」的愿力,随着大观十年生动入画的生命列车,迈向人间有憾、而希望无穷的永恒追寻。
  大观不在了,化身为天上的精灵,而今更披上彩色的外衣,神游在漫画世界中,永远十岁的他,一定觉得新鲜好玩吧!
 
資料來源:《3499个爱—周大观回来了》彩色漫画故事书